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家不安全時,工作能安全嗎?

在2001年1月,我被丈夫刺傷了12次。

14年後,Kim Gibson以就事論事的語氣,講述永遠改變她和她孩子們生活的那一刻,並最終使她變成反家庭暴力的發言人。

她同時承認,把前夫的纒擾行為歸類為一種煩惱,而不是可能同時置她工作場所的同事於一種威脅的風險中。

她說,我們當中沒有一個人考慮到這種危險。

直到被刺傷的那一天,大多數是口頭辱罵。這事件發生在家裡。當Gibson太太告訴她的丈夫她打算離開他之後。這是家暴個案常見的導火線。

加拿大一直沒有數字來量化家庭暴力對工作場所的影響。去年底有所改變。西安省大學(the University of Western Ontario)的有關對婦女和兒童暴力行為研究和教育中心,發表對全加拿大超過8,400名工人的調查初步結果。

這次調查是受澳洲2011年的一個專題研究啓發。研究結果刺激澳洲工會與僱主同意,為接近2百萬的工會工人在集體合約加上家暴福利。從那時起,新西蘭、土耳其,英國和菲律賓已進行了類似的研究。

加拿大的調查結果刊登在題為《當家不安全時,工作能安全嗎?》的報告。 三分之一受訪者表示曾經歷家庭暴力,而35%的人認為同事正遇到家庭暴力。超過半數曾經歷過家庭暴力的人說,至少有一次凌辱行為(abusive act)發在職場或附近(最常見的是在電話或發短信辱罵和纏擾)。一個司法部門2012的年度報告估計,在損失時間、工作效率和醫療保健的經濟成本達7千8百萬元。

雖然對家庭暴力的影響會蔓延到職場已有一些認識,例如,安省職業健康與安全法具體說明,僱主知道或應該知道家庭暴力會在職場發生,必需採取「一切合理預防措施」保護工人,以免身體受到傷害。社區中心主任和研究報告共同作者Barb MacQuarrie指出,仍有更多的工作要做。

「我見到很少任何方面行動訓練經理、主管、工會管事和人力資源的健康和安全代表,有真正的技能和方法,實際上能夠識別和回應家庭暴力,」

Ms. Gibson 是接近安省倫敦的Lucan一間 Tim Horton’s特許經營店的經理,公開談論她的過去,試著去改變這種狀況。她獲得店主Colleen 和 Richard Strong的支持,實施培訓計劃教導同事認識家庭暴力。

培訓計劃實行了8年幫助了6名員工。當時培訓是在職員會議開始,現在已併入每一次任職前的培訓。主題包括僱主和僱員的責任,如何認識出現危險信號的技巧,以及建議如何處理同事的情況。

Ms. Gibson 說,這些年來看著人們對家庭暴力的態度改變,很有意思。當我們談到這些統計時,有很多懷疑。該統計是,他們是什麼,使人們驚訝,現在能夠給他們,從加拿大的角度來看是不可思議的。

以安省基秦拿(Kitchener)為基地的,醫療支援服務機構Traverse Independence,有129名員工,已提供認識家庭暴力的訓練超過10年,人力資源主任Shelly Price說,訓練對想幫助遭遇暴力的人的同事特別有幫助。培訓給予他們更有信心來處理情況。它訓練他們如可不作批評着手處理。

事實上,在最近的調查最凸出的發現是,43% 家暴受害者表示曾在上班時向同事吐露,超過80%曾向同事傾訴,相比45%曾向主管或經理訴說。

Ms. MacQuarrie 認為,這些數字強調了需要更廣泛的培訓。當我們談到敎育和培訓,我們不只是談論培訓經理們,而是每一個人需要有基本認識和回應的技巧。

考慮到這一點,Ms. MacQuarrie說,加拿大勞工議會(CLC)計劃,聯邦大選過後,要求新勞工部長召集聯邦和省政府代表,以及工會和商界領袖舉行會議,討論這次研究結果。

對同事擔心向同事是出他們相信遭遇家庭暴力的話題,調查顯示,超過一半家暴受害者表示,正面的事情發生,通常是在他們在職場討論問題之後。

Ms. Gibson 說,這一發現被曾經歷過的人肯定。這不是好的談話,你會讓人感到不安,但是,如果你在一處地方談論同情或擔心你所說的是否將受到好好的接收,我傱來沒有對任何人說話而不被接受。

資料來源: http://www.theglobeandmail.com/report-on-business/careers/the-future-of-work/domestic-violence-affects-workplaces-too/article265994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