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odora快遞員籌組工會

Foodora單車和汽車快遞員5月1日宣佈,他們計畫加入加拿大郵政工人工會 (Canadian Union of Postal Workers, CUPW)。

Foodora 基本上是一家應用程式國際公司,提供網上訂購食品和送貨上門服務。他們在加拿大各地的城市都有業務,多倫多是他們在加拿大的最大市場。Foodora收取餐館每筆訂單30% 的費用,只支付快遞員1元1公里,從餐廳到顧客家門口計算。快遞員每筆訂單都會收到4.5元由客戶直接支付。

單車快遞員Hunter Sanassian說,我們想要的是簡單而做得成的。我們在城市里一些最危險的情況下工作。我們許多人在工作中受傷。我們想要的只是尊重工人,並從這家盈利公司獲得公平的工資。

雖然 Foodora 控制著快遞員的大部分工作, 像任何其他老闆一樣管理紀律,但它將快遞員歸類為 「獨立承包商」, 實際上取走了合法的勞工保護,包括 EI、病假和有保障的收入。

Ivan Ostos 23歲的Foodora單車快遞員,曾在多倫多工作中受傷,鼓勵其他人加入工會爭取更好地保護自己。

去年9月,當他趕著送食物的時候。他說,另一名騎單車的人撞上了他,將他撞倒在地,摔斷了胳膊。他需要住院治療並要休息幾個月。與工作場所安全和保險局部(WSIB)通過電子郵件、短訊和電話聯繫數周後,他得到了他所謂的「最低生活費」每周達210元。他沒有得到Foodora 補償。由於難已維持生計和支付帳單,他要提前恢復工作。

現在, 他和同事們自掏腰包去看眼科醫生或牙醫。他們要自費維修他們送貨用的單車或車輛。儘管Foodora網站表示, 快遞員每小時可以賺到25元, 還可以得到客戶直接給予小費。Ostos和他的同事說,他們很多小時都沒有貨送。他們的工資很不穏定,使難以做預算。

多倫多工人維權中心 (Toronto Workers Action Centre) 協調員Deena Ladd表示,在過去的30年裡, 工人的權利被削減, 這使得他們難以簡單地生活下去。如今勞工市場充斥錯誤分類和臨時工作,我們需要集體反擊不穩定的工作。

加拿大郵政工人工會全國主席Mike Palecek說,隨著許多短期工而不是長期工的經濟體系 (gig economy) 擴大, 我們看到的是工人完全沒有得到保護。現在是為這些工人贏得權利和保護的時候。Foodora快遞員組織工會運動將為勞工權利樹立重要先例。快遞員不是機器,他們應該在工作中感受到安全和受到尊重。

來源:Canadian Union of Postal Workers & vic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