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廈清潔工人遭雇主停工

如果清潔工人需要垃圾袋多過雇主提供的,他們是否應該自己購買垃圾袋?要求清潔工人使用四塊抹布清潔整棟大廈(包括洗手間)是否合理?這些是代表多倫多清潔工人的工會提出的一些問題。

服務雇主國際工會分會2 (Service Employers International Union,SEIU, Local 2)的組織者Jorge Villa說,沒有頭腦清醒的人會接受這樣的協議。該協議是Luciano Janitorial Services提出的。

集會支持停工清潔工人。

7月12日一群清潔工人及其社區盟友,聚集在多倫多市中心賺大錢的娛樂區,威靈頓街250/270號兩棟高聳的大廈外。他們集會支援5-6名清潔工人,他們被雇主停工了一個多星期。

這些工人的合同於3月31日到期。

取走多 付出少

SEIU一直在為它關注的多倫多工會清潔工人的標準進行談判。多倫多4,000名SEIU分會2成員,大多數已經談判成功,3年內每年加薪40仙,以及退休金計畫從第三年開始。然而,Luciano Janitorial Services只要求讓步。

這些要求包括取消工人目前有權享受的4天病假中的2天,和大倒退的福利供款。目前的安排為工人20%,雇主80%,建議改為有利雇的70%—30%。在工資方面,雇主提出三年內些微增加30仙。這表示工人將在第一年工資凍結,未來兩年每年增加15仙。

Villa說,他的提議是荒謬的。因為,一方面,工人被要求每年支付700元的福利,另一方面,他們三年內只得到600元的工資增長。因此,這不是一個可以認真對待的提議。這些工人說不接受,也因此,他們被鎖在門外。

工作條件惡化

被停工的清潔工人Joven Velasco說,他對待我們,好像我們不是人。

這些都是菲律賓移民的清潔工人表示,自從Luciano Janitorial Services一年多前從他們的前雇主取得了合同後,他們的壓力增加,做得多,獲得的少。他們還描述了一些懲罰性措施,例如雇主故意削減工時,以避免支付福利和加班費。

另一名被停工的清潔工人Emma Llanes說,這真是很困難的,什麼都沒有了。我們仍然需要為我們的家庭購買食物和支付地鐵票費用。我們該怎麼做?

迫使大廈委員會介入

儘管大廈居民支持工人,但大廈管理委員會和物業經理實際上還是站在雇主一邊,沒有要求他回到談判桌前談判。這就是為什麼SEIU、其成員和盟友一直在定期舉行資訊糾察集會,努力將這種支援轉化為促使委員會和物業經理干預的壓力。

Villa說,我們將在那裡,直到停工結束。因為我們不認為「招待」這樣的讓步會對任何工人有任何好事。

大型集會在7月24 日上午8時在250/270 Wellington舉行。

來源:rankandfile.ca & rabbl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