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曾一度被標籤為恐怖分子

多倫多及約克區勞工議會各族裔工人網絡駁斥特朗普政府的政策和煽動性言論播種的政治分裂。它對多倫多的有色人種社區造成負面影響。勞工議會各族裔工人網絡明白我們的社區常在不同的歷史時期被用作替罪羊。

中國人、菲律賓人、泰米爾人、索馬里人,埃塞俄比亞人和厄立特里亞人等工人網絡,與穆斯林姊妹兄弟團結一致,拒絕讓種族或宗教分裂我們。自9/11後,不同政見的政客很容易就把穆斯林詆毀為「恐怖分子」。

而泰米爾工人網絡的Ram Selvarajah指出,我們都曾經一度被貼上恐怖分子的標籤。愛爾蘭人曾經被稱為「恐怖炸彈客」;2008年,泰米爾工人堵塞多倫多嘉甸拿高速公路,我們的社區也同樣被詆毀為「憤怒的恐怖分子」。

華工網絡共同主席Liyu Guo表示,如果今天我們有色人種社區不團結在一起,繼而來是每個社區一個接著一個。華人社區將是下一個受害的社區,因為美國煽動仇恨和南中國海戰爭。

Liyu Guo補充說,最近美國的旅行禁令人回憶起加拿大政府在1885年對中國移民徵收人頭稅。這是另一種類明目張膽的種族主義抬頭。

菲律賓工人網絡的Ben Corpuz指出,這就是為什麼我們正在對我們的工會成員和我們的社區網絡進行內部教育,以了解種族主義和伊斯蘭恐懼症如何正在我們的社會中起作用,以及我們可以做什麼來阻止它。

每個網絡都有計劃在2017年推行教育活動,以揭露種族主義和伊斯蘭恐懼症正在滲透加拿大社會,並威脅到多倫多如此豐富的多元民族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