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面疫情–是时候开展抗击新冠的全国行动了

新冠疫苗研制成功后,我们将会获救。不过研制尚未成功,也不是所有人都会获救。

疫苗研制公司先要完成临床试验,然后大批量生产,一线人员优先接种之后才轮到普通大众。据可靠消息称,最快也要到2021年年尾,普通百姓才有机会接种疫苗。如果把疫苗普及的时间暂时认定在明年9月,那就意味着我们还要熬过漫长而艰难的10个月。以现在确诊攀升的速度来看,还将有1200万加拿大人感染新冠,1.35万人因新冠而死。

疫情会很快变得更为严峻。加拿大目前的感染速度达到历史最高,仅11月9日就有45名加拿大人被新冠夺去生命,未来这个数字只会加大。没有任何迹象表明我们正在拉平曲线。

控制疫情对于政府来说,是一项不同于施行其他政策的挑战。它的有效性衡量标准十分明确:要么是感染和死亡人数继续增加,要么是减少。政府领导不可能说“虽然现在死亡人数比刚刚施行政策的时候有所增加,但是死亡原因是多样的。”

在控制疫情方面,加拿大领导们是彻彻底底地失败了。全国现在的死亡人数超过了1.06万。人均死亡率是德国的1倍,澳大利亚的8倍,韩国的28倍,新西兰的50倍。

我们怎么会如此失败?其实也不需要一屋子流行病专家来解答这个问题。我们的总理袖手旁观,让10个省长来抗击这场蔓延全国的疫情。省长们把职责继续下放到市长和当地卫生厅。结果是根本达不到力度,造成一片混乱,死亡率持续上升,而总理则在一旁追究他人工作不到位。

想象一下,一个公寓大楼着火了,消防队长从消防车上下来,拿着个大喇叭冲大楼里的人喊话,鼓励他们认真对待蔓延的火势,尽快灭火。他甚至给大家发钱买软管和水。这就是特鲁多一直以来的策略。现在大火包围了整个大楼,他意识到要多做一些工作,于是他“恳求”各地市长和省长做“该做的事,为公共健康行动起来。”他还补充道“如果你们觉得自己省内人民仍需要物资,请告知我”一边看着被困在大火中的人民,一边指着消防车上的软管。

总理大人,首先我想说,那些也是你的人民。如果你再不站出来指挥,还将会有1.3万你的人民死去。公共卫生归各省级政府管理,但是面对80年来前所未有的最大国家危机,联邦政府有足够充分的理由介入并开展举国上下的抗疫行动。

首先,立即召集各省卫生部长(而不是省长),探讨出一套统一的抗疫措施。这是全国危机,而不仅仅是各省内危机。全国混合着各省不同程度、方式和宣传力度的抗疫措施,已被现实验证毫不奏效。德国、韩国和新西兰在面对新冠时,有一个共同点:这些国家都施行了全国统一的抗疫行动。如果个别省长(比如康尼,埃尔伯塔省省长)不配合,那么可以对该省隔离,提供“软管物资”。

第二,重视检测和疫情追踪。我们已经经历了8个月的疫情,然而在这方面依然做的不足。我们有数百万的失业人员,迫切需要依靠人力来追踪疫情。为什么我们不雇用和培训这些失业人员,建立起一支抗疫部队呢?

第三,我们得充分意识到在抗击新冠和挽救经济两者中必须有所取舍。现在各省政府的做法是尽可能地保障小企业的正常运营,但讽刺的是这会使小企业中期发展前景更为黯淡。支持小企业的做法不一定非的是让他们坚持营业或者是关门。有很多其他方式既能保证他们营业创收,又可以保证人员安全。我们可以从德国、纽约、加拿大的一部分地区找到这样的做法和典范。

最后,全国抗疫行动应该得到加拿大人的真正理解。现阶段,省长、市长和卫生官员们的信息传达不一致。我住在渥太华,通过读本地报纸和听广播来关注疫情,但从这些媒体,我完全没弄明白到底应该如何应对新冠。若换成从网络获取信息的话,渥太华市官网显示全省正处于橘色阶段,然后我被导向一个省政府网页,上面提示我下载一份长达19页的PDF文件。我读了10分钟,了解到脱衣舞俱乐部暂停营业,赌场晚上10点后不能销售酒精类饮料,但我还是找不到是否应该佩戴口罩进入公共营业场所的相关信息。

全国各地应该具备三个抗疫阶段:绿色、黄色和红色。某个地区进入下一阶段的标准,为达到该阶段的感染率,这样所有人都可以提前知道是否要封城,无论是企业还是百姓,都可以准备必要的预防措施。三个阶段下的应对措施应该尽量简化,并且做到全民充分理解。如果规定室内聚集人数不超过10人,那就是不能有多于10人的团体或组织在室内活动。健身房和教堂也不例外。不要有容易产生歧义的漏洞,也不需要很长的PDF文件。

所有这些需要一点,就是国家元首站出来行动。特鲁多应该身先士卒,做统筹和领导工作。他不能再袖手旁观了。你想要当总理?这才是一个国家领导人该做的事。领导,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