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odora已结业 Foodsters成立工会的意义

88.8% Foodora送餐员投票压倒性的支持成立工会。6月12日安省劳资关系局打开票箱点票,结果清楚显示送餐员的意愿。这是自2019年7月31日送餐员带着申请工会认证文件操进应用程式公司Foodora办公室之后的第321天。

Foodsters United 正式成为加拿大邮务员工会的谈判单位CUPW Courier Local 104。他们在最近庆祝胜利的公开信中感谢支持者说:「对于我们在劳工运动中的盟友和支持者,客户,饭店及其他人等:感谢你们一直以来的声援与支持。从每日的订单日,到集会,到劳工局听证会,到公开信和公众压力,你们让我们能坚推下去,我们永远感激。没有你们对这场运动的支援,我们不可能走得那么远……我们共同完成了这一任务,我们的力量包括单车手和司机、新人和老将、从士嘉堡到宾顿市的工人相互支援并建立了力量。这只是开始,美丽的花蕾即将开花,这是工人的力量。」

这有什么意义

在安省劳资关系局于2月裁定送餐员属员工身分,受到劳工法的保护。Foodora于4月宣布本年5月11日结束在加拿大的业务,Foodsters United工会的存在这有什么意义受关注。

Foodsters United在他们的网上贴文写道:

首先,这为所有零工经济体工人组织工会开创了先例;我们在安省劳资关系局证明独立承包者身份是假的。我们证明快递员可以成立工会,用赞成票,我们证明快递员想要工会!

我们证明,组织没有中心工作场所的工人,跨越意见分歧,跨越整个城市,可以而且必须由工人自己完成——创造性的新组织方式是可能的。Foodora只是在一所大学校里其中的一条鱼,这传递了这样一个资讯:当我们站在一起时,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第二,作为一个经过认证的工会,我们有法律能力维护我们作为一个集体的权利,以确保工人得到我们努力争取的基本保护,包括解雇工资和政府收入支援。

即使Foodora 走了,我们工人仍然要组织起来,互相照顾,为我们需要的东西而战。我们将继续在零工经济体的所有平台上建立工人力量。我们一步一步的建立起一个社区。在如此不确定的时期,工人继续面临不确定性和剥削,因此我们必须继续反对这些势力,并为所有不稳定的工人争取迫切需要和应得的正义。

 加拿大邮务员工会全国第三副主席吉恩-菲力浦•格雷尼耶(Jean-Philippe Grenier) 表示,世界各地的零工经济体工人必须而且将会组织起来。由于我们目前的劳工法没有适当包括非正式或半正式就业,因此将有更多的法律挑战。但是,当工人有组织意愿时,我们知道他们会修正制度,迫使立法赶上。

请记住,不仅仅是基于应用程式的服务通过自动化、提高灵活性以及增加员工的隔离和分裂员工,以削弱员工的权利。包括加拿大邮政在内的雇主,被捷径和任何能让工人相互竞争来降低工资成本的东西所吸引。任何物流工作场所的恶劣工作条件和工资都有可能降低我们所有人的标准。我们必须对抗,表明工作条件必须公正。

支持工人的危机基金:https://www.foodstersunited.c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