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判讓步的危險誘惑

這幾乎是一種自然規律:工人們總是被期望「為團隊付出代價」。當經濟或一個行業陷困境時,工會工人被期望削減工資和福利來緩解企業的痛苦—即所謂「讓步」。COVID-19為雇主要求讓步提供了新藉口:我們都在同一條船上,對吧?

嗯,並不是真的。當經濟繁榮,利潤飛漲時,這種團結精神似乎像晨霧一樣消失。工會必須如常地艱苦的討價還價。

讓步經常擺上談判桌

事實上是無論情況好壞都要求讓步:還記得Caterpillar Electro-Motive在溫莎的工廠,雖然盈利仍堅持 50% 的減薪?2012 年, 當加拿大工人拒絕讓步時, 它離開加拿大, 在美國印第安那州 (有反工會的工作權州份) 設廠?(頭腦清醒的工會可以同意這樣的最後通牒嗎?)

但在困難時期,一些工人(和工會)認為讓步是值得。主要是就業問題,人們(顯然是真實的)擔心,當私營部門陷入困境時,工作會丟失。所以,減薪和降低退休金計劃,削減福利,工人至少會避免失業,就成為讓步的理由。

問題是,這是個迷思。讓步不能解決疲軟的市場。短期內,在極少數情況下,工作可能會得到挽救,特別是如果工會以不裁員協議作為交換,但在大多其他情況下,這些工作無論如何都會消失。

讓步導致更多的讓步

以航空業目前的危機為例。Covid-19 並不是它近年來遭受的第一個重大打擊:2008年的主要經濟衰退引發了對讓步的要求,而要求被接納,但這並沒有阻止大規模裁員,雇主在恢復盈利後,也沒有在談判桌上變得慷慨大方。

現在,航空業受到這一大流行病的殘酷打擊,儘管節省下來的資金只是取消航班損失金額的一小部分,而且對現在發生的大規模裁員幾乎沒有影響,但讓步也再次被放在談判桌上。

從全局看是令人沮喪的:一旦讓步,雇主會聞到血腥味。要求更多讓步會不斷升級,從而鼓勵競爭對手從自己的員工那裡獲得同樣的讓步。滾雪球效應壓低了工資和福利,有時工人在隨後的合同中從未收回他們失去的。

讓步是永遠的

讓步從來不是臨時性的。福特(汽車)工人在2012年發現了這一點,當時他們試圖取回他們在早些時候談判中接受的一些損失。福特一位高級職員表示:「沒有追回的機會。這是我們必須幫助我們員工理解的。」

讓步影響到集體協議涵蓋的每個工人及其家屬。對退休金讓步永遠傷害了工會退休成員,兩層工資協議歧視談判單位的年輕成員,使工人與工人對抗。

早在1985年,勞工研究人員就注意到,工會團結和工會領導的信譽被削弱,這是談判時讓步的直接結果。畢竟,成員們可能會說,為什麼我們需要工會放棄我們過去奮鬥和贏得的東西? 正如前加拿大汽車工人工會 (CAW) 主席鮑勃·懷特 (Bob White) 曾有句名言所說:「你不需要工會倒退。」

反擊並贏得勝利

懷特繼續帶領加拿大人退出美國汽車工人工會 (UAW),以避免UAW美國領導人所提倡的讓步。CAW 反對讓步的論點激勵了其他人:紐芬蘭漁民、西海岸的工業工人、鐵路司機和安省電氣工人都希望加入新的CAW,以便與雇主較量。

也有相對較小的談判單位在面臨讓步要求時贏得重大勝利。例如,公務員工會CUPE 2424代表渥太華卡爾頓 (Carleton) 大學的大約850名行政、技術、圖書館、諮詢和護理人員。2018年,卡爾頓校董會試圖取消工會在退休金方面的談判權。

對成員們來說,這是一個最重要問題。在隆冬時,他們參加了四個星期的糾察隊,並贏得了加拿大同業中最好的退休金合同語言。

組織起來反擊和拒絕讓步總是值得的。而且,現實地講,回顧過去和未來,我們別無選擇,不作如此選擇。

本文原刊 canadianlabourinstitut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