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榮女空服員罷工者心路歷程

「當初就覺得是可以做一輩子的工作」,30歲的罷工空服員蔡羽盈,在長榮航空已經服務8年半。她提起當年大學畢業時去投考的興奮,仍然歷歷在目,彷彿隔日。據介紹,她甚至還當過航空公司的月曆模特兒,拍過不少形像廣告,可以說備受呵護。

如今,她選擇站在勞動權益抗爭的第一線,與2300多名女空服員一同輪班在企業總部前抗議勞動條件不公。

台灣進入梅雨季節的六月下旬,潮濕悶熱的天氣與突然其來的雷陣雨,也成為對這些參與罷工行動的女空服員毅力的別樣考驗。

台灣知名航空公司長榮航空,旗下女空服員因為勞資雙方在勞動條件上無法達成共識,6月20日起正式發動罷工。位於台灣北部桃園市南崁的長榮航空總部前,每日每夜聚集數百位抗議的女空服員們,輪班接力抗議。

對於蔡羽盈跟其他女空服員來說,做夢也沒想到會在夢想的企業,碰到人生第一次罷工。

那天的她迎來難得休假,看到勞資協商破裂後,隨即在社群媒體接到訊息「凖備動員」。趕到公司時,前方已人山人海,她跟著一群女空服員拉封鎖線,佔下公司前空地,凖備長期抗戰,與不支持罷工的長榮員工激動爭論。

前一刻還在想要不要出勤飛行,下一刻卻跟許多姐妹綁布條,頭一次睡在公司前空地。隔天清晨五點一覺醒來,她在社群網站上發了「天亮了,歷史會記住這一天」,家人不斷關心她有沒有去「湊熱鬧」,蔡羽盈只回,她跟朋友在一起,很安全。

工會會員九成贊同罷工

根據女空服員們隸屬的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表示,歷經兩個多月與資方斡旋後,依舊無法達成共識,3276位登記在工會的長榮女空服員中,有2949位對罷工投下同意票。在20日與資方的協商破裂後,正式啟動罷工,超過2300位女空服員繳納護照、台胞證與識別證後,接力輪班。

長榮航空公司從6月20日起取消大部分航線,至今只能維持原來約3至4成的營運量,隨著罷工進入持久戰,未來7月進入暑假期間後,營運將更受重創。

罷工現場位在高速公路旁,不同於市區的人潮眾多,大部分都是汽車呼嘯而過,卻仍有不少人搖下車窗大喊加油。深夜時,有的女空服員從國外剛剛回來下班,下了飛機後馬上回到總部,穿著制服來繳交證件,加入罷工,讓現場響起一片掌聲。

罷工遇到輿論反彈

但這場勞資對決,卻也引發不少反彈,不少人指責空服員待遇已經很好,卻仍不知足想罷工。加上長榮資方也擁有大量媒體話語權,公關操作,適時發放新聞,讓抗議代表們時常被動響應。

蔡羽盈說,家人不斷關切她,說罷工一點好處都沒有,但她回答家人說:「人不能那麼自私,如果我再不站出來,未來下一代還是會睡在街頭」。她認為空服員們站出來後,希望帶動更多台灣勞權意識提升,看到過半的空服員響應號召「我覺得蠻驕傲的!」 她說。

空服員工作在台灣,是個人人羨慕的窄門。不僅外表光鮮亮麗、談吐優雅外,起薪比一般企業好上很多,翱翔在空中飛往世界各國的國際性,更是讓許多女性趨之若鶩。然而,是什麼樣的原因,讓長榮過半數女空服員,寧可犧牲掉薪水與企業,讓他們也要出來罷工?

「日本昭和社風」

創立於1989年的長榮航空,是國民黨政府在1987年解嚴,開放成立民營航空後的首個航空公司。創辦人張榮發在1968年即創立長榮海運,擁有世界數一數二的海運事業,受到過去日本教育的張榮發,做人處事都相當日式風範,公司也有日本「昭和風」,意即承襲1960至70年代日本昭和高度成長期的精煉踏實。

當時日本人秉持「以公司為家,為公司犧牲」的昭和社風,終身僱用制度下,員工向心力都很強,企業主也負責。一但公司營運出問題,日本企業主輕則謝罪、重則輕生,但在領導上就極度威權,這樣的風格影響到當時的長榮集團。

長榮航空自成立以來,鐵腕風格治軍即相當有名,如今也在逼近2020年前,50年前的治軍風格遭遇到了極大挑戰。蔡羽盈表示,長年以來勞動條件無法有效溝通,不透明的獎懲機制,不斷地增加工作量與公司軍事化過分苛扣,已經讓許多員工無法忍受。

就在三年前,當時台灣的中華航空發生首次的空服員罷工,空服員聚集在台北市區的總部前抗議,一夕間還被稱為「最美罷工」。那時蔡羽盈受到不小影響,「原來我們是可以團結起來改變的」。

之後,長榮航空的女空服員們也開始申請加入外部的空服員職業工會,蔡羽盈也成為其中一份子。她說:「如果妳不站出來,那誰要站出來?我覺得我有這責任」,很多員工一開始覺得加入工會沒有用,說服的過程一度很辛苦。三年多的努力,匯集成這次罷工的力量。

長榮勞資對決

但不同於三年前半國營性質的華航,長榮航空是真正全民營企業,政府依法不得任意介入,讓罷工成為勞資雙方的真實對決。長榮擁有資歷雄厚的法務團隊與強硬領導的高層,在罷工隔天隨即控告,求償每日3400萬台幣(約113萬美金)的天價。

對於公司態度,蔡羽盈說:「不意外,(公司)一直就是這樣」,調解了兩個多月以來,資方始終態度堅決。長榮航空總經理孫嘉明表示,看到地勤與營運人員連日這麼辛苦,他很不捨,一度哽咽落淚。

然而面對空服員罷工,孫嘉明的態度依舊相當堅定,表示沒有一個工作是不辛苦的,如果覺得不適合就不要來。甚至規劃要直接招募新的空服員,使得這場罷工變成勞資雙方更對立。

長榮航空發言人陳耀銘27日仍表示,公司會收到工會的其他需求後,視情況研議,再看未來能否重啟談判。

尊重勞工意識

台灣開南大學空運管理系副教授盧衍良接受台媒訪問時表示,2000多人罷工,應該讓要求更具體,讓抗議有相當程度邏輯思緒與脈絡,多數民眾都會理解。但如果欠缺法理分析,將難以得到社會同情。

台灣過往對於罷工,外界普遍都不看好,認為罷工只是「要糖吃」。放眼全世界的罷工,通常卻常由社會收入較多的開始,英國除了地鐵、鐵路外,職業足球也罷過工,美國的職業運動多半都罷過工。

隸屬空服員職業工會,同時也是女空服員的長榮代表丁紹明則說,很多人會覺得,「如果你不喜歡這間公司,你可以選擇走,但是走並不能改變結構問題,只是換一批人進來,就是利用新鮮的肝」,然後勞動條件惡化依舊。

丁紹明認為,大家都喜歡這份工作,都希望公司能永續經營,但這個前提就是要聆聽勞工的心聲。不然不會有近3000人投下罷工贊成票,近2300人繳證件,來這邊抗議,拋棄看似光鮮亮麗的生活。

蔡羽盈說,參加這樣的活動,只是希望可以進一步改善整個台灣的勞動條件,「雖然我只是很小的螺絲釘,但能夠參與,算責任也好,義務也好,我是驕傲的」。她依舊熱愛這工作,但希望在合理勞動條件下,獲取合理報酬。

一場航空業的大罷工,能否獲得雙贏與民眾體諒,仍是未知。深夜的300多位女空服員們席地而坐,或臥或倒,半睡半醒,依舊盼望能看見自己勞動條件改善的希望,直到清晨明亮。

轉載自bb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