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校吗?老师们都说不敢

7成小学教师对返校感到不安全

安省小学教师工会(Elementary Teachers Federation of Ontario, ETFO)主席哈蒙德(Sam Hammond)表示,在安省政府推出的9月返校计划下,70%的小学教师因感到不安全,而对返校计划感到焦虑,部分教师决定提前退休,或者无薪休假。从事幼儿教师超过32年的科门斯(Maija Kimens)在5月时候曾为暑期做足准备:买了印有自己头像的胸贴,塑胶袋隔离好的小玩具等等。然而随着安省教育厅长Stephen Lecce的返校计划推出以来,科门斯开始担心到夜晚睡不着觉,她担心不确定环境下选择开学,对孩子的健康影响,也担心自己会感染COVID-19,然后传染给80多岁的父母,和60岁的丈夫。

哈蒙德表示,不少工会的教师和学生家长都已有类似顾虑,担心拥挤的教室,通风状况一般的老旧建筑,以及教室内的安全评估以及公共空间如何控制。在这种环境下,对老师和学生来说都存在极大安全隐患。

老师宁休无薪假期也不敢返校

根据美国(USA Today)5月推出的一项调查报告显示:如果9月开学,将有2成以上的教师不会返回,另有10%的教师选择离开教师这个专业行业。在加拿大虽然尚未有类似的调查结果,但是代表安省高中教师工会的主席Harvey Bischof 表示,很多老师已经决定使用无薪离职,“我很清楚,如果可能的话,老师们希望远程工作;而那些不会远程办公的教师,他们将使用休无薪假。”

老师的决定取决于他们的学校,教育局学校社区以及流行病如何随着学年的发展而发展。”

她希望教育局仅应试图解决教师的问题,而且应提供资源支持他们的心理健康和福祉:“我认为这是一个在COVID-19出现之前就被忽视的领域……我们需要帮助社区应对这一问题。”

精神辅助计划帮助老师过渡

哈蒙德说,大多数学校董事会都有一项员工援助计划,该计划可让精神科医生,心理学家或辅导员接触。他们还可以通过安大略省教师保险计划获得心理健康福利。

他承认,但是,当考察COVID-19对教师心理健康的广泛影响时,这些资源是有限的。

哈蒙德说,此后,ETFO一直在游说创建精神健康护理计划,在大流行过去后供教师使用。

哈蒙德说,安省政府尚未承诺创建该计划。但是工会将继续要求该省为教师的心理健康提供专门支持。

科门斯意识到,提早退休是许多老师无法负担的奢侈品。她说,自己很幸运,还清了房屋贷款,孩子们完成了大学教育,丈夫也已平稳退休。

“疫情下每个人的自救都不同,” 科门斯说。“有些人能够得到明显支撑,而有的人则正在失去平稳,逐渐下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