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Apps公司工作的感受

汽車共乘和運送應用程式(apps),如Uber Eats、Foodora、Skip the Dishes和 Lyft ,已經改變了加拿大人訂購食品和四處走動的方式。

雖然許多這些創業公司都幫助使用者獲得了更實惠的乘車服務,或者將任何類型的飯菜送到家門口,但這是有代價的。

近幾個月來, 服務應用程式 (service apps) 的工人動員起來, 抗議工資不足和不安全的工作條件。

5月8日,美國的Lyft 和Uber 司機罷工, 抗議他們所謂的工資下降, 認為當工人們苦苦掙扎時,共乘應用程式公司卻賺取數十億美元。

在加拿大,Foodora的單車和汽車運送員最近宣佈,他們計劃籌組工會加入加拿大郵政工人工會,爭取更好的工作條件和工作保護。

換句話說,工人和勞工倡導者正在凸顯,許多短期工而不是長期工的經濟體系 (gig economy) 的各個方面,並試圖提高人們認識不穩定工作的實況。

那麼, 為服務或運送應用程式做全職或兼職工作的感覺是怎麼樣?在加拿大很多城市都有Foodora、 Lyft、 Instacart、DoorDash 和 Skip the Dishes,環球新聞 (Global News) 採訪了在 大多倫多周圍為這些公司工作的加拿大人,問他們到底賺了多少錢,最大的挑戰和短工多長工少的經濟實況。

Alexis Burger, Instacart 代客購物承包工人

加入:Instacart在加拿大推出不久,於2017年受雇用,於2017年12月6日開始工作。

每周平均工作時數:我是全面服務代客購物承包工人(包工),我在Instacart應用程式上收到食品雜貨訂單 (我們稱之為批次)後,我去商店購買貨品,然後送到顧客的地址。拿著訂單購物就像一個 顧客在商店四處尋找各種商品。

至於我日常工作,每周7天,通常每天8到 1 2個小時之間可以接受訂單。

每周平均收入:工資是以送貨計算。當Instacart在加拿大推出時,我們獲得保證每小時14元,這樣你要麼賺14元,要麼你的送貨收入總額加上小費,以較高者為準。在2018年年底,Instacart以「透明」 的名義建立了新的薪酬結構。他們規定每一單訂至少10元, 包括小費。這導致北美各地的購物者大幅減少。從那時開始,就出現顧客給予10元小費,Instacart只支付80仙的截圖。(編者按:Instacart當時稱這是小差錯。)

2019年2月,Instacart承認自己錯了, 並向所有受不太誠實的薪酬方法影響的代客購物包工補發薪水。他們公佈了另一個新的薪酬架構,並保證根據不同區域支付最低7到10元的金額,再加上小費。這比第一個新的薪酬架構還要糟糕,一些7元小訂單,開車去商店購物送貨沒有小費。

我平均每周收入大約400元,做15到18 個訂單, 但我每周獲提供40多個訂單。我選擇不接受15元以下的訂單, 除非它們靠近我的位置,並只需要不到半小時就能完成。我不會為7元在市內四處開車。

在新的薪酬架構之前,我平均每周賺1, 000元, 訂單25到30 個。

工作好處:當我開始購物的時候,我很快意識到我很喜歡它。我喜歡與客戶的互動,利用我的社交技能,與使用服務的老年人和殘疾人接觸, 並能夠滿足人們實際、切實的需求。我也喜歡個人競爭。我總是努力去達到和擊敗我個人一周的速度和數量最好的成績。

工作缺點:我最不喜歡的是Instacart的陰暗商業行為……我覺得Instacart並不關心它的代客購物包工。我們是可以犧牲的,而且我認為他們想把老包工趕出去,讓那些不知道過去在Instacart其實是可生活的新包工極度充斥市場。

我也不喜歡顧客在送貨後三天內可以改變小費。還有哪些行業允許這樣做呢?想像一下,在餐館吃飯,付 小費, 三天後認為食物沒有你想要的那麼好吃,所以你回到餐館, 要求服務員還你小費?這太荒謬了。

我討厭新的薪酬結構,它幾乎讓人感覺掠奪性。根據 (截至 2018年),Instacart的價值約為70億美元, 但他們拒絕向包工支付可生活的工資。

Ivan Ostos, Foodora 單車速遞員

加入:3年前

每周平均工作時數:我是全職的…..。但就小時計算,每周都不同。在我巔峰時期,每周做 4 5小時, 但自從我 (騎單車) 受傷回來後,工作時間已經大大減少了。我 (在單車事故發生後) 四個多月沒有工作。

每周平均收入:薪水是運費加里程加小費。(Foodora) 使用所謂的 「計程車幾何」,這就像一個 L形 (計算里程)。這不是你行走的實際距離,但如果你只走一條純粹直線,這像地圖上的樣子。你得到了那些里數的報酬。你每個訂單獲得4.5元,另加每公里一元。

小費:當我開始的時候, 大概有 90% 的人給你小費。我剛做了一個班次,送貨7次,其中 2次 (有小費), 這還不錯。昨天,6次送貨,只有一次有小費,肯定是減少了。這是非常非常不穏定的。

有什麼費用或個人費用:你必須有自己的單車,所以有前期費用。你必須支付單車的維修費用。如果你的單車被偷,就沒有什麼保險, 所以如果你想有保險,由自己的口袋裡出錢購買。如果你在工作中受傷, 也沒有一般的保險。

還有衣服。如果你每天都騎單車工作,你想擁有足夠合適的衣服,這樣你就會舒服、衛生、看起來很專業。

運送食物,你需要一個背包。在Foodora ,過去你為自己的背包要付5 0 元左右的按金。我不認為這樣再可以實際管用。我想你完全付清背包的錢,或者你必須有一個自己的背包, 那就足夠了。它必須足夠大,放得下比薩餅盒等食物,並保溫以便保護食物。這些都很昂貴的;我有一個400元。

工作缺點:這真的很難做預算。做這份工作使你在財務上變得非常精明,因為如果你不是, 你就無法去做。

組織工會佔用了我很多時間, 我並沒有因此得到報酬。我只是想賺到足夠的錢,同時能夠保持我在這場鬥爭中所付出的努力。

組織工會的運動明確的目標是Foodora,我們現在試圖組織工人加入工會。儘管如此,我們理解,這是我們社會中一個更大問題的一個縮影。我們了解,所有這些食品運送公司,基本上都是以我們是獨立承包工人的前提下運營的,所以我們無權享受別人應該得到的權利和福利。他們正是利用這一點。

Praneet Vizzapu, Foodora, Skip the Dishes, DoorDash送貨司機

加入:4個月前

每周平均工作時數:我一直全職工作,但逐漸減少工作時間。每周7天工作,平均工作55個小時左右,每周平均送貨90至100次。

每周平均收入:包括小費有1,000元至1,200元。Foodora保證每小時最低工資。其他跟送貨情況來做。

小費:它變化很大。大多數人不給小費。

有什麼費用或個人費用:我每個月花的汽油錢在 500到600元之間,特別是如果我在密西沙加這樣的地區做多個班次的話。電話數據 (Phone data) 一個月100元。

工作好處:剛加入的時候,我很興奮,因為我真的很喜歡開車。但這種興奮就漸漸地消失了。做特定送貨的靈活性不錯。如果你認為位置很遠或不安全, 你可以取消指派。在繁忙的日子和繁忙的時間,通過應用程式如 DoorDash,你會得到更多報酬。

工作缺點:需要長時間集中注意力,尤其是整天在做送貨時。高峰時刻、瘋狂的交通、汽車、冷酷的行人、無情的交通規則。在這個工作你需要每秒鐘都能掌握情況。

有時,餐館在繁忙的時候把你當成垃圾。顧客不明白這個情況, 他們給你打電話,問你為什麼遲到。

開車會給你帶來巨大的損失。特別是在市中心,在某些情況下, 那裡的停車位是有限的或沒有。你要非法泊車, 然後得去送食物。快遞公司需要找辦法解決這個問題, 因為當局的傢伙會給你告票放在車窗左下角或中間。

最後,交貨到多倫多市中心周圍最糟糕。每個人都住在高層公寓裡, 你想送到門口,顧客有時沒有留下門鈴代碼, 不接電話,門房也不讓你進去。這消耗了你很多時間。

Derek Latif, Lyft司機

加入:2017年12月。我是第一批簽約的4,000名司機之一。

每周平均工作時數:我通常每周為 Lyft開車大約 30個小時,另一份同一日的快遞員工作, 每周開車大約 30個小時。

我是 Lyft2018年 的年度車手。我通常在下午尖峰時間開車, 有時在傍晚和周五、周六晚上。去年我每周會做75到100次左右。

每周平均收入:平均而言,我每周一小時的收入約為20到30元。這一切都要看那個星期發生了什麼, 是否有假期等等。但一般來說,我每周一小時至少膁2 5元, 包括小費 。

小費:我們不會得到很多小費;我的小費約有 1 0%,這通常算是個好星期。我想說的是,只有20% 或30% 的乘客會給你小費。

有什麼費用或個人費用:汽油是最大的成本。對我來說,每開車六到八個小時大約用半缸汽油。

工作好處:我真的很喜歡開車。Lyft是很好的適合娛樂你的客戶和有良好的談話。我去 Lyft開車 的原因是因為他們的服務水準。Lyft 有一個非常高的標準,我們的司機必須保持它。

工作缺點:醉酒的乘客。我想說的是,最大的挑戰是在乘客受騷擾下,保持你的服務水準。

取材globalnews.c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