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寒反對擴大每班人數

Happy kids at elementary school

這將損害他們的未來: 抗議者和超過 78, 000名安省省民拒絕更大的班級規模。

超過20名抗議者在2月7日冒著嚴寒,表示不贊成任何削減教育預算, 敲響警鐘,說這將「損害」 學生的未來,並可能導致裁員。

約克區安省第16區中學教師聯合會主席Sandy Glassford說, 孩子是我們的未來。他們將領導我們。

Glassford和在Newmarket央街 (Yonge Street) 的抗議者一起,向附近的保守黨省議員Christine Elliott辦公室投下一封信後,在Nature’s Emporium廣場對面,呼籲經過的汽車鳴喇叭表示支持。

Glassford說,很可惜,安省副省長兼衛生部長Elliott不在辦公室。但他說,如果這些削減落實, 他給Elliott的信已概括了他的主要意見。

他說,我們今天在這裡傳遞的資訊是, 任何削減教育的行為,不僅會傷害我們學生的學習條件,還會減少就業,特別是在國內和國際競爭激烈的市場中。

與許多其他加拿大人一樣, Glassford也對小學生班級規模的建議表示擔憂,稱這只會「導致工作量增加,直接影響我們孩子的教育」。

民意調查:不要更大的班級人數

安大略省小學教師聯會 (ETFO) 今年1月進行的一項民意調查顯示,超過 78, 000名安省省民寫信給他們的省議員,表示他們不支持公立小學擴大班級規模。

Glassford舉例說,一些學生已經在學校 「掙扎」, 需要一些額外的關注,並補充說, 他們將處於 「劣勢」。如果我們看看外面所有的研究, 我們知道越能和孩子直接接觸, 他們的學習就越好。

ETFO調查還顯示, 近65% 的安省省民認為每班的學生太多, 應該對班級人數設定一個真正有效的上限。

抗議者之一John Pawnall只有一個孫子, 他說,我去過幼稚園班, 一年級和二年級。我知道那裡發生了什麼,那裡大量的工作。那些 老師 是敬業的人。那裡是教育中最難做的工作之一。

他補充說,你是那些給這些孩子開始的人,如果他們有一個良好的開端,他們會做得好,開始不好,祝你好運。

來自Newmarket的兩個孩子的母親Lisa Lewis告訴約克區媒體說,老師們已經為現時的班級規模而掙扎。在過去的幾年裡,我一直在課堂上做義工, 很明顯, 他們需要一些幫助。老師們真的要有時間和掙扎的學生在一起,但是他們真的沒有足夠的時間1對1 的超過15-20分鐘。

另一名抗議者約克區教育局科學老師Paul Faulkner,他的一個孩子沒有向安省學生貸款(OSAP)借錢, 已經大學畢業。 他敦促給予公共教育補助。他說, 應該為所有人提供教育;而不應該按照經濟劃分。

Glassford積極尋求接觸省議員,希望能阻止削減敎育經費。

他說,我們已經多次聯繫她 (Elliott)的 辦公室,要求會面。她是約克區為數不多沒有同意與我們會面的省議員 之一。

廳長辦公室重申,政府致力於確保安省每一個學生都能獲得一個安全和有利的學習環境。安省省民則希望預算削減不會造成他們孩子的低品質教育。

Lewis說,我真的希望他們不要刪除上限,我真的覺得這對我們的孩子和老師都不利。

取材自yorkregio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