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珀激起對穆斯林的偏見


這就好像目睹一場慢動作的火車事故一樣。加拿大總理蓄意挑起對一群加拿大人的偏見,理由祇有一個-政治利益。可悲的現實是,擁抱反穆斯林情緒,佷多加拿大人和魁北克人看起來都會很容易受傷。

我們所有人都被伊斯蘭國(ISIS)濫殺無辜的暴行所震驚。兩名加拿大士兵被殺害的悲劇增加了我們國內的脆弱感。哈珀的反應是,宣稱加拿大正遭到「全球聖戰份子」的攻擊,而推行全面立法賦予加拿大情報局(CSIS)新的權力。

敲響「反恐戰爭」的戰鼓,哈珀的盤算是增加保守黨在大選中得勝的希望。他的策略結果是保守黨的民調指數提高,但帶來全國反穆斯林和反移民情緒的真正風險。雖然我們仍未經歷在歐洲所見到的右翼強烈反應,這種動態可能在這裡發展,這是一種真正的危險。

在加拿大歷史上有很可恥的歧視的事例:對原住民的待遇、排華法、拒絶南亞和猶太移民入境、甚至3K黨活動。這些行為可能已經鑄造一些群體成為「異類」─ 某程度上有些人性和我們不同。那就是使伊斯蘭恐懼症在我們的世界中擴大起重要作用。

多倫多工人從來都未能免除受到種族主義和反猶太主義的影響。但是工人經常起來對這樣的事實表達意見和向歧視挑戰。多倫多聯合勞工人權委員會在二戰後由猶太和黑人工會活躍份子組成。在1980代,安省勞工聯盟領導名為「種族主義傷害所有人」的大型公眾運動。從那時起,工會便與社區活躍份子在工作和廣泛社會上爭取人權政策,以保證所有加拿大人感覺到受到歡迎和包容的。

在這一歷史時刻,我們呼籲明確地挑戰伊斯蘭恐懼症。事實上,我們的穆斯林兄弟姐妹們已感覺到要防禦他們的信仰,以及不確定鄰居如何接受他們。在9/11之後,所謂的「文明的衝突」 ,一直是保守派和共和黨人佔主導地位的敘述。在美國和歐洲已有最極端的,而魁人黨企圖在公共部門禁止穆斯林宗教象徵,顯然力圖犬儒地將穆斯林與「主流」的魁北克社會區分開來。

今天的極端主義根源可以追溯到由美國領導的部隊在中東地區的干預,從武裝在阿富汗的聖戰份子開始,與沙特專制統治者的聯盟,繼續入侵伊拉克和索馬里,並堅定支持以色列對巴勒斯坦的佔領。在這個故事的中心是石油政治,以及制止進步的民族運動。明目張膽地濫用權力設置了舞台,讓我們看到以殘酷的暴力形式來展示反應。

哈珀已將加拿大維持和平部隊的角色轉變為武裝戰鬥。如果保守黨今年 (大選) 被打敗,加拿大將可以致力於更多符合正義多過企業貪婪的外交政策。但是在此時,擴大安全狀態,觸及到所有加拿大人生活的法律相繼出台。從對環境、全球正義和原住民組織壓制的記錄來看,我們知道,這會如何被濫用,將會沒有限制。

在這令人不安的期間,加拿大的真正價值將受到考驗。有多少聲音會發出來挑戰偏見或歧視?

善良的人有責任與我們的穆斯林鄰居和同事建立有意識和意向的關係(intentional relationships)。互相學習,建立文化的理解,向感到被邊緣化者伸出援手,努力消除所有形式的歧視 ─這些都是擁抱我們共同人性的關鍵步驟。身為加拿大人,我們都需要為我們想要與大家分享的未來而努力。

作者

John Cartwright

多倫多及約克區勞工議會主席

本文原刊: http://www.huffingtonpost.ca/john-cartwright/harper-foreign-policy_b_67835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