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力支持敎師和教育工作者

生活中有時候你必須堅持你的信念。安省教師和教育工作者正在這樣做,對抗在省議會中想破壞安省敎育素質的仗勢欺凌者。

保守黨在四年級到十二年級強制實行增加班級人數,導致學習條件差,失去數千個教學崗位,和減少為現在和未來的學生提供的課程。他們希望以強制性(以營利為目的)網上學習取代課堂教學。而且,他們正削減對有特殊需求的學生的支援。

這些都是重要問題,因此,教師和教育工作者採取工業行動。這就是為什麼他們授權工會發動罷工的贊成票超過90%,為什麼參加糾察線和集會的人異常多。雖然,加拿大公共雇員工會 (Canadian Union of Public Employees, CUPE) 成員能夠與省在談判桌上贏回一千多個工作職位,教師們仍在動員進行艱難的談判。

保守黨政府正在大幅削減教育和社會服務,以彌補企業和富人減稅的收入。這一議程肯定會導致混亂和破壞,每個社區都會受到影響。到目前為止,福特政府正在輸掉公眾輿論的爭奪戰,他們迫切希望改變這種狀況。

當保守黨的百萬富翁,在大多倫多四份主要報章上刊登整版廣告,攻擊教師和教師工會時,我們看到了這種鋌而走險。所謂的「旺市工薪家庭」,一個沒有聯繫資訊,也沒有網站的神秘團體,正在把唐納德·特朗普的伎倆帶到安省。勞工議會正在努力找出到底是誰為這些廣告付費,以及是如何與史蒂芬•萊切 (教育廳長Stephen Lecce) 聯繫在一起的。

當他們開始這場鬥爭時,福特的保守黨沒有預料到他們會激勵了新一代勞工和社區積極份子。而去年4月,學生則領導了安省歷史上最大規模的罷課之一,有600多所學校的10萬多名學生參加。今天,從怡陶碧谷到士嘉堡,從多倫多市中心到約克區北部,多倫多和約克地區的學生都參與其中。勞工議會的季刊雜誌《2020年冬季勞工行動》的背面有一首引人入勝的詩:《如果你削減我們的,我們不會流血嗎?》(If you cut us do we not bleed? 見下附文) 由一名12年級學生約克區公立教育社區的成員創作。

家長團體也湧現,並採取集體行動。他們知道,削減教育對所有學生都不利,對於特殊需要的學生或來自邊緣化社區的兒童來說更加不利。在媒體採訪中,家長們很清楚,他們明白教育工作者是抵禦緊縮、削減公立教育和私有化的關鍵防線。他們正在大多倫多設立「團結營」,為在小學罷工的日子裡需要托兒服務的家長提供幫助。學生和家長會銘記他們的努力。

教師和教育工作者在寒冷的冬天都在糾察線上,按章工作,有限地取消服務,以引起人們對學生成功的關鍵問題的關注。資深者憶起邁克•哈裡斯 (Mike Harris) 時代的攻擊,新教育工作者在集體力量中獲得信心,特別是當他們看到學生、家長和其他工人及其工會展示支持時。當一切都解決了,教室又穩定下來了,這次在糾察線的經歷將不會被忘記。

在最近的戰鬥中,我們看到了驚人的團結。去年,教育工作者和其他工會挺身而出,幫助保護多倫多的地鐵不被省保守黨偷走。現在,我們的整個運動通過通知會員、邀請教師參加會議和加入糾察隊,積極支援爭取優質教育的鬥爭。大家都知道,如果我們讓保守黨分裂我們,他們不僅會

破壞公立教育,他們也會對付其他公共服務和其他工人。他們尋求的回報包括通過減稅轉移財富、私有化利潤、減少工會權力和降低公共部門的價值。

這事關重大——讓我們一起支援公立教育。

2月6日,勞工議會決定:

  1. 呼籲附屬機構繼續以一切可能的方式支援教育工作者,並敦促其成員加入他們的糾察線和集會
  2. 繼續支援多倫多的教育工作者、家長和學生;在約克區則透過約克公立教育社區支持該區的教育工作者、家長和學生
  3. 與多倫多、約克區和全安省的教育委員以及教育局合作,抵抗教育削減
  4. 敦促附屬機構參加2020年2月22日安省勞工聯盟 (Ontario Federation of Labour, OFL) 在尼亞加拉瀑布舉行的人民對抗保守黨削減大集會
  5. 繼續與Press Progress等盟友合作,揭露企圖操縱影響安省政治的手法和黑錢。

多倫多及約克區勞工議會聲明

2020年2月6日 閱讀聲明英文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