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省工作轉向低工資令人瞠目

單親母親Jodi Dean附和著加拿大另類政策中心(Canadian Centre for Policy Alternatives, CCPT),有關不穩定工作生活的報告,說,你覺得你自己不值錢。

這是單身母親Jodi Dean有史以來最痛苦的決定之一,她要在家庭所依賴的每小時13元的工作,或是照顧長期患病的女兒之間,作出難以預測後果的抉擇。

她說,精神壓力使我渾身不舒服,我需要這份工作來養活我女兒。

歡迎給予全省家庭新的常態:工低資,不規則的工作時間表,工時越來越少,無薪休假和持續的壓力。

新的報告指出,與總就業人數只有30%的增長相比,安省的低工資勞動力在過去20年飊升了94%。

在對全省就業不穏定的少數研究之一,詳細描述安省的轉向低薪、非工會工作「令人瞠目」。

它顯示40%的低薪僱員都背負著無法預測的變化,以及絕大多人有需要休息的時候,沒有薪酬。

這一現實,報告認為,需要徹底改變全省就業和勞工法律。很多的漏洞《多倫多星報》已經詳細報道,而目前也是省府檢查的對象。

加拿大另類政策中心的資深經濟學者及研究報告作者Sheila Block補充說,很明顯,人們在他們的日程安排和收入,需要更多的預知。

由左傾智庫編寫的研究報告顯示,安省現在賺取最低工資的工人比1997年高出五倍, 從佔整體僱員少於3%上升至2014年的約12%。

低薪工作比例也激增,全省僱員約三分之一現在賺取比僅高於最低工資4元之內的薪酬,與1997年比較,只有少於20%。

而超過一半賺取最低工資的工人仍然很年輕,時薪少於15元的工人大多數都是25歲或以上。

Block指出,低工資工人都是那些努力支持他們家庭的人。

根據研究,那增長的群體,不規則的日程安排而成為日常生活根深柢固的特點。研究利用加拿大統計局的數據,嘗試將安省不規則的日程安排比例量化。

它發現賺取最低工資或時薪11元的人,有63%經歷周復一周的不規則工時。約42%賺取少於時薪15元的同樣經歷不規則的輪班工作。

Block說,這確實增加你的經濟的不確定性,並對人們的收入和應對日常生活的能力,有非常巨大的累積影響。

Jodi Dean在Hamilton一間行銷公司做低薪的合同工已三年,單獨的支撐著三個孩子。

單靠工時13元每周大約工作25小時實在是太困難了,而她最小的女兒更患有遺傳性骨病和癲癇。

沒有醫療福利和不帶薪的緊急事假,照顧她的小女兒幾乎是不可能。Dean說,她的老闆從來沒有真正的開除她,只是停止給她工時,當她開始放無薪假以照顧女兒時。

Dean說,你覺得你是一文不值,容易被替換。她是集體分享個人窮困故事「現在就嗆聲,漢密頓演講團」(Speak Now Hamilton Speakers Bureau)的成員。

安省過時的就業標準法(Employment Standards Act)沒有給予工人放帶薪緊急事假的權利,也不包括小公司的逾百萬僱員一天不帶薪病假的權利。
低薪工人不成比例的承受那些漏洞的衝擊。超過一半時薪高於15元的工人沒有上班還可以支薪,只有16.8%最低工資的工人有這樣的待遇。

儘管越來越工人被迫不規則的輪班工作,就業標準法也是幾乎完全隻字不提公平調度。

同時,只有一小部分低工資、 快速增長行業的工作場所,例如,食品服務組成工會。報告顯示,少數族裔、新移民和那些小企業僱員,組成工會明顯比其他省份少。

Block說,政府要認真看看如何增加低薪不穏定工作的工人成為工會會員的機會。在你的工作場所有工會的權利真是非常有效的方法,以確保你的權利得到執行。

有關公眾諮詢改革就業標準法(Employment Standards Act)和勞資關係法(Labour Relations Act)的最後建議,預計會在2016年8月提交政府。

參考數據:
50.5%:安省僱員每周工作少於40小時
29.4%:安省低薪工人
6.7%:私營公司員工少於 20 人而成立工會的
23.7%:員工有500人或更多的工作場所而成立工會的

資料來源:
http://www.thestar.com/news/gta/2015/06/15/ontarios-eye-popping-shift-to-low-wage-work.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