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焦虑症将会成为新常态,心理学家教我们如何克服?

当史蒂文·泰勒(Steven Taylor)博士在2019年推出一本解释流行病心理学的书时,当时的出版商拒绝了它。

“他说这是一个有趣的主意,但没人会读这本书。”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的临床心理学家兼教授泰勒(Taylor)对Checkup节目的主持人Adrienne Arsenault说道。幸运的是,泰勒(Taylor)接受了这个想法,并在2019年10月出版了《大流行病的心理学:为下一次全球传染病爆发做准备》,这是在COVID-19兴起前的几个月发表的。

他告诉Arsenault,流行病正在引起人们的广泛焦虑和引起社会脱节。我们许多人高估了我们的集体抵御能力,大多数人期望一旦疫情消退,就能完全康复,但事实上这对我们的心理健康的影响将会很持久。以下是他们谈话的一部分重要节选。

大流行期间您眼前所见的心理变化是什么?”

当时花两年的时间写这本书的时候没想到流行病会如此快的席卷我们的生活。所以当疫情大爆发后,我眼前看到的东西对我来说是超现实的:这包括由疫情而兴起的种族主义,对未来的焦虑,恐慌购物,以及阴谋论的兴起等等。

这些事情加起来可谓是混乱且复杂的。但其实我们在这次大流行中看到的几乎所有东西都在以前的大流行或传染病爆发中已经看到或观察到,这包括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

研究发现,许多患有非典(SARS)的人在康复后会发展成慢性创伤后应激障碍。

我们已经获得了初步的研究发现,在其中一些曾患有COVID的康复者中,他们一部人已经开始产生了PTSD,这是一个很值得关注的问题。

对于那些没有患有COVID的人来说,因为疫情的影响而改变了他们生活的方方面面,包括保持社交距离,在家办公等等。这些改变对我们来说有什么深远的启示吗

好吧,这取决于人们对此的反应。有些人已经发展出所谓的COVID压力综合症。因此,他们非常担心被感染;他们担心因疫情引起的经济萧条。他们经常关注新闻来获取关于疫情的最新消息,因此这些都对他们的心理健康产生了不好的影响。

如果这些人能够与人重新建立起社交联系,这样对他们来说或许会更好。我们都知道,人作为社交动物,都需要一定程度的社交以及与人接触。如果长期孤立一人,会导致我们产生一种孤独,社交厌恶,或者是很难与人建立社交关系的问题。再加上,我们为了保持安全要带上口罩等防护设备,这更加拉远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与联系。

此外,有另一群比较胆大的人,他们觉得疫情并没有像大家认为的那样具有杀伤力,所以他们不喜欢戴口罩,也不保持社交距离。有趣的是,这类型的人往往是年轻的男性。

你觉得那是对1918年西班牙流感的回响吗?因为我读过,在1918年也出现过这种现象。”

是的,那是在1919年。在旧金山引起了媒体的很大关注,因为他们试图强制叫人们戴口罩,因此一些人成立了所谓的反口罩联盟。他们拒绝戴口罩。

他们当时提出不戴口罩的原因与今天的原因极其相似。当时,他们说他们不相信口罩有效。他们认为,强制性戴口罩侵犯了他们的个人自由。他们给我的感觉就是那种“给我自由或给我死亡”的性质。

有趣的是,由于因流感死亡的人逐渐激增,许多人的亲朋好友也因疫情而死去的时候,反口罩联盟也因此失败了。突然,人们决定:“好吧,戴口罩也许是个好主意。”这跟今天我们看到的情况一样。历史奇迹般的在重演着。

而且,尽管我们现在看到反对戴口罩的人的情绪正在上升,但我预计,如果疫情继续下去,并且死亡人数继续增加,那么整个反对戴口罩的情绪将会消失。

您认为我们的疫情会反弹吗?”

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这取决于未来疫情的走向。尽管非典在疫苗研制出来之前已经消失,当十多年后的今天,病毒又以新的形态出现。所以我觉得,流行病是很难消除的,因为病毒总是在不断演变成不同的形态。

如果COVID保持不变并成为新常态,那么它将严重影响人们之间的社交互动方式。尤其是现在,因为我们发现许多人都可以感染冠状病毒,而且有的人感染了病毒但是并无症状产生,这让病毒的控制变得更加困难。

因此,从许多方面来说,这都是一种隐患。我们在街上看不见尸体或棺材。我们不知道谁被感染,谁是健康。因此,这些都影响着我们生活中的每一个决定以及心理健康。

面对一个如此不确定的未来,你能给我一个保持乐观的理由吗?”

尽管许多人感到苦恼并感到困难,但许多人正在寻找方法让他们变得更加坚强和乐观。许多人通过这个疫情,正在寻找生活中的新意义,学会欣赏与人之间的联系,或者学会欣赏生活中的小事情。

因此,我希望这些事情会在接下来的几周和几个月内实现,人们会变得更有韧性和更加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