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護理員對新移民試驗計畫擔憂

「我不知道該怎麼辦, 這就是為什麼我在這裡,」於2016年在現行的「 照顧兒童 」的計畫下,從菲律賓來的Jhoelyn Cruz 說。。

在2月23日,聯邦移民部長Ahmed Hussen 宣佈了兩個新的五年家庭護理員移民試驗計畫和一個已經在加拿大的護理員的臨時永久居留方案。

根據將取代于11月到期的方案的新計畫,護理員在來到加拿大之前,將需要接受評估成為永久居民的資格。如果符合條件, 他們可以將子女、配偶或同居伴侶帶到加拿大, 並在工作兩年後獲得 「永久居留通道」。

該計畫將向護理員發放開放工作許可證, 讓他們可迅速更換雇主。目前的工作許可證與雇主掛鉤,工人很難離開虐待他們的雇主,如果他們的服務被終止,或老年雇主死亡也難於轉換雇主。

Hussen還宣佈了一項由2019年3月4日到 6月4日為期三個月的臨時計畫,允許在2014年留宿家庭護理員計畫結束後抵達加拿大的護理員, 如果他們已經服務滿一年, 則可以申請永久居留,而不是以前的需要服務滿兩年。

儘管加拿大各地的外勞團體對公開工作許可證的宣佈表示歡迎,但他們表示,該計畫仍不能結束剝削, 因為它拒絕給予身份抵達後的工人。外來護理員聯盟和外勞變革聯盟的共同聲明說,新計畫 「保持了該制度的臨時性質, 儘管有證據顯示,缺乏永久居民身份是剝削外勞的主要原因」。他們去年進行的一項研究,記錄了加拿大各地涉及護理員的欠薪、未支付加班費、長時間工作、惡劣生活條件、性暴力和騷擾實例。大多數護理員來自菲律賓、印尼和拉丁美洲。

護理員行動中心 (Caregivers Action Centre ,CAC) 負責人Kara Manso說,新計畫缺乏細節, 引起了一些工人的恐慌。

她說,有人擔心, 它將為教育和英語或法語熟練程度設定更高的標準,在這種情況下, 「很多人將被排除在外」, 包括那些以前能夠在過去的護理員計畫下來到加拿大的人。

Manso還認為,申請臨時永久居留的三個月期限太短。

Cruz將有資格參加這個計畫。對於像她這樣掙最低工資,並把大部分工資寄回家裡的人來說, 要找到數千元來支付她和家人的申請費 (每人 1,040元) ,以及其他相關費用, 如語文能力測試 (300 元) 及教育評估 (300 至 2,000 元) ,三個月時間很短。

但Cruz擔心, 如果她錯過這個機會, 她可能不會再有機會。

移民部長Hussen的發言人Mathieu Genest對加通社說,詳情將在新計畫推出時提供。

Manso說,一些護理員將無法滿足臨時計劃下永久居留權的一年工作要求,「因為制度不允許他們繼續工作」。

在失去工作,但可能找到另一個雇主時,然而卻在等待勞動力市場影響評估(Labour Market Impact Assessment, LMIA)上失去時間,而這是發放工作許可證之前所需要的程序。工人在等待 LMIA 和工作許可證的發放,可能會損失13個月的時間。

也被排除在外的,還有那些因無法找到另一個雇主和獲得工作許可證而沒有證件的人。

Manso表示,許多護理員在這裡,他們正在為這個國家做出貢獻。他們正在確保加拿大家庭得到照顧,但他們甚至不知道會發生什麼。我們一直在努力確保沒有人被遺留。

她說,由於這取決於杜魯多的自由黨政府是否在10月份再次當選,所以無法保證該計劃的實施。無論選舉中發生什麼,我們都要確保這個計畫真正是為了護理員。

CAC和其他外勞團體啓動電郵請願,再次呼籲,在護理工作者抵達時給予身份地位, 並呼籲為所有外來護理員者提供進一步支援和權利。

取材自:rabble.ca
原文作者Marites N. Sison is a freelance journalist based in Toron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