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裔加拿大青年向長輩發公開信

致函長輩,為有關反黑人種族主義、警員暴力和黑人生命也是命的議題展開對話。

代表亞裔加拿大青年的羣組,正把反黑人種族主義教育計劃推向他們的父母、 奶奶、 叔叔和 阿姨,以幫助打破這兩個少數族裔群體之間的長期緊張關係。

鑒於對黑人生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的強烈反應,多倫多自豪日大遊行的餘波,以及最近在美國警員的槍械暴力;數以百計的亞裔加拿大人計劃發動公開信運動,以此和他們社區的長輩溝通。

這運動是跟隨類似在美國的嘗試,目的是在散居的亞裔加拿大人間創造空間,就關於種族正義、警員暴力和反黑人主義,展開「坦誠對話」。

加拿大運動組織者之一,多倫多的日裔加拿大人Ren Ito說,這封信旨在幫助亞裔在他們的社區,對有關反黑人種族主義展開對話,特別是反黑人種族主義,亞裔是串通一氣的。

他表示,事實上,然而,不同的亞裔社區由不同的種族和種族主義所形成,這意味著,當他們開始對有關反黑人種族主義,甚至一般種族主義的對話,不同的社區有不同的需要。

亞裔美國人類似的公開信運動,是受到最近Alton Sterling在Louisiana和Philando Castile 在Minnesota被殺事件的刺激而展開。

2歲時隨父母移民來加拿大,現時是多倫多大學榑士生28歲的Ito說,在加拿大對一些人來說,特別是多倫多,時機也是恰當的,因為我們不得不處理爭議,種族主義者對黑人生命也是命-多倫多(Black Lives Matter-Toronto) 的行動強烈不滿,因為他們在多倫多自豪日大遊行追究Pride Toronto把有色的同性戀者和跨性別者邊緣化。

另一名運動組織者Anita Ragunathan說,公開信被翻譯成日文、 韓國文、 他加祿文(菲律賓語)、 越南文、 中文、 印度文、 波斯文、 旁遮普文、 泰米爾文、 烏爾都文(巴基斯坦官方語言)、 西班牙文和阿拉伯文,以幫助支持者在他們的社區與同輩和他們的種裔媒體接觸溝通。

父母是泰米爾移民,在多倫多出生,27歲的Ragunathan說,隨著2012年Trayvon Martin在佛羅里達州被謀殺,她開始與她的社區和她的父母談論反黑人種族主義。它是一個持續的對話。我希望這封信函將會幫助他們明白,為什麼這對我和我這一代的其他人這麼重要。

她說,拒絕發言反對種族主義,是與它串通一氣,容許它發生。

另一個組織者,藝人、敎育工作者Sun說,敵視黑人幾乎在很多亞裔社區是已知的事實。

從韓國來加拿大時只有5歲的Sun說,我們許多社區對這些想法都相當一致,而且無意識的內化得很深入。這是很有問題的,我們需要努力抛棄這些令人難以忍受的想法,從而我們能夠建立更健康的社區。

她表示,媒體是延續這些偏見的同謀。我們的父母打開他們的電視,看到的黑人男性影象視為 「暴徒」 和 「罪犯」,並不對待警員暴行的受害者為受害者。我們聽到他們的錄音配合照片,為了使他們看來是有威脅性的,而不是他們的人性是重點。我們被洗腦去忘記,這些男人和女人他們是父親、母親、兄弟和姊妹。

Sun有過直接接觸到她的社區敵視黑人情緒,6年前她父親不承認與她的父女關係,因為她有一個黑人伴侶。

30歲的Sun說,自此她沒有跟父親說話。對這個問題母親是比較同情,但她仍未知道她參與這個信函運動。她正等這封信的韓文翻譯,以此和她展開談論。

她指出,與承認我們的社區如何延續壓迫相比,有時比較容易談論我們自己的社區如何受到壓迫。

Vivian Lui 是第二代華裔加拿大人分享了這封信,部份原因是其個人的共鳴:她正與牙買加男子交往,在他們發展關係的過程中,已經注意到不易察覺到的情況,她認為,亞裔社區對黑人社區有恐懼。

她對加拿大廣播公司(CBC)節目Here and Now的Gill Deacon 說,我想其中一個最大的困難是,亞裔和黑人之間沒有很多的互動,我認為這樣延續了整體恐懼。

她說,關鍵是要影響老一輩,以使社區態度轉變。亞裔旳真正價值是集體和共用的,我認為我們傾向于留在我們自己的社區內……那麼是什麼讓這個強大,是認識這些問題會影響到我們所有人。

這個公開信運動正在尋找更多義工幫助把這封信翻譯成更多的語言。

閱讀thestar.com原文

閱讀cbc.ca原文

公開信

親愛的媽媽、爸爸、叔叔、阿姨:我們也珍惜黑人的生命

備註:這是為聲援美國黑人社羣所發起的「黑人的命也是命」維權運動而集體創編並翻譯成多種語言的中文譯版公開信 (简体版在此)。這封信的原文,相關網鍊和多種語言譯文是由上百名義工合作完成的。義工們希望藉此跟他們尊重的長輩們懇談一個非常重要的議題。

親愛的媽媽、爸爸、長輩們:

我有事想跟您談談。

在您的經歷中,也許沒有很多與黑人接觸的機會,但他們是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他們是我的朋友、同學、隊友、室友、老師、甚至家人。而今天,我為他們擔憂害怕。

黑人佔美國人口的13%,然而在美國警察今年奪走的五百多條生命中,25%是黑人。前幾天,在路易斯安那州、一名黑人Alton Sterling在街上販賣光碟時慘遭警察擊斃。僅一天之後,警察在明尼蘇達州一次交通临检中、又擊斃了一名叫Philando Castile的黑人。他的女友和四岁的女兒,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他死去。不可思議的是,這些開槍殺人的警員卻沒有一個受到應有的處分

這就是我身邊黑人朋友天天面對的可怕現實。

雖然我們常聽到黑人日常所面臨的危機,我們的直覺反應往往是指出我們與他們之間的差別。與其對他們的困境表示同情,我們寧可視而不見。您或許會因為經常看到有關黑人的負面新聞而認為黑人被警察槍殺是咎由自取。您也許會想,如果我們空手來到美國都能夠克服歧視並創建良好的生活條件,為什麼他們就不可以呢?

我想跟您分享一下我的看法。

身為亞裔,我們在這個國家也經常遭受歧視。有時他人會嘲笑我們的口音,或者以「亞洲人不是做領導的料」為由阻礙我們升職;我們當中有些人,還會被罵為「恐怖份子」。可總的來說,當我們走在大街上,一般不會被誤認為是「危險的罪犯」。警察也不會無緣無故向我們的孩子和父母開槍。

對我們的黑人朋友來說,現實卻不一樣。許多美國黑人的祖先被販賣到美國作奴隸。幾百年來,奴隸主和當權者為了一己之利,不斷剝削壓榨黑人的社區、家庭和人身權益。奴隸制度廢除後,他們仍然得不到應有的社會支援和權益 —只能靠自己重建生活和家庭。至今,他們在投票和購屋方面依然面臨重重障礙,還持續面臨暴力威胁與恐嚇。

美國黑人所主導的維權運動在為黑人爭取平等權益的同時,亦為所有少數族裔帶來在社會上更平等的待遇。黑人民權運動參與者們在長期的鬥爭中被毆打、關押、甚至失去生命,才換來了我們亞裔今天享有的權益。同為少數族裔,我們欠他們太多了。我們理應與他們攜手合作來抵抗不平等待遇而不該矛頭相向。

當一個人在回家路上,被一位誓言保護我們的警察槍殺 — 即便這個警察姓「梁」 — 那是對我們大家的攻擊,也意味著「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早已淪為一紙空文!

正因如此,我支持Black Lives Matter「黑人的命也是命」維權運動。當我看到身邊的人,即使是家人,說出貶低黑人人格的話,或做了這樣的事,我一定會仗義執言。我之所以想跟您談到這一切,是因為我不想讓這件事疏遠我們。我請求您嘗試著去體會那些因為警方的暴力執法而痛失所愛的父母和子女的憤怒與悲哀。希望您同樣也去體會我的憤怒與悲哀、並且支持我選擇去發言,去抗議。同時也希望您把這封信分享給您的朋友,並鼓勵他們設身處地地思考這類悲劇。

您長途跋涉來到這個國家,在這對您並不總是友善的地方生存了幾十年。作為您的孩子,我感到驕傲和萬分感激。您從來都不希望我經歷與您同樣的苦難與掙扎。您為了讓我向「美國夢」走近一步,在不公平的待遇與歧視之下也堅持著支撐下去。

但我希望您能夠理解:美國夢並不只屬於您的子女 —它屬於這個國家的每一個人。我們生活在同一個美國,唯一能讓我們感到安心的前提是我們的親友、鄰舍也能擁有相同的安全感。我們追尋的美國夢,是沒有人活在警察暴力的陰影之下。我嚮往這樣的未來,並期待您與我攜起手來共建、共享這份未來。

您的孩子敬上

中文版本
加拿大英文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