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加拿大的新冠死亡病例来自于老人院,老人院状况堪忧

人们普遍认为加拿大对新冠病毒的应对措施是成功的,专家们指出加拿大的政治领导力和全民医疗保健系统是成功的关键因素。

但是,加拿大在抗击大流行的斗争中有一个明显的失败:它无法保护养老院和长期护理机构中老年人的健康。

这些老年人的处境十分严峻,以至警方甚至军队都被要求调查为什么这么多人死亡。

在魁北克,一些住在养老院的老人们在没有换洗尿布的情况中饿了几天,而且,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有31名养老院居民被发现在同一所养老院里死亡,这所养老院因这项重大过失受到指控。在安省,军方在五所养老院中发现了令人震惊的状况:蟑螂和腐烂的食物,公然无视感染控制措施等。

多伦多西奈卫生系统(Sinai Health System)的老年科医生内森·斯托尔(Nathan Stall)说:“这是加拿大的耻辱。” “我认为加拿大在对护老人方面没有做得很好。”

加拿大新冠病毒死亡人数中多达81%与养老院和长期护理机构有关。这意味着迄今为止,在这些设施中的居民和工人中,有8,700人死亡,其中约有7,050老人死亡。

作为比较,美国有40,000多例与养老院有关的新冠死亡病例。很明显,加拿大并不是唯一一个看着这些机构发生悲剧的国家。美国和欧洲的疗养院工作人员和居民死亡人数也同样惊人。

但是这81%的统计数据令人震惊,尤其是对于加拿大来说,加拿大以其先进的卫生政策而自豪。在欧洲国家,大约50%的冠状病毒死亡与这些设施有关。在美国,这一比例为40%。

一些加拿大人对如何对待他们的长者的问题感到愤怒,开始在家里外进行请愿,抗议,诉讼甚至绝食抗议。他们说,政府的不回应反映出更深层次的照顾老人和残疾人方面政策的失败。他们提议政府需要采取更多的措施来保护老人:更多的个人防护设备(PPE)和提高护理人员的工资,因此他们不必同时在多个养老院工作。

总理杜鲁多(Justin Trudeau)承认,养老院设施的状况让人“深感不安”。他派遣了数百名军人,以帮助某些养老院的老人吃饭和照料他们的生活起居。但是在某种程度上,杜鲁多的双手被绑住了,因为这些养老院设施归省政府管辖。

这使许多人为他们家的老人感到恐惧。他们在问:为什么事情变得如此严重错误?在加拿大怎么会发生这样的情况?

加拿大的危机由来已久

首先要了解的是,加拿大的全民医疗保健体系不包括疗养院和长期护理设施。这意味着这些机构不受联邦系统的保险。不同的省提供不同级别的成本覆盖,甚至在给定的省内,你也会发现有些院舍公共经营的,其他房屋是由非营利组织经营的,而另一些院舍由营利性实体经营的。

安大略科技大学教授,专注家庭护理的维维安·斯塔马托普洛斯(Vivian Stamatopoulos):“这是主要问题,它们不属于《加拿大卫生法》的管辖范围。”此外,医院也并非如此。“这就是为什么你看到医院表现如此出色的原因。因为他们有资源。”

这使得疗养院的严峻形势更加突出。加拿大疗养院长期存在的问题显然加剧了那里所发生的惨况。

这些养老院长期人手不足。他们倾向于雇用兼职工人,给他们低薪,不给他们病假津贴。这意味着工人必须在不同的场所从事多项工作,从而可能在他们之间传播病毒。许多人是移民或寻求庇护者,他们因为工作不稳定,所以担心请病假会让他们失去工作。

许多加拿大养老院的基础设施也很差,都是按照1970年代过时的设计标准建造的。居民通常四口之家,共用一间浴室,并聚集在拥挤的公共空间中。这样的设计很难隔离那些生病的人。

这些问题在加拿大的营利性疗养院中更为严重。研究表明,与公共设施相比,这些私人设施为老年人提供的服务更加差,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它们雇用的员工更少,并且在升级或重新设计建筑物方面投入的资源也更少。以营利为目的原因激励这些私营养老院削减成本。

十多年来,加拿大专家一直对这些问题发出警报。那为什么不解决呢?

坦率地说,总的来说,它确实反映了社会中的年龄歧视。我们选择不对脆弱的老年人进行投资。”他补充说,在大流行初期,公众的想象就停留在医院呼吸机上相对年轻的人们的故事上。医院及其员工获得了资源,免费食物等。但是老年人的住房并没有得到同样的关注。

斯塔马托普洛斯指出,还有其他力量在起作用。她说:“我想这是年龄歧视,种族主义和性别歧视的三重奏。” 

参考自vo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