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ID-19 裁員讓酒店員工在寒冷中等待

這位來自孟加拉國的移民從2005年搬到士嘉堡時起,一直工作在多倫多中城區Roehampton酒店的客房部工作。他有一個失業的妻子和四個小孩,年齡分別為9歲、7歲、3歲和4個月大。

現年47歲的莫拉 (Molla) 自今年3月被裁員以來,他和其他所有員工一樣,一直以政府每周500元的EI救濟金勉強維持生活。他說:「物價每天都在上漲。維持收支平衡是非常困難的。」

其他人只剩下他們一小部分收入。客房服務員卡齊·塔斯明(Kazi Tasmin)的工作時間,從去年3月多倫多的Fairmont Royal York酒店裁員90%開始,每周工作時間從6天縮短到兩天每天3小時。

塔斯明現年52歲,自2000年從孟加拉國搬來以來,她已經為這家酒店奉獻了20年。靠一個人的收入養活她生病的丈夫和兩個孩子是很困難的。她的丈夫在他們到達後不久就做了一次意外的心臟搭橋手術,這影響了他的腎臟。「他需要每周透析和強力藥物,」她說。要不是她的工會,Unite Here Local 75,她不可能負擔這昂貴的藥物。

Unite Here Local 75是宣導加拿大酒店工人權利的工會之一,酒店工人多數是種族和移民,大多是婦女。但塔斯明的絕望不能單靠工會來解決。「9月之後,我們的政府津貼將停止發放。我住在一個公寓里, 我得以延期了8個月, 但下個月之後, 那也將會停止了。然後呢?」

並不是每家酒店都有工會提供緊急支援。北約克Novotel酒店,安娜卡拉,45歲,餐廳服務員是其中之一。2008年,她與丈夫和7歲的兒子從保加利亞搬來,在那裡她也從事酒店服務業。「從金錢上看,在加拿大更好。我們的酒店為員工提供津貼和福利。他們重視這裡的員工,」她解釋搬家的決定。

一切都很好,直到大流行令到事情變壞。酒店於2020年3月解雇了全部員工,並無限期關閉。2021年1月之後,新的變種使這一流行病惡化,但醫療福利已經停止。「我們的酒店再也負擔不起了,」心煩意亂的卡拉說。

值得慶幸的是,兩年前,她有遠見地取得了教授第二語言英語的文憑。這為她打開了另一扇門,成為約克區教育局的兼職代課教師。

莫拉希望當事情好轉時能被叫回酒店工作,而塔斯明正忙著在工會的酒店培訓行動中心升級她的電腦和客戶服務技能,如果她的工資不儘快增加,她就會申請到別處工作。

塔斯明也希望幫助丈夫為Uber Eats送外賣, 但她不能讓他開車走遠。「在他脆弱的健康情況下,與人交往是有風險的。這讓我更加害怕,」她說。

據 Statistics.com 報導,在這災難來臨之前,加拿大酒店業的收入一直超過175億加元。在 大多倫多的 170 家酒店中,多倫多酒店客房入住率在整個北美排名第六。然而,自大流行以來,旅遊業遭受了前所未有的打擊。

在多倫多,47%的人口是移民,失業的酒店工人員已經很難受了。而酒店業主和管理者也不好過。

「我80%以上的工人是移民,大部分來自亞洲和拉丁美洲。告訴他們留在家裡對我來說和對他們來說同樣難受,」安省基秦那 (Kitchener ) Crowne Plaza酒店和度假村總經理馬諾伊·奈爾(Manoj Nair)說。「2020年應該是我們最好的一年,直到3月份,事情開始下滑。現在,我們的虧損率超過90%。」

安省旅遊城市貝爾維爾 (Bellville) 萬豪Fairfield酒店總裁阿賈伊•沙阿(Ajay Shah)表示,酒店早些時候表現非常出色。「我們計劃在 3-4 個月內召回員工。但隨著封鎖的延長,我們無法挽回損失,不得不放棄更多。在一兩年內生意好轉之前,開業將是一項挑戰。誰知道有多少酒店將維持到那時!」

阿賈伊·沙阿本來希望召回他的員工,但是由於封鎖無限期地延長,他無法這樣做。

Easton酒店集團總裁兼首席執行長雷圖•古普塔(Reetu Gupta)表示:「這確實取決於疫苗接種的推出和政府。從商業角度來看,我們保持了大部分的大門敞開,並試圖挽救盡可能多的工作。」

為了維持業務,一些酒店已經改建為臨時醫療中心,收容COVID患者。但古普塔和奈爾都避免走那條路。「我們的行業是接待客人,而不是醫療保健,」古普塔解釋道。奈爾補充說:「我們最近花費了超過2000萬元用於酒店裝修。」

政府強制航空旅客在抵達加拿大後在酒店隔離,從2月22日起生效。這會促進業務嗎?「這個項目的目的是阻止人們旅行,而不是鼓勵,」雷圖•古普塔說。「現在,我們有一個留在家裡的命令。我不認為這會促進我們的業務。」

「對我們來說,一旦事情開始好轉,每個人都會被召回,”」她保證。

摘譯自 Asian Pacific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