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e By

临工中介的工人更容易遭受工伤事故和职业病

2015年, 一个工人在埃德蒙顿的一个住宅回填项目上挖了一条下水道线时,一堵墙倒塌, 把他埋在超过1米的泥土里。几个小时后消防队员才找到他的尸体。他是被压死了。这名55岁的工人是通过临工中介雇用的。

在过去的两年里, 临时工人和不稳定工人的人数急剧增加。许多工人被迫通过临工中介找到工作。但是, 临工中介过去主要是提供短期办公室文员, 但现在他们面临的大量用人需求主要来自工业场所。在那些工作较为危险的场所, 雇主发现通过临工中介雇佣工人不仅会降低包括培训费用在内的各种成本,而且还会在事故发生时规避责任。因此, 临工中介的工人比固定工人更可能遭受工伤。除了对中介和用人机构实施更严格的法律要求外, 可能很难找到提高临时工安全的方法。

目前很难确切知道有多少工人为临工中介工作, 因为加拿大统计局没有列出这项数据–它将所有临时工合并统计。2012年, 加拿大有1500万名就业人口, 其中13% 以上(约 190万)被列为临时工。根据滑铁卢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副教授MacEachen的一份报告, 这一数字比2009年同期增长了12%, 更是同期固定工作增长速度的两倍。

此外, 在过去十年中, 临工中介的数目急剧增加(例如安省是20%)。与此同时,各中介已经从主要雇用文职人员转为雇用非文职人员,例如工业、制造业、建筑业和运输业,而临时工通常对这些行业缺乏经验。

MacEachen说, 在许多其他国家进行的研究也显示, 临时机构工作人员的事故率的确较高。雇主们不但在成本方面需要雇用临时工, 更会让他们从事较为危险的工作。

雇主们雇用临时工的主要动机之一是, 当这些工人受伤时, 雇主们面临的惩罚比固定工人受伤时要轻, 尽管各省立法可能有所不同。MacEachen说, 由于临时工的工伤事件不会显示在雇主们的记录上, 即使事故发生率很高, 雇主也能逃避劳工厅的检查。

“劳工厅检查策略的出发点是, 他们寻找工伤事故, 比如向工伤保险机构索赔的事故,高发的公司。但是有很多雇用临时工从事高风险工作的雇主们不会有任何高伤亡率的记录。因此, 即使那些工作场所不安全,劳工厅也不会派人去检查, 因为他们不会出现在优先名单上”。她说。

但在安省,根据《职业健康和安全法》,在出现严重受伤的情况,例如骨折或死亡, 雇主有可能承担责任。

“如果临时工严重受伤或身亡, 劳工厅介入,他们发现雇主违反了《职业健康和安全法》, 劳工厅会起诉雇用临时工的公司,而不是临工中介, 尽管那是临工中介的雇员, “FilionWakelyThorupAngeletti律师事务所在多伦多的合伙人Geoff Ryans说。如果被定罪, 雇主会被课以罚款。

除非严重受伤或死亡, 工伤保险机构一般会将事故和意外费用归咎于临工中介, 因为后者才是临时工的直接雇主, 而不是事故发生时的雇主公司。这种逻辑也会在工伤保险的保费上体现出来。

Ryans说: “在正常情况下,即使工伤事故发生在雇主的工作场所,也是由临工中介负担上涨的保费。”

缺乏安全培训是临时工严重关注的事情, 因为大多数中介机构只提供最普通和基本的培训, 然后就把工人派出去。

“工人们告诉我们, 他们通常会观看如何安全搬动箱子的视频, 他们还通过“工作场所有害物质信息系统(WHMIS)”的测试。但实际情况是,他们来到工作场所, 初来乍到本身就是一种危险, “MacEachen说。”有很多研究表明新工作通常与与较高的事故率相关联。那是因为你在摸着石头过河,不知道下一步该做什么。”

通过与中介机构的老板,经理以及工人的面谈, 她的研究说明了为什么临工中介的工人事故率较高。除了接受最低限度的培训, 他们在工作中始终是局外人, 无法得到来自其他工人群体的知识和支持。

“固定工们经常会互相分享小费和其他技巧, 但他们可能不会与临时工分享, 因为他们不希望临时工在那里, 或者因为他们不愿和临时工建立人际关系。”MacEachen说。

她解释说, 当新人加入一家公司作固定雇员时, 他们的优势在于,周围的同事知道自己将会在一段时间内与这个新人共事, 他们会把新人置于他们的庇护下, 也许还有一个好友系统。但是, 那些只工作一两周的临时工往往会被孤立, 自己解决自己的事情。

如果没有稳定的收入, 临时工就不太可能关心安全问题。

“我看到了很多人担心能否待到下一次发薪水,并能够保住这份工作。MacEachen说, 临时工讨论的是如何工作更快更努力, 以确保他们能在第二天被叫回来上班。”想想那些工人。他们面对新工作;他们并不真正了解技术和方法;他们不知道头绪在哪里;他们身边没有可以信任的朋友;而且他们还要更努力更快地工作以保住饭碗。而所有这些都是高风险的原因。

在艾伯塔省, 衰退对经济打击很大, 特别是石油相关产业受到巨大影响, 引起的失业潮让许多人渴望就业。, Jared Matsunaga-Turnbull是艾伯塔省埃德蒙顿工人健康中心的执行总干事。 他说,市中心的临工中介数量因此有所增加。

“那里更像是个劳务市场。那些去中介机构找工作的人往往是社会上的弱势群体,处于制度性的压迫之下,诸如种族主义、性别歧视。

临时工的劣势还因为他们游离于内部责任体系 (IRS)之外,而后者是健康与安全系统的基础。Jared说,在这一系统中, 为了遵守职业健康和安全法规,保障健康与安全,雇主必须了解他们的责任并与工人合作, 工人也负有责任和权利。他们一起解决工作场所内部的安全问题。

“但是这一体系假定所有参与方都有平等的权力和知识。雇主了解法律, 受到法律制约, 并尽一切可能保证工作场所安全。它还假设工人拥有相关知识和权利, 并有权为维护这些权利采取行动, “他说。”这是有问题的, 因为如果工人被职介中介雇佣,他们已经处于不稳定的状态, 亟需这份工作。他们还会抱怨健康和安全问题吗?这是一个应该由工人在内部责任体系中触发的,并且用来保护他们的机制。

Jared说, 临工中介的工作性质也使得临时工更容易染上职业病。工作经常变化,工作时间短,使这些工人经常接触超出法律规定的有害物, 例如噪音,致癌物等等。法律规定的上限值只适用于单个工作场所,当涉及到多个场所时, 很难监测这些数值。

“如果你为某个遵守法律的雇主工作, 那么你就可以管理你的上限值。然后你去到下一个工作场所,它又从零开始。所以, 在八小时的时间里, 你可能会接触到高于法定要求的有毒物质, “他说。”你的工作性质是在多个场所工作,这意味着你很可能会得上职业病。”

一些省份正在采取措施提高临时工的安全。在艾伯塔省, 6月1日生效的新法律要求中介机构:

  • 确保工人适合工作地点
  • 确保工人拥有,或由雇主提供适当的个人防护设备
  • 确保雇主能保证工人的安全

今年4月, 安省劳工厅宣布, 它打算实施18号法案的一部分。要求职业安全及保险局(WSIB)将伤害和事故费用归咎于雇主公司而不是中介机构。因此, 安省的雇主可能很快就要对临时工承担更多的责任。但MacEachen说, 很难相信这个措施实际上会改变多少现状。她说, 一旦雇主不得不承担安全事故的责任, 他们就会对事故责任进行质疑。虽然很难质疑例如断腿这样明显的工伤事故, 但还有许多其他的伤病很难证明原因, 尤其是为雇主短期工作的临时工。

许多工伤是肌肉骨骼和软组织损伤, 例如背部疼痛。工人们很难证明这种损伤的根源是在现在这个公司, 而不是他们上周工作的那个地方。

这恰恰是工人们不得不使用中介机构的原因, 因为后者至少是工人记录上的雇主, 他们也会对工人们这么说。当你在不同场所工作时,这就是挑战。

MacEachen说, 如何找到更普遍的方法来提高临时工的安全, 对临时工的最大挑战是他们的孤立性。由于他们的工作方式, 他们很难建立象其他工人那样的组织。那些工人可以通过组织获益于共享资源, 如得健康计划和应对不同情况的信息。

我们需要适应这些更分散和孤立的新型工人群体, 并找到支持他们的方法。我们还在寻找对策。MacEachen说,

Jared 认为临工中介可以提供一些共享资源。

“也许一些民间社会团体-反贫困团体或工人中心-将有能力帮助临时工建立组织或触发健康安全检查。因此不再是一个工人把自己置于风险之下。这就是挑战。

他补充说, 所有工人都有权参与维护自己的健康和安全。因为都是短期工作,如何让工人参与安全管理是个挑战。

现在, 许多企业都在依赖短期工作, 而没有长期的人员配置。如果你是这么设计商业计划, 你实际上并没有看到那些可以为你的公司或组织做出贡献的人。你只是在看一份工作, ” Jared说。

研究表明, 由于就业不稳定, 特别是临时工作, 会产生许多不利的后果。工作不稳定的工人:

  • 经常接触到危险的工作环境, 有压力的社会工作条件, 工作量增加, 包括得不到加班费。
  • 遭受更高的职业安全和健康伤害-体验不良的健康影响
  • 经历越来越严重的的工作-生活冲突
  • 无法接受对其所需任务的适当培训
  • 无法成为工会成员
  • 由于法律的局限性、漏洞和排他性的解释, 得到较少保护

Source:
By: Linda Johnson
06/01/2018| Canadian Occupational Safe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