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零工經濟工人推動成立工會

在零工經濟中組織工會聽起來可能是矛盾的,但對於那些感到被他們所工作的平臺剝削的人來說,獨立性是無關緊要的。

多倫多有名的送餐外賣平台Foodora Inc快遞員Alex Kurth說,雖然許多專業人士選擇做自由職業者和合同工,但零工經濟工人同樣可能出於需要而獨立工作。

Kurth也是Foodsters United的組織者。該團體以尋求成立工會的多倫多快遞員為主。他說,有些人這樣做,因為他們受這樣的生活方式吸引,但也有人這樣做,因為他們沒有更好的選擇,並寧願更穩定和少一些不穩定工作情況。

Kurth說,與零經濟平臺簽約很便利,使得它對那些找工作的人很有吸引力,而重新進入傳統工作隊伍並不是那麼簡單。根據他的經驗,許多人在零工經濟中工作的時間比他們預期的要長。

他表示,總會有人比我更沮喪,願意做一份工作條件很差而糟糕的工作,是因為他們沒有其他選擇。

Kurth說,自從他於3年半前開始做快遞員以來,Foodora和工人之間的關係已經惡化了,這正是他幫助建立 Foodsters United 的原因,並加入希望通過工會改善零工經濟工人工作條件的全球組織。 在英國,大不列顛獨立工人工會Independent Workers Union of Great Britain ,IWGB)目前正尋求將英國工人的福利狀況(包括有保障的最低工資、帶薪假期和病假)擴大到為歐洲送外賣平台Deliveroo工作的快遞員。今年早些時候,該工會為英國臨床診斷服務提供者,醫生實驗室(Doctor’s Laboratory)的醫療測試快遞員贏得了這樣的福利。

IWGB 快遞和物流分會秘書、Deliveroo快遞員Greg Howard說,有些人對集體談判、工會和組織工會非常抗拒。我們正在努力推動改善工人狀況,他們仍然有這種靈活性,他們仍然有獨立承包商的自主權,但不同的是,他們有更多的保護和報酬,所以我們試圖讓快遞員明白。 在紐約,獨立司機協會(Independent Driver’s Guild, IDG)于 2018 年末,為ride-hailing應用程式司機獲得了美國首個也是唯一的最低工資標準,同時還被讚揚向立法者施加壓力,要求他們於應用程式內提供小費選項。會員現在也有資格獲得免費遠端醫療、心理健康諮詢和死亡津貼。

獨立司機協會執行主任Brendan Sexton表示,在零工經濟中支持工會化的所佔的比例,是任何特定勞動力的典型代表。

他說,你永遠不會走進任何商店,會有100%的工人在你的門口排隊。你會有一個百分比的工人是死硬的積極分子並定期參與,另一個百分比想成為成員,和一個百分比司機並不關心這樣或那樣。

在一份電子郵件聲明中,ride-hailing公司Lyft說,人們為Lyft開車,因為它提供靈活性,讓他們得到他們想掙錢的時間、地點和多久。獲得這種靈活的收入機會,對處於工作間或希望有額外收入的司機來說,可以有很大的影響。

加拿大Foodora總經理David Albert呼應這看法。他在電郵中說,Foodora 快遞員是獨立承包商,以便向他們提供更大的靈活性和自由,讓他們可以選擇何時以及如何工作。Foodora 以為其快遞員提供公平和有競爭力的報酬而自豪。加拿大各地的Foodora 快遞員每小時平均收入21元。

然而,Kurth不同意這樣的描述。Foodsters United正在尋求根據《安省就業標準法》將其成員重新歸類為「附屬承包商」,因為他們實際上沒有與工作最相關的自由和自主。

與很多零工經纃平台不同的是,Foodora快遞員不能選擇何時開始工作。相反,每周按先到先得原則分配得2到6小時的個人班次,優先安排給表現最好的員工。

Kurth說,他們試圖把這個作為隨心所欲的,屬於你自己做老闆的東西來賣,但你報名參加那個班次,你得做完那些時間。他們告訴我們該怎麼做,他們告訴我們去哪裡,他們告訴我們什麼時候在那裡,那裡沒有獨立性。

取材自 globeand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