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e By

最低工資評論者不想讓你知道些什麼?

作者Jim Stanford是McMaster University經濟學教授和Unifor顧問。本文特別為THE GLOBE AND MAIL撰寫。

企業說客反對安省、阿省和卑詩省提高最低工資到15元的計劃,聲稱這些計劃將會損害就業。在安省立法機關即將對此事投票之前,企業或與企業友好的智囊機構發佈了大量新報告,以支持這些聲明,包括菲莎研究所 (Fraser Institute) 、安省商會 (Ontario Chamber of Commerce) 、豪爾研究所 (C.D. Howe Institute) 和道明銀行 (TD Bank)。出人意料的, 一個沒有特別專長勞工經濟學家的安省機構 (財務問責辦公室) 甚至加入了行列, 作出一個比較平衡但仍然是消極的預測。這些研究估計將會損失數十萬份或以上的工作。

這些預測有許多缺陷, 其他經濟學家也有詳細的說明 (包括Michal Rozworski、Jordan Brennan和Trevor Tombe) 。沒有一項研究提供最低工資對就業影響的新見解;相反地, 他們有選擇地援引以前的學術研究, 以大概的數據推算會發生什麼,仿佛那些先前的發現是有效的。這些選定的參數 (稱為彈性) 預先確定作者的負面就業預測,但它們並不代表現代研究的範圍。其中研究的大部分結論是,最低工資的就業效應要麼微不足道,要麼甚至是積極的。

有幾份報告轉移注意力指出, 最低工資與減貧無關。事實上, 安省的每小時收入低於15元的人中, 只有18%是青少年,無論如何, 無論工人與誰一起生活,他們都有權獲得公平的工資。

其他人聲稱工資上漲得太快,但他們從沒有提出調整到15元的時間表。企業現在抱怨最低工資的 「突然」 增長,但的確應該反對的是它在過去一代的穩步下滑。1976年安省的最低工資相當於一小時勞動力平均生產力的25%;現時,只值17%。如果最低工資得到持續的保障,那麼就不需要追趕了。

然而,最令人不安的是,這些報告被濫用來說明在更高的最低工資下就業人數將會下降。沒有一個實際預測就業絕對下降,一些明確確認繼續擴張。然而, 媒體報導和政治評論視他們為就業低迷的警告。然而他們的作者沒有改變他們的方式以糾正誤解。

大多數使用 「反事實」方法,估計最低工資變動對就業的影響時,假設經濟中的一切都保持不變。如果沒有其他事情發生,邏輯上說,更高的最低工資會導致雇主用機器取代工人,或縮小規模,或兩者兼用,工作就會消失 (如果那些假設的負彈性是有效的) 。

但在經濟中其他事情正在發生變化,這才是重點。三個省份正經歷著健康的就業增長,甚至阿省,也從石油衝擊中恢復過來。去年這些省份創造了28萬多個就業職位。任何這些研究最多可以說的是,在最低工資提高的情況下,就業將會增長得較慢。

因此,我大胆的預測,三省的就業人數將隨著最低工資的提高而增加,當然,不是因為他們, 而是因為最重要的就業因素(如經濟增長,人口和總需求)。就業增長有點慢或有點快,與更高的最低工資都無十分重要的關係(特別是與加拿大銀行現在加息因為擔心失業率下降得太低)。加拿大的勞動力市場正在滾動, 在這些省份採取這一重要步驟之後仍將如此。這是重新改變增長方向的最佳時機,可使更多的利益能夠到達最需要的人。

事實上,我對這個預測非常有信心,我會言行一致。我向上文提到的作者建議來一個友好的打賭:每個賭注500元,每個省份的就業率(根據加拿大統計局所報告) 將在下一次上調最低工資後的一年內增加。

我懷疑是否有人願意接受與我打賭(畢竟, 有些已經說賭注太高)。但這只是強調我的觀點。所有這些糟透的企業預測都只看到勞動市場的片面而沒有看到整體。

資料來源:theglobeand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