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dbury生活工資運動

根據薩德伯裡(又譯作:濕比利,Sudbury)工人中心的資料,薩德伯裡的生活工資為16.98元/小時。

大薩德伯裡 (Greater Sudbury) 是加拿大22個發起生活工資運動的城市之一。

11月4日周一晚上,薩德伯裡工人教育和倡導中心(Sudbury Workers’ Education and Advocacy Centre,SWEAC)主辦了一個小組討論會,討論該市的生活工資問題。生活工資是工人為提供生活必需品和參與社區而必須得到的每小時最低工資。

薩德伯裡工人教育和倡導中心計算,大薩德伯裡一名工人每小時需要掙16.98元才能在這裡維持生計。這比安省14元的最低工資高出約3元。該中心還補充說,這個數額只是一個四口之家的平均值,是按每個父母每小時工資計算。

然而,菲奧娜•托伊(Fionna Tough)在薩德伯裡都市型農業工作,在她完成學業後的最初幾年裡,她在當地小農場工作,工資很低。

她說,學習技能和種植食物,她當時只得到了津貼和食宿。但她沒有得到時薪的工資,你知道農業需要大量的勞動。這需要長時間的勞動。因此,是非常、非常容易每周工作超過40小時以上。

托伊說,現在她試圖教育人們有關食物安全和購買當地產品。

她說,在這種氣候下,人們願意在食物上花多少錢而言,食物的價值就被低估了。因為食物的真正價值沒有反映在雜貨店你看到的價格。

托伊相信,薩德伯裡的生活工資將對當地經濟和當地農民有很大幫助。

她表示,希望這樣人們可能會開始更加重視支持當地農民。這樣當地農民將掙得更多,他們也可以用公平或生活工資來雇用員工。現在很多農民實際上沒有支付自己的生活工資,他們也不能支付自己時薪的工資。

斯凱勒•盧蒂特 (Skyler Louttit) 是寒武紀書院 (Cambrian College) 的學生,在社會服務領域工作。

他說,他認為生活工資很重要,可以幫助很多低收入者,但是他說,他也致力於幫助原住民擺脫貧困。

他說,那裡有些人完全生活在貧困、危機和無家可歸之中,他們是原住民和非原住民,首先他們無法獲得像I.D.之類的東西或住址,讓他們能夠受雇就業。所以我把注意力集中在那些陷入困境的人身上。

他指出,人們常常沒有意識到一個原住民有多艱難,尤其是當他們一生都生活在保留區後來到薩德伯裡時。

他說,薩德伯裡恰好是人們離開保留區獲得服務和支援的城市之一。

當談到薩德伯裡的生活工資時,盧蒂特說,對他來說,確保沒有人被遺留,或者從縫隙中被漏掉是很重要的。

摘譯自cbc.c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