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RB结束后会发生什么?

艾米莉•奎尔(Emily Quaile) 犯愁。

她是渥太华餐厅Union Local 613的调酒师和服务员,自从因COVID-19餐厅关闭以来,她一直没有工作。自4月中旬以来,她一直领取加拿大紧急援助金(CERB),并长时间与年幼的孩子在一起。

但是现在餐厅重开营业,奎尔被问到她是否想回去工作。她不知道该怎样做—她找不到人照顾孩子,但担心拒绝工作会受罚,也许会让她失去紧急援助金的福利。

奎尔只是众多面临艰难决定的工人之一。政府延长了加拿大紧急援助金8个星期,但它不会永远存在,这引发了关于当它消失时会发生什么的问题。

专家说,紧急援助金暴露了就业保险(EI) 制度的漏洞,这种官僚主义制度已经过时,在现代零工经济体中没有为工人腾出空间。他们说这可能是一个修理它的机会。但他们不确定会怎么,或者是否会发生。

加拿大另頪政策研究中心高级经济学家大卫•麦克唐纳(David Macdonald) 说,紧急援助金是一个比EI「好得多的制度」。

首先,他说EI制度处理太慢,有时需要一个多月时间来处理新的申请。当COVID-19来袭时,该制度无法处理如洪水般涌来的申请。

更令人担忧的是,在大流行期间,清楚知道有多少加拿大人没有资格获得EI。其中自雇人士和零工工人,在过去十年中,他们占劳动力的比例不断增加。

麦克唐纳说,还有季节性工人、最低工资和就业不穏定的工人,以及依赖小费的工人——就算他们完全符合资格,所获得的EI金额也不会多。

奎尔是其中之一。安省待应生的她时薪12.20元,比最低工资少1.80元。她其余收入来自小费。但小费不用计算作为EI供费,如果她现时复工,由于餐厅的容量减少,她的小费相应会减少。

麦克唐纳说,有人认为因为有CERB所以人们不回去工作。他不相信那是真的。

他说:「主要的障碍是(企业)不愿意提高工资。如果你不给人很多报酬,就很难找到在你的行业里工作的人。」

威尔弗里德•劳里尔大学(Wilfrid Laurier University) 经济学教授塔米•席尔(Tammy Schirle) 对此表示赞同。她说,虽然有很多来自雇主的传闻,支持CERB防碍员工重返工作岗位的说法,但她不确定情况是否如此。

她说:「现在雇用人们从事这类低薪、低工时工作更具挑战性,这对我来说并不明显。如果没有良好的数据来支持这些传闻,我不想过度陈述它可能意味着什么。」

席尔表示,她最关心那群人,如果他们回去工作,赚得只有1,000元至2,000元多一些之间。

她说,即使赚1,001元的人也没有资格获得CERB补贴,那些能赚2,200元的人,没有经济动力促使重返工作岗位。

席尔说:「很高兴看到CERB计划进行一些修改,允许人们保留更多的收入。」

奎尔同意,CERB将现有EI制度的问题放在聚光灯下,也就是说,它只向人们提供她所谓的贫困级收入。

她还认为,这不是CERB阻止人们回去工作,而是工作本身没有提供足够的。

她说:「如果最低工资和工作条件太差,以至于他们竞争贫困生活水平福利,那么错在哪里?」

麦克唐纳说,虽然CERB可能不是一个完美的计划,但他认为这表明有必要建立一个「现代EI制度」,尽管他没有看到政府采取行动来实现这一目标。他说,他担心政府正在采取「观望态度」,并可能继续扩大CERB,而不是建立新的、可持续的制度。

他说:「CERB延期,CERB结束时会发生什么的不确定性也扩大了。

席尔表示,当延期结束后,她估计大约四分之一进入CERB的人将没有资格享受EI——自雇人士、零工工人、兼职工人和其他没有工作足够工时符合资格的人。

她说:「EI制度是建基于非常标准的雇佣关系。它不是为短期合同工、零工、兼职以及其他类型工作而设计的。」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席尔希望看到一个能惠及这些工人的计划,比如加入EI制度。

但是说时容易做时难。

席尔说,这些类型的计划很难以一种仍然激励人们工作的方式构建,虽然CERB确实暴露了当前EI中的一些不足,但CERB并不是一个永久解决方案。「它不是一个永久性的计划,它不应该是一个永久性的计划。我认为,用作永久性计划,这将是一场灾难。」

她表示,调整目前的EI制度,或建立新制度,将是一项艰巨的工作。她说,新制度需要找到办法,覆盖自雇人士或者辞职而不是被裁员的人。而这不是基本收入这么简单。

她说:「我认为,可以公平地说,这里有一个明显的问题,但解决方案远不明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