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薪酬差距從大專畢業開始

畢業後僅一年,女生平均收入比男生低5,700元。

一項對報稅和教育程度的新分析顯示,在加拿大接受大專教育是值得的,但如果你是女性,則不是值得那麼多。 這份名為《他們賺多少錢?》的報告發現,性別工資差距離開校門馬上就開始了,畢業後一年的女性平均收入比男性少5,700元,即12%。

這一差距在畢業五年後擴大到25%,所有學科的婦女平均少賺17 ,700元。

作者使用了加拿大統計局、加拿大就業和社會發展部的一組新資料,這些資料從2010年開始跟蹤加拿大公立學院和大學的所有畢業生,並通過納稅申報跟蹤他們的收入。

本報告分析了2010年畢業生的收入,為期五年,到2015年為止,使用了最新的數據。它在11個研究領域,考察了六個級別的大專證書,從大學證書和文憑,到博士和專業學位。

這報告沒有記錄通過學徒制成為工匠的收入數據,不過這些資料將包含在即將進行的研究中。

該報告由兩個組織合作:非營利研究機構的勞動力市場訊息理事會 (Labour Market Information Council ,LMIC) 和設在渥太華大學的全國性研究機構教育政策研究計劃 (Education Policy Research Initiative, EPRI)。

LMIC執行主任、勞工經濟學家史蒂文•托賓(Steven Tobin)表示,儘管數據顯示,接受大專教育具有明顯的整體經濟效益,但男女薪酬差距的即時性和程度令人吃驚。

托賓說:「最讓我吃驚的是,在通過證書和學習領域看收入時,女性在每種證書和每個研究領域的收入都低於男性。沒有一種證書和研究領域的結合,在畢業五年後,女性的收入比男性多。

廣泛性別歧視的一部分

加拿大婦女聯合會 (Canadian Women’s Federation) 公共參與副總裁安德里亞•貢拉傑(Andrea Gunraj)表示,研究結果令人不安,但與其他研究表明的「婦女薪酬差距持續存在」一致。

她說:「我們看到,每小時收入,女性87仙,男性是一元。這是性別歧視其中的一個難題展視在我們的社會中,特別是對工作中的婦女。」

她說,對於殘疾婦女和少數民族婦女來說,這問題更為嚴重。

貢拉傑表示,至於為什麼工資差距會出現在女性職業生涯的第一年,在照顧孩子之類的事情最有可能混在一起之前,有幾個因素在起作用。

「統計資料告訴我們,歧視甚至在招聘時,在做出薪酬決定時也發生。它發生在諸如獲得導師、培訓和晉升機會之類的事情上——工資差距仍在持續。」

她說,還有一個婦女集中的低薪領域,有時被稱為「粉紅色的貧民窟」。

此外,她說,當一個行業的女性人數增加,而這被視為「女性工作」時,工資就會下降。

「在護理行業、食品服務業、婦女往往集中的零售業,你都看到了這一點。」

她表示,相比之下,男性在行業中所占比例過高,因此,這些行業薪酬高。

談判權

以編碼訓練營而聞名的技術培訓組織,燈塔實驗室 (Lighthouse Labs) 蒙特利爾辦事處總經理凱西•羅奧梅 (Cassie L. Rhéaume) 說,這沒法幫助,女性在起薪方面並不總是知道自己的價值。

當她們渴望開始她們的科技生涯時,女性可能沒有意識到她們把錢留在桌子上了。

羅奧梅說:「但是,一旦你入行了,你與同事交談,你意識到差異,你意識到錯失的機會。」

之後,很難趕上。

雖然所有燈塔實驗室的學生都得到關於如何準備面試和工資談判的廣泛指導,羅奧梅說,她格外小心,確保班上的女學生在整個招聘過程中都準備好提出問題並維護自身權益。

蒙特利爾數位行銷公司第三奇迹號 (Third Wunder) 的行政總裁莉斯爾•巴雷爾(Liesl Barrell),出任非營利的蒙特利爾女孩極客 (Girl Geeks) 的執行董事時,她是科技界年輕女性的良師益友。

在巴雷爾經營的一個工作坊裡,她說,一位年輕女性分享了一個招聘故事,這充分說明她和其他年輕女性在職業生涯開始時就面臨著的問題。

巴雷爾說,在一次成功面試後,有關雇主「給了她一張紙,說,『這是你的薪酬;我們不會討價還價。』所以她接受了這個提議,只是覺得情況就是這樣。」

過了一會兒,這位年輕女子的男朋友獲得公司給予類似的職位,也給他一張紙,並被告知公司不會討價還價的。

「他聽到的是,作為一個享有特權的男性是『接受挑戰』的。於是,他回去,他談判,他得到了更多。」

整體有良好的投資回報

儘管報告揭示了令人不安的工資差距,但報告結果確實全面支持接受大專教育。

LMIC的托賓表示:「當查看學生畢業後的收入時,我們在這裡看到的結果非常令人鼓舞。」

顧及到所有專上教育程度,2010年畢業的學生在扣除通貨膨脹因素後,其收入平均每年增長8.4%。

比較起來,這高於同一普通年齡組(22至28歲)中,擁有或未接受大專教育的加拿大人的平均水平,後者在同一時期經通貨膨脹調整後的實際收入每年增長5.6%。

羅斯•芬尼 (Ross Finnie) 在渥太華大學教授經濟學和公共政策,是教育政策研究計劃的主任,也是報告的主要作者。

芬尼說:「總體而言,收入普遍強勁,在畢業後的幾年裡大幅上升。」

從2010年獲得學士學位的人,五年後的平均收入為58,700元。在這群人中,工程和建築專業畢業生的收入最多,五年後平均為80,400元。

他說,即使是那些擁有備受中傷的人文學科學位的人,5年後的收入也有48,000元。

在各級教育程度中,平均收入穩步上升,碩士和博士學位的學生平均高於本科生,而擁有專業學位的人——醫生、律師、牙醫和藥劑師——五年平均為99,600元。

芬尼表示,報告的目的是要將資訊交到,試圖為走進大專教育道路,作出或支援明智決定的學生、家長和指導顧問手中。 所有資料都顯示在互動式網頁中,使用者可以查看六種不同類型的文憑或學位,以及 11 個研究領域的五年收入對比情況。

他說:「這是一個重要的防止誤解的說明,這些不一定代表著因果關係。任何人都不必做出過去畢業生所展示的水準,因為他們自己的結果將取決於一系列個人因素。」

同樣,托賓警告說,不應該只以工資來決定職業。

他說:「醫生或律師的收入較高不足為奇。」他建議那些對這些領域不感興趣的人,在追求這些領域的薪水之前,應該謹慎考慮。

觀看有關視頻

下載How Much Do They Make?

報告 本文根 據刊載於cbc.ca的英文報導編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