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drjennifernewman.com
Source: drjennifernewman.com
工作場所心理學家Jennifer Newman指出,在工作場所受到恃強淩弱和性騷擾的困擾,這需要雇主採取行動,但是,這極可能是難以談論的。

Newman表示,在某個領域這可能是非常普遍,從非禮和躲避(有危險的)人,到遭襲擊,這是我們真正需要關注的。

她在CBC電台1 The Early Edition節目與主持人Rick Cluff談論,成為了攻擊對象會怎樣和我們如何能夠開始治愈。

Rick Cluff:在工作中被欺負或騷擾的常見心理反應是什麼?

Jennifer Newman:其一是不相信。開初,很多難以相信會發生在自己身上。工人會用很長時間試圖去找到解決問題的辦法。首先,他們可能嘗試淡化情況,因為他們不想發生這樣的事情。

當情況持續,他們可能與煽動者交涉,希望以同事式的交談能解決事情。如果情況不是辱罵,事情通常會解決。道個歉,事情就改變。

如果工人是工作場所欺凌的目標,事情就不會改變,他們往往變得更糟。

Rick Cluff:隨著事情的惡化,受攻擊對象會發生些什麼?

Jennifer Newman:這時,似乎沒有什麼可做。這像流沙,他越試圖找出解決方法,情況似乎會越糟糕。

Jennifer Newman:自責。這時事情會變得很糟糕。這是工作場所/職場欺凌(workplace abuse ),目的是使受攻擊者失去平靜,動搖他的情緒,使他精神混亂不知所措。他會經歷極端虛弱或無能為力的狀況。他是完全不能有所作為,以改變惡劣的情況。一切都變得亂七八糟,使向內轉變。

每一次都感到無能為力和受到阻撓,受攻擊者開始自責。自問:他做了些什麼造成這樣?他開始承擔自己在工作中受到欺凌的責任。
這是非常糟糕的方法試圖取回控制權,工人感受到尊嚴被剝奪。他們把它描述為靈魂被摧毀。

Rick Cluff:有什麼可以幫工人癒合,當情況還沒有走到這一步?

Jennifer Newman:受攻擊者渴望在工作中遭到的羞辱、恐嚇和欺凌獲得確認和承認,這是確曾發生或正在發生的。這是真實的,在其他人看來,發生在受攻擊者身上的是錯誤的和不該受的,有人會幫助停止它。

煽動者需對欺凌負責,而不是受攻擊者。煽動者和那些人的行為是問題,而不是嘗試去解決事情的受攻擊者。

真誠道歉會有幫助。但是,在某些情況,它可能太少太晚了。所需要的是要看到變化。

從心理的角度來說,首先它應該不會發生。這可能意味著雇主要確認工人受欺凌已經是發生的事情,並承認它的存在是極其錯誤的。雇主應積極處理煽動者。

Rick Cluff:這似乎是大多數情況下,受攻擊者不能獲得確認,驗證或看到改變?

Jennifer Newman:很難。問題是當一個工人成為攻擊對象時,能幫助他治癒的東西不是他能控制的。他不能從雇主、管理階層、人事部和他的工會,或煽動者處獲得驗證。而且,受攻擊者無法影響這些中的任何一個以提供驗證,確認或創建改變。

事實上,他可能與這些實體的互動後心理上再次受傷。

要治癒意味著恢復個人的尊嚴,這是非常個人的。這可能意味著決定說出來,而不考慮後果,聘請律師還擊,或者,工作平級調動以遠離煽動者。

其他是,談判一份好的遣散費和找一份好工。

這些都是自我確認的形式,受攻擊者感覺有堅持立場。

然而,很多受攻擊者想要開始治癒的方法是,從掌權者看到和聽:發生在他身上的是錯誤的;它應該不會發生;沒有人應該得到這樣的對待,它將永遠不會再發生,對他這樣做的人或人們將逃不掉。

資料來源
The Early Edition
cbc.ca full intervi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