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爾從公共錢槽開發利潤

科學家卡爾·薩根(Carl Sagan)曾經指出,他稱之為「歷史上最可悲的教訓之一」,我認為它今天完全適用於加拿大最大和最貪婪的記者雇主之一貝爾媒體。

「就是這樣,」薩根說。「如果我們被哄騙的時間足夠長, 我們往往會拒絕任何哄騙的證據… 承認它這簡直太痛苦了,連我們自己都是這樣。」

正當公眾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渴望,有關日益增長的冠狀病毒危機的新聞時,本周,消息傳出貝爾解雇多倫多和蒙特利爾(滿地可)的電視台和廣播電臺數百名記者,減少新聞報導,充分闡明這一令人悲哀的教訓。

我們為什麼要為此感到憤怒呢?一周前,貝爾加拿大公司證實,它已經取得1.22億元的大流行相關的勞工補貼,由聯邦政府提供,以保護就業。貝爾沒有用這筆錢讓記者繼續工作,而是選擇增加對股東派發的股息。

你應該知道貝爾不是一家需要政府撥款的公司。該公司擁有50億元的現金儲備,其互聯網業務顯示獲得利潤10%,因為它受益於當加拿大人等待健康危機結束時,從家裡撥打所有的Zoom通話和使用谷歌搜索功能。

外人有所不知,貝爾媒體聲稱是加拿大最大的電信公司和最大的廣播公司。它是BCE Inc.的貝爾加拿大的一部分,該分公司旗下有CTV電視網、TSN等專業電視台、215個音樂頻道和109家持有加拿大牌照的廣播電臺。

貝爾甚至不會宣布裁員多少,但代表貝爾部分雇員的工會Unifor表示,多倫多地區的電視新聞部已經裁掉210個工作崗位。蒙特利爾CJAD電臺全體工作人員也被解雇。預計全國各地的CTV新聞部將有更多的裁員。

Unifor譴責在社區最需要記者的時候來裁員,並說,自大流行開始以來,加拿大人已經看到強大的媒體部門對於他們持續的健康和安全是多麼重要。

這些削減與廣播公司去年夏天向CRTC(加拿大廣播電視和電信委員會)保證支援當地新聞的承諾是相反的。

貝爾媒體對加通社說,裁員反映了「貝爾媒體的精簡運營結構」。

「隨著媒體行業的發展,我們專注於對新內容和技術機會的投資,同時確保我們的公司盡可能靈活、高效且易於操作。」

轉變:我們感興趣的不是給人們提供影響他們生活的新聞,而是吸引投資者、獎勵投資者和開發我們的創收串流媒體平臺。

現在,貝爾加拿大是厚顏無恥,實際上使用納稅人的錢,以實現其利潤目標。

上周,在裁員的消息傳出之前,貝爾加拿大公司就在國會山的一次委員會聽證會上對公司的決定毫无怨言。

多倫多東約克湖灘自由黨議員、工業、科學和技術常設委員會成員內特·厄斯金-史密斯(Nate Erskine-Smith)讓貝爾的首席法律和監管主任伯特·瑪律科姆森(Robert Malcolmson)確認了貝爾公司強大的財政資源,並質詢該公司在需要納稅人的錢保住工作崗位時增加公司股息的決定。「因此,你認為最好獲得公共資金,而不是使用現有的流動資金或不增加股息。」厄斯金-史密斯問道。

瑪律科姆森說,貝爾有權利用加拿大緊急工資補貼(CEWS)。這是一個聯邦計劃,支付雇員部分工資,以防止這些工人在大流行期間被解雇。

「我們所做的是參與一項政府計劃,該個設計很好的計劃旨在使加拿大人在關鍵時刻能繼續工作,我們參與了與大流行對我們員工產生影響相稱的計劃。」

瑪律科姆森說,吸引投資者投資向更多家庭推出互聯網服務,以及將系統升級為5G至關重要。「獲得投資資金的唯一途徑是,從願意投資公司擴張網絡的股東處取得資金。如果我們沒有投資資本,如果我們不提供股東回報,加拿大將沒有建立我們需要的網絡所需的投資水準。」

厄斯金-史密斯回應說:「我們大街上的小企業被壓垮,無法獲得必要的支援。現在,你們卻在增加股息。」

厄斯金-史密斯回应说:「我们大街上的小企业被压垮,无法获得必要的支援。现在,你们却在增加股息。」 A National Post investigation in December revealed that at least 68 publicly traded companies had received CEWS handouts while also paying out shareholder dividends. The amounts received by big telcos on the list were not disclosed. A spokesperson for BCE, Bell’s parent, told the Post that the subsidies “were not a material amount.” 《國家郵報/ National Post 》去年12月的一項調查顯示,至少有68家上市公司收到了CEWS的援助金,同時也向股東派發股息。名單上大型電信公司收到的金額沒有披露。貝爾的母公司BCE的一位發言人告訴《郵報》說,這些補貼「微不足道」。 獨立新聞網站 DownUP發布了這些數字,包括貝爾收到的 1.22 億元,以及羅渣士至少 8200 萬元和 Telus 的 3850 萬元。貝爾的1.22億元比《郵報》名單上的任何一家公司都多,超過了帝國石油公司的1.2億元。

像貝爾這樣的幾家大型電信公司以其媒體部門收入下降為由,為獲得緊急工資補貼辯護。企業可以通過顯示按年同期收入下降至少 30%來獲得補貼。

這是一個應該堵塞的漏洞。應禁止聯邦援助的接受者增加股息或高管薪酬。

加拿大納稅人聯合會理事亞倫·伍德里克(Aaron Wudrick)最近表示,「加拿大人不滿大公司利用旨在挽救工作的方案,補充金庫和使股東豐裕,這是可以理解的。現在是政府重新制定緊急工資補貼計劃的時候,以確保任何支援都給那些最需要幫助的人,而不會最終進入那些不需要支援的人們。」

對於抱怨聯邦監管但很快搶奪聯邦現金的機會主義和貪婪企業來說,適可而止。

「為了增長而增長,」作家愛德華·阿比 (Edward Abbey) 曾經說過:「這是癌細胞的意識形態。」

作者簡介

從媒體高管到媒體批評家,約翰·米勒 (John Miller) 從四面八方看新聞業(他經常不喜歡他看到的)。他從事新聞工作40年,包括擔任《多倫多星報》副總編輯5年,以及擔任懷雅遜大學新聞學院主席10年。他1998年的書《昨天的新聞/ Yesterday’s News 》記錄了報紙如何失去作為我們主要信息來源的角色。

前往rabble.ca閱讀英文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