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止營利性養老院呼聲高漲

安省的醫療護理倡權團體和眾多工會,強烈要求安省政府停止營利性養老院的營運,並呼籲聯邦政府檢討加拿大長期護理制度與法規。 養老院是COVID-19重災區,據《多倫多星報》5月8日獨家調查報道,《星報》發現在安省,與住在非營利和市府經營的養老院住客比較,營利性養老院住客更容易感染COVID-19並死亡。

《星報》分析長期護理院公開的數據顯示,無論那一類護理院,受到疫情打擊的比率都以大致相同。但是,一旦COVID-19疫情在養老院爆發,結果對營利性養老院住客來說要糟糕得多。營利性養老院住客感染COVID-19的可能性,是非營利性養老院住客的兩倍,感染和死於病毒的可能性是市府經營的養老院住客的四倍。

代表約70%安省所有類型長期護理院的安省長期護理協會 (Ontario Long Term Care Association , OLTCA)的發言人裘蒂·歐文 (Judy Irwin) 質疑《星報》的分析,認為在對不完整數據進行解釋會是不負責任的。

根據安省衛生廳的數據,疫情最嚴重的長期護理院,至周五(8日)仍有175間爆發疫情,感染住客人數略為減少至2,782人,染疫死亡上升至1,150宗,院內護理人員感染人數,進一步升至1,707人,染疫死亡少於5人。

根據加拿大衛生聯盟2018年的一份報告,本國所有長期護理機構中,有不到一半是私營營利性質的。 加拿大長期護理領域最重要的思考者之一,派特·阿姆斯壯 (Pat Armstrong) 在接受加拿大廣播公司(CBC) 訪問時說,長期護理是加拿大全民醫療體系的主要缺陷之一。

她說:「《加拿大衛生法》的原則或資金沒有明確涵蓋(長期護理)。相反,該法案基本上集中在醫院和醫生身上。它最初是在醫院提供大多數護理的時候制定的。」

約克大學社會學傑出研究教授的她指出,現時,本國老年人口越來越需要長期護理,而且養老院提供的護理比過去多得多,但是,當長期護理被視為與醫療保健服務同樣重要時,我們不能相信市場會做到符合老年人最大利益的事情。

她說,我們從研究中瞭解到,營利型機構往往有較少人手。他們往往有更多的到醫院就診,更多的患褥瘡。

她指出,如果你要盈利,在養老院絕大多數費用是員工薪酬。這就是你要嘗試省錢的地方。

也是加拿大皇家學會會員的阿姆斯壯補充說,降低勞工成本的最簡單方法是「雇用更多的人兼職和臨工…….,減少全職工人就無須支付病假等等福利。因此,護理員多是兼職或臨工,在多個地點工作以維持生計也就不足為奇了。這是關於需要全職工作,但護理員工作的院舍不提供全職工作。

疫情在護理院爆發後,省府禁止護理員在多間院舍工作,以減低工人的流動以防止病毒傳染。 加拿大勞工議會 (Canadian Labour Congress, CLC) 呼籲對加拿大的長期護理部門進行重大改革,包括根據《加拿大衛生法》監管長期護理機構。

CLC主席哈桑·優素福 (Hassan Yussuff) 說:「我們所看到的悲劇是轉向營利模式的直接結果。長期護理必須作為公共服務。」 加拿大工會呼籲政府立刻解決COVID-19暴露長期護理中的問題(參閱建議全文):

  • 將長期護理納入公共服務系統,並根據《加拿大衛生法》對此管理;
  • 將私營營利性企業從該行業除名;
  • 要有適當的人手以及為工人提供健康和安全保護;和
  • 持久地提高長期護理工作者的工資和福利,以符合工作的價值。

安省衛生聯盟 (Ontario Health Coalition, OHC) 在五一勞動節舉行線上行動日,要求省府解決長期護理的問題,並淘汰私營營利性養老院,獲得多個主要的醫療護理工會支持,包括,加拿大私營部門最大工會Unifor、加拿大公共雇員工會(Canadian Union of Public Employees, CUPE) 、安省公共服務雇員工會 (Ontario Public Service Employees Union, OPSEU) 、安省護士協會 (Ontario Nurses’ Association, ONA),北美勞工國際工會分會3000 (Labourers’ International Union of North America , LiUNA Local 3000)等。

OHC 也要求立刻改善個人防護裝備,工資和工作條件。

綜合報導:rankandfile.ca, singtao.ca, cbc.ca, canadianlabour.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