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千安省公司違反嚴厲的反騷擾法

安省餐館是加拿大實施最嚴厲的反騷擾法後,最嚴重的違規者。該法例首次包括要求調查性騷擾投訴。

根據資訊自由法從勞工廳取得的資料顯示,在截至2017年1月的18個月期間,超過3,500名雇主被省級檢查員以違反勞工規定為由傳訊。然而,勞工廳發言人Janet Deline說,到目前為止,還沒有根據與騷擾有關的法律提起起訴。相反,雇主被賦予了遵守法律的最後期限。

2016 年 9 月頒佈的《性暴力和騷擾行動計畫法》擴大了工作場所騷擾的定義,將性騷擾包括在內,並強制雇主調查所有騷擾投訴,這在加拿大還是第一次。

安省騷擾法要求,除其他措施外,雇主必須制定騷擾政策讓工人清楚知道,每年審查這些政策,調查投訴,並確保將這些調查的結果與受影響的員工溝通。

《環球郵報》的分析顯示,從 2016 年 9 月到 2018 年 1 月,安省有 3,563 名雇主違反了所有與騷擾相關的法律,這是有資料可利用的最接近時期。這些雇主被傳訊因為7,800起不遵守法律的事件。

雇員向勞工提出與騷擾有關的投訴:

2015-16年1060宗
2016-17年1986宗
2017-18年3015宗

在全部違規行為中,16%是由於沒有制定書面政策。法律專家認為該政策是防止騷擾的關鍵。22%是由於沒有制定書面程序,規定工人如何舉報騷擾行為。這是法律中違反最多的兩個部分,其次是調查所有騷擾投訴的要求。

《環球郵報》分析發現,餐館的騷擾違規行為遠遠超過所有其他類型的工作場所。全套服務餐廳違規累計704家,快餐店628家。

工作場所騷擾案件最多的十大行業:
食品服務和飲酒場所 1412宗
行政和支援服務 367
製造金屬製品 333
維修和保養 279
汽車及零件經銷商 251
住宿服務 214
食品和飲料店 212
專業承包商 211
專業,科學和技術服務 201
服裝和服飾配件商店 199

一些勞工專家認為,新法律仍然允許大型連鎖企業將工作場所騷擾的責任推卸給特許經營商。

人力資源和就業律師事務所 E2R Solutions律師和創始人Stuart Ducoffe指出,根據法律,特許經營商是直接雇主,這意味著母公司對騷擾投訴不承擔法律責任。但從長遠看,將責任推卸給加盟商可能不是明智之舉。

他說,從聲譽的角度來看,「確保特許經營商做他們需要做的事情,教育和培訓員工應對騷擾,並確保他們制定政策,符合特許人的利益。」

勞工積極分子、工會Unifor組織者和打擊渥太華餐館騷擾Order’s Up 發起人Véronique Prévost說,年輕、脆弱的勞工、缺乏工作保障以及騷擾者逍遙法外的文化,都加劇了餐館問題的嚴重性。

她補充說,行業中的性別角色也使問題更加複雜,雖然侍應生主要是女性,但業主和經理大多是男性。「權力就產生巨大作用。」

政府的違規行為數據,沒有區分性騷擾和工作場所的其他形式騷擾。但是,自 2016 年安省明確將性騷擾添加到工作場所騷擾定義中以來,投訴數量急劇上升。

根據勞工廳提供的數據,在改革生效的財政年度,投訴幾乎翻了一番,從上一年的1,060起上升到2016-17年的1,986起。 省調查準則規定,調查應在90天內完成,由未參與事件的人進行,並與申訴人、被告和任何證人面談。 安省規定雇主在工作場所張貼的書面指示中必須界定工作場所騷擾和性騷擾。張貼在勞工廳網站上的一份政策樣本共375字。

安省雇用了數百名勞工督察員,他們隨機巡查工作場所,同時調查雇員的投訴。勞工廳發言人Deline說,政府還有一個專門的騷擾執法小組,由40名檢查員組成,他們接受了培訓,以「調查特別複雜的案件,包括涉嫌性暴力的案件」。

勞工廳有權起訴違反規定的雇主,如果罪名成立,法官可對個人處以最高10萬元的罰款,或對公司處以150萬元的罰款。

一些省份效仿安省,在其騷擾法中增加了性騷擾,但對其勞工法規的修改沒有走徥那麼遠。

在阿省,雇主現在被要求調查所有騷擾指控,但如何進行調查,由雇主決定。在魁北克省和New Brunswick省,去年修訂了工作場所安全法,明確涵蓋性騷擾問題,但各省並不要求對所有投訴進行調查。

一名婦女的投訴

Kati Sainte 于 2017 年 11 月至 2018 年 3 月期間在渥太華的一間特許經營咖啡店工作,她投訴前老闆性騷擾。但她沒有向勞工廳投訴,因為她不知道安省的職業健康和安全法律包含具體的騷擾保護。

17歲的Sainte聲稱,特許經營店老闆經常在櫃檯後面互相經過時不必要地碰她。其他時候,他利用儲物室的安全攝像頭盲點接近她,並評論她的身體。

她說,在那些日子裡,「我只是希望這個輪班能儘快結束」。

《環球郵報》採訪了Sainte的一位前同事,她回憶起她與Sainte在咖啡店一起工作期間類似事件。Sainte說,其他同事與店主有過類似的經歷,他們跟他對質。她聲稱他嘲笑了他們的關注。《環球郵報》要求置評,特許經營店老闆沒有回應。

Sainte以前曾向勞工廳投訴欠薪,但她表示,她沒有投訴性騷擾,因為她不知道安省的職業健康和安全法包含具體的騷擾保護。

工人們確實向公司投訴,于2018年5月給總公司寫了一封信。

在《環球郵報》查閱的電子郵件通信中,總公司營副總裁Ted Tai告訴工人們,公司非常嚴肅地對待他們的擔憂,但它對特許經營商的行為不負責。

在給《環球郵報》的一份聲明中,Tai說,因為公司很嚴肅地對待這種行為,在每一位新加盟商開始經營業務之前,公司教授的其中一件事,就是他們在這些領域的法律義務。

摘譯自theglobeand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