處理職場弊端的可行模式

倡導者們說,更好的檢查和罰款較高可能有助於抑制工資被盜。

When it comes to enforcing the law, there is one thing John Cartwright knows: money talks.

當涉及到執法,有一件事是John Cartwright了解的:有錢能使鬼推磨。

前建築技工的他記得看到工人冒險的去幹,有時在工作中喪命。但在過去的四十多年,他也見證了工作場所風險管理的明顯改變,這得益於有力的檢查和巨額罰款的雙管齊下。

多倫多及約克區勞工議會主席Cartwright說,如果人們因(僱主的)疏忽被殺,然後會有處罰,這是唯一真正使一些僱主注意。

多倫多的Institute for Work & Health(IWH)主席Cam Mustard補充說,該信息被很清晰地傳達給大多數中型和大型僱主,犯錯的後果是嚴重的。

這做法使得安省成為在加拿大工作最安全省份,倡導者指出,勞工廳應該使用這種方法來處理違反就業標準法,例如盜竊工資。

多倫多工人維權中心(Workers’ Action Centre)的Deena Ladd表示,我們已講了很多年:我們想要健康和安全的模範和文化。我認為人們的健康和安全絶對重要。但我也認為,如果人們工作沒有了工資,他們不能買食物和會失去住房,這也很重要。

看看兩種管理體制之間的鮮明差異,你須要做的就是比較一下那些數字。

去年,勞工廳針對健康與安全進行了超過7,100次突擊檢查,加上對全省超過32,000個工作場所,就健康與安全作實地巡查70,600次。
tackle-workplace-abuse-by-numbers
有60%通過健康與安全的檢查。總體而言,發出了超過131,000張工作場所違規的單張,817個老闆被定罪,共罰款9百30萬元。

同年,該廳針對違反勞工標準法進行了2,500次突擊檢查,包括未能支付最低工資、 非法克扣工資和其他形式的工資盜竊等違法行為。大部分的執法仍來自工人挺身而出提交個人申訴,而往往以犠牲他們的工作為代價。

儘管去年有12,600個成功索償,總值1千8百90萬元,該廳只發出246張工作場所違規單張,起訴8個僱主和判罰總共15萬1千6百91元。

Ladd說,我想要有更多的執法,以確保僱主遵守就業標準法。

健康與安全檢查也更有力:雖然就業標準的檢查會提前通知僱主,工場的健康與安全巡查不會提醒注意。有超過400個職業健康和安全督察,相對於198人專門負責就業標準檢查。而專責突擊檢查的只有40人。

Ladd指出,當你比較兩種體制,你見到健康與安全督察多出以倍數計。工人可以匿名投訴。他們的看法是,確保執法懲罰違法的僱主,使他們感受到後果。

多倫多華人及東南亞社區法律援助中心(Metro Toronto Chinese & Southeast Asian Legal Clinic)主任吳瑤瑤表示,違反就業標準更高的罰款,對勞工廳將會是雙贏。罸款給予政府…..希望能轉進勞工廳的庫房,他們可以僱用更督察和官員去執行法律。

而這樣,吳瑤瑤認為是工人的勝利。

倡導者Rob Ellis呼籲政府,把適用於工場健康與安全的成功方法,使用於其他違規方面,例如盜竊工資。他可以證明宣傳,教育和手持大棒的重要性。

Ellis的兒子David剛滿18歲時,在他上班第二天,他被獨自留在Oakville的麵包廠,沒有訓練,沒有監督。典型的他「做得到」的加拿大態度。Ellis說,不管怎樣,他兒子投入工作中。

David並不知道他著手清洗的工業用攪拌機,勞工廳已經告訴他的老闆,這機器有故障,需要修理。

他的老闆不理會命令。當機器意外地啟動,David的頭首先被捲進去。

他父親說,他兒子絶對沒有機會。

Ellis說,他兒子的主管坐牢。但是,公司只被罰小小罰款,在1999年悲劇發生兩天後便恢復運作。

他認為改變工作場所文化以防止類似悲刻重演,涉及賦予工人權力和僱主的參與,他已經啟動名為“Jersey of Courage”的運動,敎育老闆們和青年工人有關健康與安全的法律和知識。

這也意味著有需要時要嚴懲僱主。

Source: http://www.thestar.com/news/gta/2016/02/18/in-bid-to-tackle-workplace-abuse-a-model-that-work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