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年的教訓 ― 教育、 組織、抵抗!

6月7日是保守黨在安省獲勝一周年。這是個令人不安的一年, 接下來還有三個。距哈里斯 (Harris) 領導的保守黨于1995年6月8日當選至今已有24年。與邁克•哈里斯 (Mike Harris) 不同的是,道格•福特 (Doug Ford) 和他的顧問們已經學會少些表明會大量裁員。福特的花言巧語用虛假的右翼民粹主義所掩蓋—他承諾「沒有一個前線工人會失業」。同時,他的話掩飾了與哈里斯政權一樣具有革命性的目標 — 永久改變我們省的運作方式。

重要的是要認識到這一議程與之前以企業利益推動,改變社會權力結構的相似之處。在 20世紀80年代初,全球南部地區的大多數國家都受到 「結構調整計畫」 的影響。該計畫大幅降低工人工資,出售公共資產,並對民眾實施了緊縮政策。英國的瑪姬•柴契爾(戴卓爾夫人)和美國總統朗奴•列根 (Ronald Reagan) 實施改變他們國家經濟運作方式的政策—摧毀社會計畫、破壞工會和放鬆對服務監管。對布萊恩•穆洛尼 (Brian Mulroney) 來說, 美加自由貿易協定也朝向實現類似的目標。

這些變化導致了更大程度的貧困,同時為跨國公司取得大得驚人的財富。當民眾的反彈導致這些保守派統治者失敗時,新當選的領導人要麼無法或不願扭轉對地方經濟或公共服務的損害。

道格•福特將離譜的行動 (改變多倫多選舉、削減法律援助、取消綠色專案) 與狡猾的分散注意力 (一元啤酒、車尾派對) 連結起來。但正在進行的,最重要的是由在幕後的核心理論家指導的重組將持續一生。每班人數增加,教師和支援人員也會減少, 但真正的影響將來自 「審查教育局運作」 的工作小組。

當衛生廳已經是一個 「超級衛生機構」 時, 為什麼又要創建另一個「超級衛生機構」?因為它想隔開公眾的視線,通過外包、私有化和裁員,同時將責任從政客身上移開,建立重組方式。迫使專上學院校達到以市場為導向的「績效目標」, 將從根本上改變學生,如何準備自己做好在公民社會中的角色。盜取地鐵將打開私有化大門,並將物業上方空間權利賣給富有開發商。允許公司首席執行長在削弱工人權利的同時重組勞工市場,只會擴大不穩定和貧困工資的工作。

還有,我們看到多倫多受到了非常蓄意的攻擊。大幅度削減市議會的規模,然後取走公共衛生的10億元撥款,以及公車的10億元營運經費,降低市政府領導進步政治的能力。這也給了右翼政客巨大影響力。

教導:

在管家大會,政治經濟學者Linda McQuaig 概括三個重點,幫助大家了解安省的新現實:

  • 保守黨的口號應該是「為富人服務」。
  • 遊戲規則急刻轉變。這是由那些企業非常努力選出會改變規則有利他們的人來完成的。
  • 不一定非要這樣―一個更美好的世界是可能的。今天只要按2000年同樣稅率徵稅,我們每年會有560億元額外資金,可以用來應付兒童保育、藥物補助、公共交通、學費和有效的氣候行動等緊急需求。

組織:

我們一直在建設和組織,以應對福特的攻勢。上個月,我們回應對教育的攻擊,邀請工會和社區積極份子向郊區學校的家長傳達信息。這個月,我們站出來保護醫療。我們將繼續保衛多倫多的地鐵系統,反對公車私有化。隨著2019年安省預算的影響變得清晰,我們將努力還擊對法律援助、公共衛生和其他重要公共服務的攻擊。

抵抗:

至關重要的是,我們每天都要不斷挑戰這個政府及其企業親信。然而,我們認識到,我們正在參加馬拉松比賽, 而不是短跑。我們需要能量和動力來保持另一種願景,並在三年內擊敗保守黨。保護公共教育是抵抗的關鍵部份,通過它,我們正在學習如何更深入地組織起來,追究我們民選官員的責任。今天揭穿福特保守黨,以警惕人們,他們的聯邦堂兄弟在今年秋天將會構成的危險。

三年是很長的時間,會有很多戰鬥。從以前的經驗教訓,表明保守黨執政時間越長,就會變得更加無情。有些人可能會沮喪或士氣低落。但我們知道,與他人一起鬥爭是一種強大的解藥。因為了解,權力就來了。因為鬥爭,領導就來了。

每天都越來越清楚的是,勞動人民和我們社區盟友之間的團結是絕對必要的。我們需要把自己看作是抵抗運動。我們呼籲下一代領導人堅定地向前邁進, 呼籲當代領導人分享過去鬥爭教訓。與盟友合作,將抵抗運動植根于不同社區和工作場所,讓我們度過未來的艱難時期。

執行委員會建議勞工議會:

  1. 大約在6月7日左右,在多倫多和約克區與主要的社區盟友組織行動,為普通安省省提供表達憤怒的機會;
  2. 鼓勵培養有意成為新領導的人,為他們提供工具和機會, 使他們能夠在領導這些關鍵鬥爭中挺身而出;
  3. 鼓勵所有屬會使用《五步指南》組織成員對福特保守黨作長期抗爭;
  4. 在其他工會和社區盟友的鬥爭中,附屬機構動員建立積極的團結。

多倫多及約克區勞工議會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