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線故事:培育領導者,一個接一個

在清潔行業,為體面工作而戰是需要有極大的謹慎和勇氣。面對工作中的種族主義、剝削和恐嚇,許多工人害怕被看到他們去了解自己的權利或尋求幫助。但在工人維權中心 (Workers’ Action Centre) 教育項目的支援下,清潔工人發揮領導作用,並在其行業內傳播知識和建立信心。 感謝幫助使我們的工人碗籌款 (Workers’ Bowl fundraiser ) 活動成功,本期《前線故事》分享了工人維權中心成員維羅妮卡 (Veronica) 如何突破西班牙裔社區清潔工人的恐懼和錯誤資訊。

工人維權中心:為什麼清潔工人有機會了解他們在工作中的權利特別重要?

維羅妮卡:我做清潔工人已有10年。清潔工作有不同類型:施工工地、樓宇、商場和商店,房屋,和更多….。對於清潔工人來說,面對種族主義是一件日常的事情,因為你的地位、你講的語言以及你缺乏獲得其他類型工作機會,因此被佔便宜。雇主知道工人是移民,他們會說他們是非法的,沒有權利。老闆會說:「我幫你個忙。說謝謝,不要要求你的權利。」

我社區的許多工人都是新來的,有些沒有證件。不幸的是,大多數人認為沒有工作簽證意味著他們在工作上沒有權利。無證工人也受到安省《就業標準法,Employment Standards Act》的保護,不知道這一事實,會使清潔工人接受低於最低工資,沒有公共假日工資、加班費和休假。這使得生活變得壓力極大,無法讓自己擺脫貧困。

能夠讓清潔工人增加自信和能力,知道他們在工作中確實有權利的,這是不可思議的。

工人維權中心:你用什麼策略來接觸清潔工人,為什麼你認為他們是成功的?

維羅妮卡:首先,我與大約30名我認識的這個行業的人一對一對話。這些人在工作中很容易受到壓迫,因此,花時間建立關係和一切保密是很重要的。一旦他們確定工人維權中心是一個安全的地方,他們會毫無拘束聚在一起互相支援,建立自己的領導技能。

與他們交談,我認識到清潔工人最需要瞭解的四個主題:以現金支薪,被誤分類為獨立承包商,健康和安全,騷擾和欺(霸)淩。我與其他組織者和安省工業事故受害者組織 (Industrial Accident Victims’ Group of Ontario, IAVGO) 合作,用西班牙文提供有關這些的重要資訊。

我們為清潔工人舉辦的講習班非常有影響力。現在,他們知道自己有權利,有能力去爭取它們。工人們甚至與朋友分享資訊,這些朋友也是清潔工人,但長時間工作或害怕老闆發現,阻礙他們無法加入我們。這些朋友中的許多人面臨的相同問題來自同一雇主或臨工介紹所,因此,工人的權利資訊也直接說明了他們的處境。

工人維權中心:工人參加講習班後,你看到了他們有哪些變化?

維羅妮卡:工人們用他們學到的東西!當雇主削減清潔工人的工作時間,但仍期望做同樣多的工作時,工人們告訴他們的老闆,他們不會這樣做,這是不可能的。他們有能力與雇主談判。他們知道他們有權拒絕。

我為那些拒絕不安全工作的工人感到自豪。雇主希望他們打掃在樓梯間上的燈,但沒有安全設備,只有樓梯。因為他們知道自己的權利,他們有足夠的信心說,「這不安全,我們不會這樣做。請不要再要求了。」

他們有信心要求公共假日工資、加班費、假期工資和休假。一群清潔工人正在發揮領導作用,共同制定計畫,使拉丁美洲社區和我們行業的工人更容易獲得工人的權利資訊。當我們組織起來時,我們並不感到孤獨。我們感到得到支援。

來源:workersactioncentr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