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體訴訟確認工人權利即使沒有工會

工人通過集體訴訟贏得了勝利。不完全是卡爾·馬克思所想的那種。但這樣依然是一場大勝。

首先,因為工人拿到被騙了的工資。其次,因為他們的勝利取決於對所有工人享有的勞工權利的承認,即使他們還沒有加入工會。這並非每天都會發生。

勞工權利很重要

為安省羅素保安公司 (Russell Security)工作的保安員,提起集體訴訟以追回未付工資。Russell Security已同意向集體成員支付725,000元,並在工作要求和條件方面進行永久性的政策改變。

「這起案件在就業集體訴訟中具有重要意義,因為它是非工會雇員集體談判改變雇主政策,作為集體訴訟和解的一部分的另一個案例,」Goldblatt Partners的律師約書亞·曼德里克 (Joshua Mandryk) 說。

「這確實是繼續擴大使用集體訴訟,為低收入和不穩定的工人提供司法救助的一個很好的例子,」曼德里克說。

違反勞工標準

羅素的集體訴訟成員說,該公司要求他們在正式開始輪班工作,至少15分鐘前報到準備值班。但工人們表示,羅素保安公司沒有補償他們早到15分鐘時間,這違反了《就業標準法》和雇傭合同。

該公司還同意更新其員工手冊,規定員工只能在預定輪班開始時上班,並且為簡報工作的任何額外時間都可能獲得補償。

羅素保安員和解協定是在2020年為Primary Response公司工作的保安人員贏得集體訴訟之後達成的。在該案中,安省高等法院的裁決要求雇主向工人支付290萬元的和解金。

Primary Response工人投訴雇主要求他們在輪班前15分鐘無薪早到;以及非法平均加班費,從工資中扣除制服成本,以及不向保安員支付工作培訓時間。

「我們認為集體訴訟是非工會工人試圖改善和行使他們在工作中的權利的重要工具,」曼德里克說。

閱讀英文原文:Canadian Labour Institu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