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ID-19與反對種族主義的必要性

呼籲教育與團結

今天的情景令人不禁想起近20年前恐懼的一幕:多倫多唐人街虛擬的鬼城。群眾歇斯底里、仇外心理和種族主義給當地商戶造成了近乎災難性的損失。顧客遠離,因為害怕感染沙士/非典型肺炎(簡稱非典,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SARS)。不停地拍攝空蕩蕩的街道,全球媒體的進一步聳人聽聞地報導沙士危機,不必要的火上加油。

加拿大亞裔勞工聯盟成員Jennifer Huang、Anna Liu、 Patricia Chong。Anna Liu攝

隨著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的出現,多倫多華人社區再次陷入類似的困境。世界衛生組織將該病毒正名為COVID-19。COVID-19的威脅,對亞裔社區和受雇于曾經顧客如雲的餐館,和服務業的其他部分無數工人,造成極嚴重的影響。

在非典期間,加拿大亞裔勞工聯盟(Asian Canadian Labour Alliance, ACLA)的許多成員都站在對抗緊緊抓住我們城市的種族主義、仇外心理和恐慌的前線。作為一個由勞工和社區積極份子組成的志願組織,致力於在勞工大家庭和更廣泛的社區促進種族正義,參與是完全不用多想的。從發起團結集會到生意受挫的餐館舉行晚宴,加拿大亞裔勞工聯盟看到的是,非典疫情期間的歷史重現,即在危機時期針對特定社區,並成為替罪羊。

中國武漢出現第一宗COVID-19,擴散到世界其他國家和地區。武漢及周邊城市封城,一些國家禁止中國旅客入境。同時,世界衛生組織宣佈COVID-19為全球衛生緊急情況。

截至2月16日止,加拿大確診8宗COVID-19病症,安省3 宗,溫哥華5宗。儘管加拿大公共衛生署(PHAC)評估與COVID-19相關的公共衛生風險對居住在本國的人而言是低的,但許多人仍然採取預防措施。

停止錯誤信息和替罪羊

我們幾乎每天都會聽到有關東亞社區,特別是華人社區如何受到錯誤資訊和替罪羊影響的故事。無數新聞媒體報導了公共場所,包括學校和網上的種族主義事件。 The CBC recently interviewed owners of a popular Chinese restaurant in Toronto who said that as a result of the hysteria around COVID-19, many Chinese restaurants have been forced to cut hours. Others have cut staff. Still other “Asian” businesses such as bakeries, grocery stores and nail salons have reported being forced to do the same. Along with the painful reminders of anti-Asian racist reactions to SARS, there is renewed concern that the voices of frontline workers — often precariously employed to begin with — will be discounted, overlooked and forgotten. While community leaders have supported businesses in the wake of the current crisis, what have the consequences of that crisis been for the countless workers who live pay cheque to pay cheque? 加拿大廣播公司 (CBC) 最近採訪了多倫多一家受歡迎的中餐館老闆及經理,他們說,由於對COVID-19的歇斯底里,許多中餐館被迫減少營業時間,其他的甚至裁員。還有一些「亞裔」企業,如麵包店、雜貨店和美甲店,新聞報導說也不得不這麼做。伴隨著對非典反亞裔種族主義的痛苦

回憶,提醒我們再次擔心前線工人的聲音,會被認為不重要、忽視和遺忘的。這通常是從那些工作不穏定的工人開始。雖然社區領袖在當前危機之後支援企業,但這場危機對無數靠每次支薪生活的工人有什麼後果? 我們各級政府同樣地竭力緩解加拿大人的焦慮,聲援更廣泛的亞裔社區。然而,政府的反應所缺少的是保護弱勢工人的步驟,這些工人由於目前的種族主義危機而被解雇或被迫更加不穏定。

保護就業不穏定的工人

迫使各級政府採取必要措施保護就業不穩定的工人,可以實現真正的團結。例如,減少符合申領就業保險(EI)資格所需的工作時間,使更多工人能夠享受就業保險,由於許多工人可能沒有「身份」,因此應採取步驟將覆蓋面擴大到所有人。此外,培訓和教育項目應擴展到就業保險計劃之下,以幫助受COVID-19影響面臨失業和就業不足的工人。但聯邦政府對這急需的改革保持沉默。

在安省,道格•福特政府立法,追溯性地取消帶薪病假,並強迫生病工人要取得醫生證明(俗稱醫生紙)。體面勞動和健康網絡成員的一群醫療專業人員,最近在《多倫多星報》上寫道:「薄弱的勞工保護使患者難以遵循這些基本建議。除了魁北克的兩天帶薪病假,聯邦監管的界別的三天帶薪病假和PEI的一天(受僱五年後),全國其他地區的工人都運氣欠佳。危機時期或焦慮加劇的時候——無論是非典、冠狀病毒還是流感季節——都暴露了措施對保護公眾健康不足。」

Chris Ramsaroop(右)與Jessica Ponting同是外來勞工正義成員。Anna Liu攝

為所有人提供健康和安全

工會也是應對新冠狀病毒的關鍵參與者。許多成員要與公眾打交道的工會發表聲明和致信函其成員。訪問多個工會網站,顯示的重點是保護會員的健康和安全。資訊從呼籲加拿大的公共衛生機構保護一線衛生保健工作者,到參考防止細菌傳播的常見做法都有。

毫無疑問,保護成員的健康和安全至關重要。然而,從公平角度來評估成員的需要似乎很少受到重視。工會亞裔成員在工作場所也處理著同樣的問題,但他們也必須應對老闆、同事、客戶和工會成員的種族主義和仇外行為和做法——這些行為往往不受到挑戰。

我們的工會能夠而且應該在打擊亞裔種族主義抬頭方面發揮關鍵作用。工會可以通過在內部採取積極措施來做到這一點,以確保領導人、工作人員和成員獲得必要的培訓和知識,以打擊工作場所和工會中的歧視。此外,他們可以加強推動各級政府採取必要措施,保護所有工人,無論這些工人是否加入工會。

伊莉莎白•何(Elizabeth Ha),加拿大亞裔勞工聯盟成員,安省勞工聯盟(代表有色人種工人)副主席說:「作為勞工運動,我們需要在提高會員意識方面發揮積極作用,以消滅這種病毒是『中國病毒』的想法,並對抗與新冠狀病毒有關的荒誕說法。此外,這是我們與社區盟友站在一起的機會,這些盟友正在實地組織起來,揭露由此而出現的不公正現象。」

加拿大亞裔勞工聯盟成員認為工會可以進一步做更多:從健康和安全委員會要瞭解,工會針對華人商業的衛生問題有著悠久、卑鄙的和種族主義的歷史;就業保險委員會向政府施壓,敦促政府

進行急需的EI改革以保護最弱勢群體;團結委員會積極與全球一線醫護人員建立團結,並鼓勵他們團結一致。這是一些可以而且應該採取的行動。

工會可以創建安全空間

工會是創造空間的核心,因此普通工人可以組織起來進行艱難的對話,包括反駁迷思和組織集體反擊。有色人種工人委員會可以在開發空間方面發揮作用,我們可以聚集一堂,建立更大的抵抗空間,以處理各種形式的種族定性問題。

最後,在我們的社區,我們認為,必須開展工作,解決內部化種族主義問題,進行必要的對話,以駁斥流行的迷思和成見,並揭穿這些迷思和成見。作為亞裔工人,我們必須在我們社區採取堅決的立場和姿態反對將我們更加成為替罪羊。使成為替罪羊是違反常理的,也不利於我們自己社區利益。這表示不要火上加油。它還要宣導採取進一步措施,防止對亞裔社區的種族和犯罪定性。

只有當我們忘記過去的錯誤時,歷史才會重演。我們正處於危機之中,我們可以從過去吸取教訓,在亞裔工人遭受越來越多的攻擊之後制定團結的形式,從而迎頭應對這場危機。自聯邦以來,華人和其他亞裔工人成為攻擊目標,並在我們社會不被承認為平等成員。以奠定包容性為基礎,這可能是我們作為勞工運動發出強烈信息的時刻,即我們堅定地反對種族主義,結束加拿大各地社區的種族定性。

2020年2月20日

作者:Anna Liu工會組織者、加拿大勞工國際電影節 (Canadian Labour International Film Festival, CLiFF) 委員會成員;Chris Ramsaroop是外來勞工正義 (founding member of Justice for Migrant Workers, J4MW) 的創始成員。兩人都是加拿大亞裔勞工聯盟 (Asian Canadian Labour Alliance, ACLA) 成員。

本文編譯自ourtimes.ca的英文報導。OUR TIMES 是加拿大獨立的勞工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