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省帶薪病假落後 低薪工人處困境

至少有145個國家向工人提供某種形式的帶薪病假。但是160萬安省工人沒有這樣的權利,甚至是無薪留職的病假也沒有。

是什麼使擦傷迅速惡化成手部感染,這個低薪的多倫多洗碗盤工人如果不用把手泡在髒水中,傷口將會很容易癒合的。但是沒有帶薪病假,Kate Hayman醫生說,她的病人別無選擇,只有繼續工作。

至少有145個國家,其中美國只有23個管轄區,當工人生病時給予補償的權利。對比之下,根據安省法律,大多數工人僅有無薪
休假,估計安省160萬工人沒有權利享有一日有薪留職病假。評論者說,現實是病人和醫療系統兩者都要付出代價。

多倫多市中心一個急診室的醫生Hayman說,在下班時間後,我們看的病人都是小病,他們知道是很容易看到自己的家庭醫生。

但是他們不能在上班時間離開,因為他們沒有帶薪病假,或者因為他們恐怕會失去工作,以及他們的受僱用是不穏定。

根據安省過時的就業標準法(Employment Standards Act, ESA),工人一般享有10天緊急事假,但是無薪的,老闆可以合法的向員工要求提供病假單,而醫生則投訴,那些感冒患者堵塞了診所,他們留在家可能已剛病癒。

此外,少於50個僱員的小企業完全不用給予任何病假,不論帶薪或不帶薪。根據工人維權中心(Workers’ Action Centre) 最近的報告,這使到超過百萬已處於困境的低工資工人沒有任何保障。

Hayman是受慈善基金Atkinson Foundation捐助10萬元的Decent Work and Health Network成員,現在希望看到有其他醫生加入致力把不穏定工作和不健康聯繫起來,以游說改變政策。安省政府現已檢討其勞工法,預計今年春天將會發表有關改革的臨時報告。

更好的病假覆蓋範圍,對在多倫多一間小藥房做了8年郵局職員,57歲的Winnie Ma將會有幫助。當受流感侵襲時,她需要在損失微薄的最低工資,或冒著把她的病傳給顧客的風險作出選擇。

她說,醫生給我三天的病假。我損失3天薪金200元,因為我的薪金不是很高。我需要支付電費、水費和物業稅。
Ma說,缺乏帶薪緊急事假規定,也意味著她掙扎著帶患癌症年邁的母親前往醫院檢查。如果我們有緊急病假,我可以照顧我的父母和親人。

低薪工人集中在經常與公眾接觸的零售業和食品服務業。他們更有可能沒有任何病假保障,引起對疾病控制的擔憂。2015年McMaster University 與 United Way發表的報告顯示,約90%大多倫多地區和Hamilton工作最不穏定的工人,如果他們請一天假,他們就沒有工資。

關注城市衛生的Wellesley Institute的政策主任Steve Barnes表示,當人們真正需要休息以康復,我們把他們派出去工作,你可能實際上已向周圍傳播疾病。

Hayman指出,當有病的工人不能放假去看家庭醫生,下班時間後急診室便會受苦。她經常看的病人是不需要來到醫院的,他們大多是不能在日間請假去取病假單或看醫生。

Hayman說,不用置疑,急診科大量病人會影響提供護理的水平。

Barnes補充說,醫療界說這是浪費大家的時間,政府現正檢討這項重要的法律,這是擴大覆蓋人們的機會。

Hayman說,當不穏定工作正在增加之時,這任務比以往更加迫切。

照顧患病工人:

帶薪病假法律,或將很快發生在美國23個管轄區──四個州,哥倫比亞特區和18個地區。以下是其中的幾個:

三藩市:工人工作3個月後可享有帶薪病假,小公司每年最多5天,大公司每年最多9天;

波特蘭,俄勒岡州 (Portland, Ore.)︰有超過6個工人的雇主必須讓員工一年獲得5天帶薪病假;

紐約市︰有5個或超過5個工人的雇主必須提供5天帶薪病假;

馬薩諸塞州(State of Massachusetts) ︰有超過11個工人的雇主必須提供5天帶薪病假;

加州︰為同一個雇主工作30天,並通過90天的試用期之後,僱員最少每年可獲3天帶薪病假。

資料來源︰www.the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