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外賣工人捲土重來組織工會

Foodsters United運動已易名為聯合零工工人運動 (Gig Workers United) 重新啓動。組織者將運動改名,以示支持大多倫多外送平台快遞員。

為Uber Eats 和 SkipTheDishes 等智能手機平台送貨的司機發起集體勞工運動,對他們所說的不良商業模式大聲疾呼。

組織者說,聯合零工工人運動的靈感來自於Foodora快遞員的成功,他們在2020投票決定年加入工會。 然而,Foodora在法院承認司機的工會權利後結束了在加拿大的業務。

快遞員發言人之一納拉達•基翁多(Narada Kiondo)表示:「我們必須挺身而出,街道不照顧我們,手機平台不照顧我們,所以我們互相照顧,共同對不良商業模式大聲疾呼。這種模式是不能繼續下去的,如果零工經濟要為我們的社會服務,那麼它就不能以擠壓送貨員和餐館來取得利潤,並規避我們的勞動標準。我們會堅持下去,我們會贏,因為我們的身體和生計都處於危險狀態。」

組織者說,工作條件、健康和其他風險等問題在這個行業很普遍。

加拿大郵政工人工會(CUPW)歡迎快遞員加入他們的組織。

CUPW全國主席簡·辛普森 (Jan Simpson) 說:「快遞員已經展現出,在這個領域組織傳統的工會是有可能的。但是,在社區組織策略和集體互助之下,他們走得更遠了。」

辛普森繼續說:「他們成立了由工人領導的組織,我們很自豪地支持這個組織,因為他們的全新能量和想法,是改善工作條件和拒絕矽谷剝削模式所需要的。」

另一個快遞員阿拉什·馬努切里安 (Arash Manouchehrian) 表示 :「我們的要求是合理的,但我們的願景是遠大的,我們需要可生活的工資,以及工資和日程安排的透明度。我們需要健康和安全保護,我們需要上廁所、熱身、休息,以及我們社會大多數期望所有工人基本所有的東西。我們有權利,這要由我們來維護這些權利,直到我們得到制度修復為止。」

在記者會上,Uber Eats快遞員、運動組織者之一布里斯·索弗 (Brice Sopher)說:「立法跟不上科技改變的步伐。這是時候…我們的從政者醒過來,做些改變,現在就解決它,因為越來越多的人將受到這種情況的影響。因此,如果我們現在不阻止它,那麼我們將有更多貧困的人。」

另一名組織者、多個外送平台騎手納拉達·基翁多 (Narada Kiondo) 在記者會上補充說,COVID-19大流行增加了呼籲這一變革的重要性。快遞員除了作為一線工人面臨更高的感染風險外,往往無法使用洗手間。這項工作也需要很大的體力,帶薪病假對零工工人很重要。

聯合零工工人運動的重新啟動,與世界各地零工工人的組織運動迅速增長不謀而合。例如,英國最高法院最近裁定,優步司機是工人,而不是自雇承包商。

索弗說:「這是個行業的問題,也是全國性的問題。因此,運動最終目的是改變行業,改善所有零工工人的生活。這是我們的願望。」

綜合報導:Durham Radio News /Ricochet med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