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流行促成低薪基本工人組織工會運動

工會說,保持社交距離使運動有些困難,但這並不是不可行。

儘管提供重要服務和工作冒著健康風險,但許多以前「看不見的」私營部門雇員——如清潔工人、私人護理員和卡車司機——現在被認為必不可少,但仍然是過度操勞、工資低的人。

作為回應,服務雇員國際工會分會2 (Services Employees International Union, SEIU, Local 2)為這些基本工人發起了全國工會運動。

傳信協調員阿西婭·穆斯塔基姆-巴雷特 (Assya Moustaqim-Barrette) 說,由於大流行疫情對工人造成重大傷亡,「工會必不可少」運動在2020年5月12日展開。SEIU分會2觀察到,其一些成員仍然沒有得到足夠的個人防護裝備,和如何使用防護裝備的適當培訓。這是許多工作場所共同關切的問題。結果,加拿大全國數千名基本工人感染了COVID-19,其中一些人已經死亡。

「當我如此重要時,為什麼我只得最低工資?」 穆斯塔基姆-巴雷特說,數十年來,加拿大的私營部門工會化比率一直在下降。根據加拿大統計局的數據,2019年這一比率僅為16%。這使得很難收集資訊,並全面了解COVID-19對工人的影響。

這些問題,包括低工資和很少或根本沒有帶薪病假,已在這些行業許多工人面臨的系統性挑戰之最上層。

穆斯塔基姆-巴雷特表示:「當其他人都能在家工作,然而這些人仍然站在一線,在危險的條件下工作,但工資很低。」

「他們必須有發言權,得到雇主和政府傾聽,並在工資、健康和安全方面改善工作條件。」

大雜燴

卑詩大學勞資關係名譽教授馬克·湯普森博士(Mark Thompson)認為,在大流行期間組織工會是「大雜燴」。

他說,不安全的情況正在提高公眾對工人面臨的系統性問題的認識和討論。(穆斯塔基姆-巴雷特也提到這個趨勢。)

湯普森說:「如果你被認為是基本/必不可少的,你會對自己說,『為什麼我在如此重要的時候,只得到最低工資呢?』因此,如果他們真是這麼重要,我並不反對,那麼他們的工資和工作條件似乎並不恰當。」

組織工會「在大流行期間不應該暫時中止」

但他指出,人與人之間保持距離的措施將增加事務隔離,給組織工會帶來挑戰,因為大部分過程都依賴於面對面的接觸。

穆斯塔基姆-巴雷特同意。她說:「在工作場所組織工會常需要與人坐下來,喝咖啡,傾聽他們。許多勞工在大流行開始時感到非常沮喪,因為最初似乎我們不能再直接與工人說話了,我們無法舉行投票。」

我們擁有更多力量

但後來,工會找到了一些解決方法。

例如,穆斯塔基姆-巴雷特指出,卑詩省朗斯代爾(Lonsdale)和薩瓦森碼頭市場(Tsawwassen Quay Markets)的基本工人,在COVID-19之前就開始組織工會。在冠狀病毒出現並實施社交距離後,他們決定以郵遞方式投票。

她表示:「在未來組織工會,直到有這種病毒的疫苗前,我們只需要適應和接受情況。」

組織工會「不是大流行期間應該擱置的東西。它應該優先處理。」

加拿大各地數以千計基本工人已感染了COVID-19。 同時,代表加拿大上萬清潔工人的SEIU分會2仍然推行它們的從看不見到必不可少運動,呼籲雇員給清潔工人每小時加薪2元和提供個人防護設備。

儘管這兩場運動都需要付出很大努力,但穆斯塔基姆-巴雷特相信他們會受益非淺。

她說:「勞工運動越大,我們擁有的權力越多,政府和雇主也就越能接受我們的要求……(和)對所有工人來說,情況會越好。」

摘譯自ricochet.med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