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躍管理團隊支持員工成立工會

飛躍(The Leap)規劃高級經理詹姆斯·赫特 (James Hutt) 代表飛躍全體員工高興地宣布,他們成立了工會。飛躍員工一致投票決定加入加拿大最大的工會加拿大公務員工會(Canadian Union of Public Employees, CUPE),而管理團隊和聯合創辦人完全支持這一決定。

為什麼要有工會?

赫特在發給支持者的電郵中寫道,就像比利·布拉格(Billy Bragg),和之前喬·希爾 (Joe Hill) 唱的歌《工會有力量》 (There is Power in a Union) 一樣。我們認為,勞動人民團結起來採取集體行動的力量,對於實現我們集體生存所需的社會和環境深刻的變化是必不可少。

我們認為,所有工人都應該有工會,包括非營利組織的工人。

工會把民主帶到工作場所,但也可以帶來更多:工會盡其最大的努力,不僅主張為其成員提供更好的條件,而且是爭取整個社會正義鬥爭的關鍵部分。

勞工運動贏得8小時工作日、周末、帶薪休假和病假、帶薪產假(在加拿大)等。他們甚至是美國新政初期背後的驅動力。雖然其中一些勝利現在受到威脅,但加強勞工運動提供了保護和擴大這些勝利的最佳機會。

我們認為,爭取工人權利和工作場所民主的鬥爭是氣候正義的核心。 事實上,從一開始,這就是我們工作的一部分。《飛躍宣言》的簽署者中有許多是工會。從那時起,我們:

· 與加拿大郵政工人工會合作,啟動「實現社區力量」(作為綠色新政之前的願景,郵政服務是氣候轉型關鍵參與者);

· 支持汽車工人要求擁有生產電動公車和個人防護裝備的工廠的擁有權;

· 與我們的盟友合作,在「共同利益談判」中,促進工會將氣候正義置於談判桌上;

· And more.及更多。

為什麼選擇加拿大工會

Leap 在加拿大和美國都有辦公室和員工,所以我們努力解決這個問題。其一,加拿大的勞工法允許我們讓美國員工加入工會。此外,加拿大公務員工會 (CUPE) 是最早公開支援《飛躍宣言》和綠色新政的工會之一,因此,這是很自然和合適的選擇。

赫特的電郵最後說,加入CUPE,我們既在工作場所享有權利,也可以參加一個強大、進步的工會,以幫助更多的工人為共同利益談判。我們很高興能成為勞工運動的一部分,與數百萬人一起為更美好的世界而奮鬥。

飛躍是一個跨加拿大和美國非營利倡議組織,關注氣候變化、不平等和種族主義等相交危機。今年早些時候,員工聯繫了CUPE。有份參與組織工會運動的CUPE 代表克里斯蒂·戴維森 (Kristy Davidson) 表示:「CUPE 長期宣導我們的社區積極變革,這些新成員日復一日地工作,以帶來有利於每個人的社會變革。」

飛躍執行總監凱蒂·麥肯納(Katie McKenna)說:「今天,娜奧米·克萊因(Naomi Klein)、阿維·劉易斯 (Avi Lewis) 和我祝賀員工們把飛躍帶入勞動者之家。我期待著通過談判達成集體協定,以確保工人在飛躍的每一天都能以激情、自豪和力量為我們的工作作出貢獻。」

按: 娜奧米·克萊因和阿維·劉易斯均為飛躍的創辦人。娜奧米·克萊因於2002年出版的暢銷書《拒絕名牌(No Logo)》,揭示了當今世界瘋狂的消費狀況,以及人類長期中所受到影響的品牌…,而她的《休克主義:災難資本主義的興起》(The Shock Doctrine) 描繪了近幾十年來全球範圍內興起的一種新型災難資本主義,此書2007年面世即高踞美國暢銷書榜,並給迅速翻譯成為二十多種語言,並於2008被拍成紀綠片。

參考資料:theleap.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