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加拿大勞工15元最低時新而戰

4月15日,全加拿大的工人及社區成員要為更好的工作而一起走上街頭。 我們乘著加利福尼亞和紐約兩州贏得15元最低時新的浪潮,借鑒得直接而重要的經驗即是:團結起來才能得勝利。

儘管不同區域的具體戰術和訴求不盡相同,但爭取公平的工作和公正的薪酬是我們團結戰鬥的一致目標。

眾所周知,我們大多數人的生活變得越來越不穩定和越來越沒有保障。 但我們知道事情本不該如此,這就是我們要共同抗爭的原因。

為公平和最低15元時薪而戰的運動正如火如荼,蔓延整個加拿大。 僅安大略省就有超過15個城市行動起來。 我們很有必要乘當下安省政府重新審視「雇傭和勞工法」的關鍵時機,對當局施壓,迫使他們做出有利於全體勞工的改變。

我們的要求是明確的,合理的和絕對必要:15元最低時薪,合理的工作時間和體面的收入,帶薪病假,工作時得到尊重,保護每一個人的規章制度。 我們應為迫使他們承諾以上所有條款而奮鬥不息。

為未來而戰

重要的是:當我們為公平和最低15元時薪而戰時,要不時體現出我們所建立的勞工運動策略。 吸取這個國家有組織勞工運動的歷史經驗,清楚我們身在何處,該往哪裡去。

我們不應自欺欺人,美國和加拿大有組織勞工的傳統形式正在失去威嚴和相關性。 為何如此事出有因。 全球化,國內福利緊縮政策,為使成本最低而分包等,把壓力轉嫁到勞工身上,都威脅著穩定工作和工會組織。

所謂「黃金時期」來而複去。 我們要在認識到過去許多問題的同時堅定地捍衛所取得的勝利果實。 我們別無選擇,只有義無反顧繼續前行。

21世紀的加拿大勞工運動何去何從? 這是我們需要探討的重要議題。 這需要理想與現實的有機結合,故此,我想肅清自己對此問題的見解。

我們都是勞動者

如果勞工運動是為正義而戰,那就需要拓展勞工的含義,為支援所有的勞動者而行動。 這意味著為所有,包括那些沒有工會的勞工有更好的雇傭條件而奮鬥。

為公平和15元最低時薪而戰運動,通過針對改變統管整個安省的《就業標準法》程式,絕對表示保護廣義的勞動者已包含在勞工運動中。

長期以來我們弄清了:對於有組織勞工占主導的運動,如果我們只是自顧自的與雇主斡旋,即使暫居上風,也只是瞬間的一點而已。 每時每次,這種個案無助于長期戰略。

有間洞的船駁不能抵禦狂風巨浪。 勞工運動不把周邊的勞力市場和社區員工包含進來將難以為繼。

這就要求我們不能把團結停留在口頭上。 這意味著實實在在的對非勞工組織的勞動者給予可見的支援。 意味著對外籍臨時勞工,對要求政府給予到達後的居留需求的支援。 意味著對從事性工作移民犯罪的檢討。 最終這意味著無論身份如何,我們支援和保衛所有的勞動者。

在整個加拿大,已成為居民的有色族裔移民仍在從事低於勞動標準條件下的工作。 這部分是因為勞工組織過去歷來排斥這些群體和現代這部分群體缺乏參與勞工陣營。 工會需要投入更多資源到移民們工作的場所去組織工會,這樣驅動而非僅僅讓其自然過度至多種族勞工運動的願景。

對無法馬上成立工會的地方,工會要通過投入資源來支援能為這些工人爭取權益的社區組織,以顯示工會的承諾。

由於加拿大種族趨向于多元化,不幸的是有組織勞工仍停留在缺乏有色移民參與的現實,這種情況是沒有前途的。 讓有色移民參與並不僅僅是加入而已,是要與他們共同建設並分享成功的果實。

展望新世界

為解決工人面臨的主要挑戰,勞工運動必須把自己置身于其它運動之中。 這意味著以資金支援,置身于真正的對話,建立關係互動。 通過共同努力,支援原住民,反對種族主義,宣導環境保護和其它運動。 我們可以參與集體再評估,再想像,看新世界更公正的生活會如何,再著手打造這樣的新世界。

正如英國的Jeremy Corbyn,和美國的Bernie Sanders預見的,勞工階層社會主義政治的復活是樂觀的現實,它標示著我們處在一個變革的時代。

然而不能忘記,真正的改變要靠我們在社區中,在工作場所,在日常生活中去調動,去借助政治力量,去組織。 這就要我們必須繼續為公正和15元最低時薪運動而奮鬥,亦即為所有勞動者更好的工作條件,更好的將來而奮鬥。

作者:匿名(華工網絡成員)

翻譯:姜玲(華工網絡成員)

原文請看 http://rankandfile.ca/2016/04/15/fighting-for-15-and-the-future-of-canadian-labou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