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舆论要求调查WSIB

安省监察专员一月时收到了健康服务人员,工人,律师和工人团体提交的一份长达200页的报告,报告谴责WSIB无视受伤工人的主治医生的建议,反而依赖那些没和工人见过面的“纸上医生”。

由此产生的后果是,WSIB 削减受伤工人的工伤津贴,让它们处于绝望的境地。

这就是我们提交这个报告的原因。Chris Buckley是安省劳工联盟的主席,“20多年来,受伤工人和它们的支持者一直发出警告。WSIB长期忽视主治医生的意见,将受伤工人拒之门外。”

心理医生Giorgio从1985年开始执业,还曾经担任过WSIB的咨询顾问。他补充说,WISB拒绝医生提供的诊断资料已经是常态了。

星报之前报道过,一个医生由于拒绝按照WSIB的要求修改受伤病人的诊断而被其解雇。

WSIB于2015年11月发表一份声明,对这份报告作出回应,声明中说“WSIB重视和数千名医疗人员的关系,依赖他们的专业能力”。

有20多名医生为这份调查报告提供了证据,涉及41例个案,Marvin的遭遇就是其中之一。2010年,他的背部在工作中严重受伤,但他的主治医生的诊断却被WSIB忽视。

为了康复,他接受了6次脊柱注射和两次背部手术,但两次手术都没有成功。他说WSIB几乎是在他一受伤后就要求他参加工作过渡计划重新上班。选择是要么做机修工要么做办公室助理。而不顾他的受伤让他无法长时间坐或站。

他的健康问题,包括几次被送到急救室就医,都让他无法进行工作的再培训。他的专科医师给WSIB写信证明他的身体状况无法继续工作。然而,WSIB却认为他不肯配合,大幅度削减了他的救济金。

“这毁了我和我的家人。他告诉星报。

他目前依靠残疾人资助和养老金计划生活。养老金计划已经将他列为“严重和长期失能”,批准了他的养老金,而WSIB仍然削减他的救济金。

Aidan是受伤工人法律援助机构的工作人员,他说,“设计这些援助系统的本意是帮助那些受伤工人,却让他们再一次受到伤害。”

报告认为,雇主支付保费的保险系统削减了对于工人的覆盖范围,让受伤工人更加依赖于社会保障系统。

Aidan觉得这是对系统的严重扭曲,没有任何意义。设计WSIB的本义是作为安全网。可是长期以来,雇主完全置身事外。我们希望有个系统的调查能够,改变这个保障系统的重心,让受伤工作得到尊重的对待。

报告的要点

• 忽视主治医生的专业诊断;
• 不顾组织医生的专业意见,强迫尚未康复的工人回去工作。
• 过分强调工人受伤之前的情况,作为拒绝,限制和削减工人的索赔的理由。
• 需要几个月时间才能批准工人的医疗服务
• 批准的心理服务和心理治疗的时间太少。

Source: Work and Wealth reporter, Published on Fri Jan 29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