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何不能投票给胡达克


我是个终身的小保守。我曾支持麦克.哈里斯的常识革命。我相信平衡预算,低税收及物有所值。我欣赏保守党停止公司福利和鼓励创造就业机会的计划。

我同时也是一个安省需要特殊教育的四岁孩子的家长。这就是我为何不能投票给胡达克的原因。

我女儿患有啊斯伯格综合症,一种高官能自闭症。由于安省公共服务轮候要数年之久,况且女儿的情况未必能适用健保条例,过去一年,我和她父亲一直是自找诊所治疗并支付费用。

关于学前班,我们正寻找昂贵的私立学校,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公立学校每班30个孩子,她无法适应这么多孩子的班级,她不能集中精力或得到所需的有效帮助。不只是她,许多与她同龄的正常孩子,会因在更小的班里能少分神多专注而学得更好。

30个孩子,这是我们区三到五岁孩子正常的班级规模。胡达克先生,你在这种班级待过吗?32个孩子如何?有些班已达此数。

你建议每班可增加2-3个学生,那是33,34,35个啊。你建议1:20师生比例,,那意味着什么?每班一个半老师?如何运作?你真以为小孩子会在那种环境下学到什么东西?你是认为他们学够了吧?

这种聪明的缩减全日制学前班的省钱方式,是你自己的党反对的,而家长们不想要的。但是,你想使情况变得更糟,你想使“幼儿百花园”变成“幼儿动物园”。

所幸的是,我女儿进入附近的一所有改良项目的20个学生一班的公立学校(孩子们有较短的暑假及较长的春假等其他假期)。不用说,这是上苍赐予的个案。据你所说,由于缺乏资金,这种项目会消失,高师生比的大班会取而代之。

目前每68个孩子就有1个是自闭症患儿。安省数千儿童为ADD, ADHD等患儿。若想要更好的教育,就要控制事态,降低师生比例。学校需要更多的幼教,助教(不仅限于特需助教)等以便孩子们得到全面及时的关注。

保守党的价值观不好吗?机会人人平等不好吗?这一切均始于教育策略。家庭缴税的主要目的——他们所需的主要公共服务之一,是劣质的教育体系?

对不起胡达克先生。我要我女儿得到其所需的教育。我要安省的每个孩子都有机会学习。因此,我不会投你的票。

译自《国家邮报》
文:Tasha Kheiriddin
译:姜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