是,我們可以的!從一場好戰爭學習應對氣候

一年前,數百萬人走上街頭,要求採取實際行動解決氣候緊急情況。受格雷塔·通伯格 (Greta Thunberg) 的啟發,以及全球學生和青年的活躍運動,《未來星期五》似乎是世界政治中不可阻擋的力量。然後…COVID-19改變了一切。由於COVID-19引致數千人死亡,數百萬人失業,應對氣候變化的緊迫性被制止大流行取而代之。世界被徹底顛覆了。突然之間,用公款解決緊急危機成為唯一的選擇。嚴格的衛生法規和大量的公共投資,以阻止人們從財政懸崖上掉下來,成為公認的常態。「我們都在一起」的口號横掃了新自由主義的口號「讓市場決定」。每個人都在質疑為什麼企業貪婪應該享有高於公共利益的優惠待遇,我們中的一些人開始回顧歷史尋找答案。

卑詩省加拿大另類政策中心 (Canadian Centre for Policy Alternatives, CCPA) 的創始主任賽斯·克萊因(Seth Klein) 對加拿大歷史的一個時代進行了精彩的總結,當時我們整個經濟和社會都利用共同事業贏得了一場史詩般的反法西斯鬥爭,這就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我們都聽說過汽車工廠改造以生產坦克和標誌性 的「Rosie Riveter*」 製造戰機。但是,我們中很少有人知道公共政策、公共財政和公共企業是如何成為勝利核心的全部故事。在他的新書《一場好戰爭/ A Good War》中,克萊因詳細介紹了加拿大如何創建28家公營企業來規範經濟或生產所需的戰爭材料。如何監管個人資本家的利益,以確保全面的生存方式,以及加拿大如何陷入前所未有的債務水準,以資助這一努力,用一位內閣部長的話說,「如果我們輸掉戰爭,其他都無所謂。」(*Rosie the Riveter,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與女性國防工作者有關的媒體偶像。 自1940年代以來, Rosie the Riveter一直象徵著勞動力中的女性和女性獨立。)

克萊因早在COVID-19到來之前就開始寫這本書了。他的核心論點就是,如果我們理解氣候危機是關於人類生存在地球的威脅,那麼「如果我們輸掉戰爭,其他都無所謂。」因此,他呼籲我們,讓我們的想像力在過去的成就中隨風飛翔,當時強硬的公共政策被證明是成功的關鍵。他並不只是美化了那個時代,作為和平主義者和人道主義者,克萊因也揭露了那段歷史的深層不公正。但他的重點是表明,如果政治意願存在,可以採取真正勇敢的步驟,以及公眾輿論是如何形成支援雄心勃勃的計劃和立法的,而不是自願的結果。

《一場好戰爭》是矯正化石燃料巨頭及其政治公僕限制我們在氣候問題上的雄心壯志、不懈努力採取有效行動的方法。克萊因提供了20項建議,這些建議對加拿大應對這一挑戰可產生巨大變化。克萊因在我們開始採取前所未有的措施應對COVID-19危機時寫下了結語,展示了最近被稱為不可能採取的措施是如何發生的,因為新的歷史正寫在我們眼前。

社會正義戰士馬文·諾維克 (Marvyn Novick) 形容他一生的工作是「幫助提供勞動人民有智慧的信心,為更公正的未來而戰。」

克萊因多年來的工作反映了這種情懷。他的書《一場好戰爭》是任何想在這個星球上為人類生存而奮鬥時擁有良好武裝的人的完美讀物。與你認識的每個人分享,這是一份鼓舞人心的禮物。

本文作者John Cartwright 是加拿大人議會主席和多倫多及約克區勞工議會主席 閱讀英文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