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產力提高 工資不上漲

難怪人們生氣。

一項新的研究得出結論,工人生產率比以往任何時候都高,但這些收益並沒有出現在他們的工資單上 – 這是「掏空」中產階級。

加拿大生活水平研究中心(Canadian Centre for the Study of Living Standards)公布的LABOUR PRODUCTIVITY AND THE DISTRIBUTION OF REAL EARNINGS IN CANADA, 1976-2014研究發現,「加拿大人普遍認為『中產階級』的生活水平一直停滯不前」。

這種「中產階級莫名的不安的普遍意識」可能是由於「勞動生產率和收入停滯之間的脫節」。

1976年至2014年,加拿大勞動生產率 – 在加拿大平均工作時間內產生的商品和服務的數量增加了52.5%,或每年增加1.12%。

但在同一時期,工資沒有跟上:

研究指出,「加拿大近幾十年,特別是1990年代,不平等現像大大增加」:

「20世紀80年代後期,平均收入開始從收入中位數回落,而且收入不平等在整個90年代迅速增長。不平等在21世紀初穩定下來,但似乎在2010年之後又開始了另一次急劇增長。」

總體而言,在1976年至2014年間,當調整生活成本上升後,每小時平均收入僅增長3.3%。

同時,富裕的加拿大人把更多的利潤據為己有。

當資本所有者的收入份額增加了,但是工人的收入份額卻從59.9%下降到了53.3%。

然而,這項研究認為這不是一個「超級富豪從所有其他人挖走」的故事,而是關於「陶空」中產階級的故事。

雖然作者們將全球化和技術變革看作問題的一部分,他們強調,這種不平等的唯一最大的原因是工資停滯 – 中產階級加拿大人沒有得到加薪。

作者們強調,經濟不平等不是不可避免的 – 這是一個政治選擇。

作者觀察到「加拿大人對近幾十年來收入增長的分配方式不滿意」。

他們對未來提出警告:

可能導致中產階級收入停滯的力量不太可能在不久的將來消失。更可能的是,隨著自動駕駛車輛,零售自助服務技術,自動化快餐配製等出現,進一步替代勞動力的資本的可能性也許會擴大。如果形勢需要,政策制定者必須解決這些變化對中產階級生活水平的影響。

換句話說,如果收入不平等加劇的根本原因任其發展,事情將會變得更糟。

資料來源
Press Progress
LABOUR PRODUCTIVITY AND THE DISTRIBUTION OF REAL EARNINGS IN CANADA, 1976-2014研究報告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