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觀察名單」 確保工人不組織工會

快餐巨頭告訴反工會會議,他們監控「高風險」餐廳,擔心工會在服務業蔓延。

加拿大快餐業巨頭們似乎對低工資工人行使集體談判權感到緊張。

今年夏天早些時候, A&W和麥當勞與其他大公司和行業協會的代表,齊聚多倫多機場希爾頓酒店,參加由反工會團體LabourWatch舉辦的會議。 LabourWatch將自稱為加拿大快餐業「聲音」的「加拿大餐廳」 (Restaurants Canada) 計算為其協會成員之一,「加拿大餐廳」的一名高管是LabourWatch的董事會成員。

在PressProgress獨家獲得的錄音中,A&W加拿大高管告訴會議,他們保持公司「無工會」的一些技巧。

A&W 加拿大「人才潛力」部門副總裁Nancy Wuttunee和 A&W 加拿大東部地區副總裁Mike Atkinson解釋說,他們的公司保留著一份「觀察名單」,列出工會化「高風險」的特許經營店。

Atkinson說,有一件事可以讓A&W的特許經營店列入「觀察名單」,那就是如果「隔壁的鄰居」是「大多數員工都加入工會」的工作場所。

Wuttnnee解釋說,也許你在觀察名單上,因為你處於一個高風險地區,它並不總是關於你做什麼,它可能是你在哪裡。

Wuttunnee說,例如,我們在一些美食廣場開展業務,有美食廣場的其他人都已加入工會,那些餐廳在觀察名單上,但不是因為經營者,而是因為我們想保持密切聯繫以了解:這裡怎麼樣?知道些什麼嗎?我們要注意。

Atkinson補充說,多倫多機場就是最好的例子。我們在多倫多機場經營著一家規模很大的餐廳,這是加拿大銷量最大的餐廳之一,周圍是工會員工。近 40,000 人在多倫多機場工作,與航空公司、地勤人員、行李搬運工有關,無論他們什麼人,大多數都是工會成員。

Wuttunee還透露,A&W有一個「應變演習」,一個快速反應的「危機管理程序」,用於應對「讓我們擔心」的事情。

例如,Wuttunee憶述在一次「事件」之後的一次「應變演習」,當時一個顧客在人手不足的餐廳向 A&W 收銀員遞上一張工會卡。

Wuttunee解釋說,我們停止我們所做的一切,這是一次「應變演習」,我們讓員工接聽電話。

A&W指出,他們的做法有助於特許經營者抵制工會運動,而不會最終導致在不公平的勞工行為投訴中敗訴。

A&W代表還指出,加拿大郵政工人工會最近努力協助Foodora快遞員組織工會,這是他們所關注的。

Wuttunnee表示,我們聽說Foodora工人正在組織工會,然後,我們去問,誰使用Foodora?我們總是積極主動地尋找。

她說,工會希望進入那裡,毫不奇怪,但絕對會使風險外延。

Sherrard Kuzz律師事務所的律師Mike Sherrard也回應了類似的擔憂,他稱自己是「加拿大領先的就業和勞動法律公司之一,專門代表雇主的利益」。

Sherrard談到Foodora的工會運動時說:「如果他們摘下其中的一個,這就像是零工經濟的其他部分的分水嶺。這就像一家卡車運輸公司,它為十個不同的分銷管道提供卡車運輸,突然間,它們與工會員工聯繫在一起。」

A&W 加拿大公司沒有回覆PressProgress的多次置評請求。

Foodora快遞員已於8月13日完成工會認證的不記名投票,現正等候結果。

取材自PressProgress.c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