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e By

Tim Hortons 員工需要工會


不幸的是,現在的安省勞工法使得特許經營店的工人幾乎不可能加入工會。

安省咖啡愛好者非常失望,因為一些Tim Hortons特許經營店削減員工福利,有薪休息甚至小費,以回應最低工資調高至每小時14元。

雖然那些Tim Hortons特許經營店削減福利和有薪休息沒有違法,但安省工人是有理由擔心的。因為Tim Hortons 沒有集體協約強制執行的福利,他們的工作主要受雇主支配。

如果Tim Hortons工人有工會的話,這些削減當然是違犯他們的工會合同,而工會會確保阻止這樣吝嗇和單方面的削減。

Tim Hortons員工和很多其他工人沒有工會合同的福利的理由是,現在的安省勞工法使得特許經營店的工人幾乎不可能加入工會。

最近韋恩自由黨政府通過一籃子勞工法改變,算是為安省工人做了些好事,最顯著的是,包括早該發生的提高最低工資。但不幸的是,政府幾乎沒有提供些什麼給服務業工人,就像成千上萬的Tim Hortons員工一樣,沒有參加工會和集體談判的真正機會。

我們現行的勞資關係制度是在20世紀30年代和40年代設計的,當時工作場所與現時的非常不同,非常不適用於全省數以千計的零售特許經營店進行集體談判。每次只為一間Tim Hortons店組織工會,很難產生真正的談判力量,更不用說試圖在一間或甚至五間談判。在安省就有數以百計間Tim Hortons。

結果是,安省大部分零售特許經營店員工都沒有工會。這並不是工會和工人沒有嘗試過,例如,很多工會曾經為Tim Hortons、McDonald’s 和 Starbucks等特許經營店組織工會,但這些努力並未能真正為這行業提高工會的密度,因為勞工法仍然不利于安省最脆弱的工人。

安省政府承諾其勞工法改革將應對小型工作場所不穩定的就業所帶來的挑戰。現實是,它讓脆弱的工人暴露在我們今天所看到的不公平待遇上。

政府沒有採取行動,即使它的專責小組(檢討改變工作場所)收到來自工會和團體大量的意見書,呼籲立法允許安省進行更廣泛的行業談判,類似于魁北克省和歐洲大部分地區的法律。

政府的專責小組也得出結論,認為目前與單一特許經營店談判的制度是「不大可能可能的」。專責小組建議小小的改變,允許與一個特許經營商的多間店鋪談判。可惜,甚至是溫和的建議也遭政府拒絶了。

最終,由整個勞工運動提出,所有工人應有機會在不受雇主干涉下參加工會的建議,也遭韋恩政府拒絶。政府拒絕這個建議,實際上保證了想加入工會的Tim Hortons工人們,他們可以期望得到雇主合法的反工會脅迫和騷擾行動。

省長韋恩聲稱把勞工法現代化以保障安省工人和增加中產階級。但僅僅增加最低工資不會阻止日益擴大的不平等。

歷史證明,工會和集體談判是減少不平等和中產階級成長的最重要因素。在這一點上,安省政府只給了零售工人不到半杯咖啡。

本文作者Marty Warren 是聯合鋼鐵工人工會(United Steelworkers)安省總監

資料來源:the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