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年輕工會成員溝通指南

我們知道, 大多數青年工人 (58%) 認為工會在加拿大發揮著重要、而且是非常重要的作用。只有 6% 的人認為工會從來沒有發揮過重要作用,造成的傷害大於好處。這是個好消息!

2016年底, 全國公共和一般雇員工會 (National Union of Public and General Employees , NUPGE) 啟動了一個重要專案, 研究世代變化對他們的工會以及更廣泛的勞工運動的影響。該專案還審查了對組織工人成立工會的影響。工會聯繫了一家專注於千禧世代的研究公司,開展該項目的研究。

讓年輕工人參與我們的工會 NUPGE總工會製作了一本名為《與年輕會員溝通》Communicating with Young Members的小冊子。它簡要概述了青年工人關心的關鍵問題,他們如何看待工會,以及他們希望如何參加工會活動。這些資訊將有助工會領導人,激勵千禧世代參與工會活動,使他們成為強大和積極的工會成員。

NUPGE主席Larry Brown指出,與青年成員溝通專案的研究結果表明,大多數青年工人希望參與他們的工會。他們希望被看到,聽到和代表他們的工會的行動。這本小冊子著重於讓這一代人聽到你的信息的最佳方式,並包括吸引當前和未來千禧世代成員的最佳方法和語言。

年輕工人是我們未來的領導者

他說,我們知道, 大多數青年工人 (58%) 認為工會在加拿大發揮著重要、而且是非常重要的作用。只有 6% 的人認為工會從來沒有發揮過重要作用,造成的傷害大於好處。這是個好消息!我們需要把握這個機會,接觸年輕的工人,對他們大多數人有關的問題與他們對話。

他表示,研究結果還顯示,如果我們想讓年輕工人有意義地參與我們的工會,我們需要有一些改變,我們需要更新我們做事的方式,擴大我們的主要內容,並 以不同的方式組織我們的工作。

與年輕成員溝通:溝通者摘要和指南

前言

簡短的測驗,旨在幫助你更了解年輕工人。

本報告是根據NUPGE 在2017年的一系列研究的。

這些研究的重點是要了解、接觸18-35歲的工會成員並 與他們溝通。

研究包括:

  • 調查加拿大工會和加拿大一般人口中的年輕工人。
  • 調查NUPGE工會組成部分的成員。
  • 與來自加拿大所有工會組成部分和地區的近100名年輕成員一對一面談。

第1部分:與年輕工人溝通

主題

  • 溝通和語調
  • 他們的價值觀
  • 他們有興趣嗎?
  • 取得聯繫

社交媒體有多重要?

讓我們來看看溝通的語調。

語調會讓許多年輕成員拒絕工會新聞、信息,支持請求和其他交流。

選擇關於年輕工人的正確陳述:

  • 1/3成員對當前的工會語調感到滿意。
  • 1/2成員對當前的工會語調感到滿意。(正確)
  • 2/3成員對當前的工會語調感到滿意。
  • 1/3工會中的年輕工人覺得他們工會的溝通語氣讓他們感覺有距離。(正確)
  • 1/2工會中的年輕工人覺得他們工會的溝通語氣讓他們感覺有距離。
  • 2/3工會中的年輕工人覺得他們工會的溝通語氣讓他們感覺有距離。

那麼,為什麼語調是個問題呢?

  • 今天的年輕工人是歷史上受教育程度最高的一代。
  • 他們也認識掌握大量的資訊來源。

許多年輕工人更喜歡

  • 對勞資關係有更細緻入微和老練的看法;
  • 對問題的所有方面作更多的解釋 ,使他們可以作出自己的決定;
  • 少些譴責他們的雇主。

由於年輕工人更加憤世嫉俗,因此需要改善溝通

  • 誇張手法
  • 戲劇性的措辭
  • 「我們與他們對比」框架

關於語調的最後兩個要點

  1. 直言不意味著反工會。
  2. 小心「恒常危機」的語調。

這可能會使一些成員筋疲力盡而不是激勵。

  • 現在讓我們來看看價值觀。年輕工人與勞工運動,兩者的價值觀相似。

年輕工人面臨的主要社會問題

  • 保護最脆弱的群體
  • 普遍獲得教育和信息
  • 負擔得起的住房
  • 網路中立(相對於企業對互聯網的控制)

你能猜出年輕工人的三大工作場所問題嗎?

  • 確保獲得工作場所的退休金和福利。
  • 確保每個人都得到公平對待。(√)
  • 確保工作保障和任期。
  • 確保婦女享有平等權利和機會。(√)
  • 確保提高工會工人的工資。
  • 確保沒有基於種族、性別、信仰等的歧視。(√)

他們很有興趣。

直言並不意味著反工會。

問:你通常對與你的工會有關的新聞或資訊感興趣嗎?

答: 是的,我大多數時候都很感興趣。

超過 2/的年輕工人真的很想聽聽他們工會的意見。

  • 另外三分之一並沒有對工會資訊不屑一顧。 然而……

他們中許多人覺得,工會正在打舊仗,試圖堅持為老成員帶來好處,而忽視新成員。

他們中許多人覺得,他們收到的所有資訊都集中在只與老成員有關的話題上:退休、退休金、休假等。

他們覺得沒有說話是對工會年輕會員說是,他們想知道他們的工會為年輕工人做了些什麼。

他們確實關心平等這樣的想法,但很多人在工作中沒有安全感,壓力很大。

當他們在日常職責中掙扎,感到不知所措時,很難將注意力放在更廣泛的社會問題上。

當年輕工人自己的社會問題似乎被忽視時,他們不想被老一輩的人 「教訓」 更廣泛的社會問題。

處於相同情況的年輕工人對這些問題發言最有效。

不要和你的年輕成員失去聯繫。

接觸、教導。

年輕工人需要接受勞工運動史的教育。

  • 許多人缺乏在更廣泛的社會背景下來理解運動的歷史。
  • 許多人不知道在直接關係到工人權利和保護問題上工會的立場。
  • 許多年輕工會成員對社會問題感興趣,但目前對他們的工會參與這些討論感到困惑。

教育年輕成員將有助於溝通

  • 工會在目前為什麼以及如何處理社會問題。
  • 一個工會的努力將如何造福全人類,而不僅僅是工會成員。

在傳達上述任何問題時,工會都需要小心他們的語氣。

就連我們的語言也暗示我們與年輕成員脫節。

稱呼成員為兄弟姐妹被認為太陳舊了。

  • 年輕工人喜歡 「兄弟」和「姐妹」這兩個詞代表了團結和家庭的意思,但他們也覺得這些詞語已經過時了。
  • 嘗試使用凸出這種包容性但更現代的詞語。

略多於一半的年輕工人覺得他們的工會與他們脫節。

許多年輕成員相信能聯繫在一起的工會

  • 是走在通信和服務技術的最前沿
  • 時時刻刻接觸它的成員
  • 與其成員透明地溝通
  • 不斷要求回饋

簡而言之

  • 積極主動的溝通和數字化策略!

現在是電子郵件。但社交媒體是未來。

社交媒體的重要性很可能在不久就會增加。

你可能幾乎未聽過的社交媒體平臺,它們有大量的追隨者和自己的一套規則、適當的語氣和社交目的。

工會年輕會員和非工會成員一樣使用社交媒體,在一些平臺上他們甚至用得更多。

41%的年輕員工在社交媒體上關注他們的公司/雇主。

這意味著他們的雇主對這一代很人有直接的接觸和影響力。

工會必須確保自己的信息和觀念不會被蓋過。

年輕工人希望在社交媒體上關注他們的工會,但溝通需要是

  • 與他們相關
  • 有趣的
  • 娛樂的
  • 最新和持續的

社交媒體的內容和語調對於長期維持會員興趣將是無比重要的。

社交媒體通信需要真實的聲音,而不是機器人式或正式的新聞稿。

他們還希望從社交媒體看到來自工會的更多樣化的內容:

  • 環境
  • 其他年輕的工會會員
  • 愛好
  • 生活方式

大多數年輕工人已經習慣了從社交媒體觀看這類內容。

同樣,不要忘記語調。

在這種媒介中,非正式的、有趣的和個人化的語調是通常用的方法。

關於社交媒體對年輕工人重要性的快速測驗。

選擇正確的陳述:

  • 工會年輕會員最重要的資訊來源是工會網站。
  • 工會年輕會員最重要的資訊來源是社交媒體。(正確)
  • 工會年輕會員最重要的資訊來源是工會代表。
  • 21%的年輕員工在社交媒體關注他們的公司。
  • 11%的年輕員工在社交媒體關注他們的公司。
  • 41%的年輕員工在社交媒體關注他們的公司。(正確)

第2部分:剖析年輕工人

4類年輕工會成員:

  1. 倡導者
  2. 強烈抨擊工會的人
  3. 啦啦隊長 /(強有力的)支持者
  4. 憤世嫉俗者

倡導者

  • 不到1/4工會年輕會員。
  • 支持工會,並對勞工運動文化根深蒂固
  • 非常活躍, 很可能參與過工會委員會。
  • 更有可能是30-35歲。
  • 更有可能已經在一個工會6-10年或更久。

倡導者-溝通需要

  • 不需要為這些受眾制定特別的溝通策略。
  • 他們非常活躍,盡可能多地獲取工會新聞和信息,並在意識形態上與勞工運動保持一致。
  • 他們是所有工會通信的盟友, 對我們所有測試信息架構、發佈內容的支持請求,都有很好的回應。
  • 他們了解勞工歷史,並確信對工會會費的使用情況有充分的了解。

強烈抨擊工會的人

  • 不到十分之一的工會年輕會員。
  • 反工會的和工人運動文化的公然敵人。
  • 完全不活躍。
  • 更有可能是男性。
  • 更有可能住在安省西部。

強烈抨擊工會的人-溝通需要

  • 他們避免所有工會通信, 除非直接影響到他們的工資或福利。
  • 他們反對工會,要麼是因為個人的負面經歷,要麼是因為意識形態立場相互衝突。
  • 他們更容易被 “過度敏感” 的政治正確文化激怒,覺得工會保護懶惰的人,同時阻礙像自己這樣的好工人。
  • 他們對自己的工會感到惱火,不支持工會在大多數問題上的觀點,認為他們的工會惡意傳播錯誤資訊。
  • 任何數量或風格的溝通,都只有很少機會改變這部分人的想法。

啦啦隊隊長 /(強有力的)支持者

  • 約三分之一年輕工會會員
  • 親工會,安心於勞工運動文化。
  • 從活躍到不是很活躍(由於個人責任、時間不夠或後勤)。
  • 比其他簡介中的人更有可能是女性。

啦啦隊長 /(強有力的)支持者-溝通需要

  • 接受勞工運動的通信。
  • 批評工會的信息是 「花言巧語」的可能性不大。
  • 沒有怎樣受過關于勞工運動歷史,及其工會在更廣泛的社會背景下的地位的教育。
  • 他們很可能不太知道他們的工會會費花在哪裡,但覺得他們的工會大概會是明智地使用。

憤世嫉俗者

  • 約三分之一年輕工會會員
  • 親工會但對工人運動文化感到不舒服。
  • 有時活躍在他們的工會中,但從未參與過委員會。
  • 更容易感覺到與勞工運動文化脫節。

憤世嫉俗者-溝通需要

  • 這一部分人理解必須有工會,特別是在談判期間代表他們的利益。
  • 對與他們的工作場所沒有直接關係的溝通感到冷漠,主要是因為他們認為語調是 「好鬥」 的和「花言巧語」。
  • 他們更容易感覺到工會脫節,不能代表年輕人
  • 他們更喜歡對工會-雇主衝突採取更加有細微差別和平衡的語調。
  • 他們更傾向于對自己的會費花在哪裡持懷疑態度,但不確定這筆錢到底用到哪裡。

第3部分 快速提示和前進

8點快速提示:

  1. 認真對待社交媒體
  2. 調整你的語調
  3. 對準你的內容
  4. 用年輕人與年輕人交談
  5. 關於工會歷史的教育
  6. 關於工會會費的教育
  7. 雙向溝通
  8. 通信過程的數位化

1. 認真對待用社交媒體溝通

  • 電子郵件很重要,但社交媒體是工會和年輕成員之間增長最快的溝通形式。
  • 利用社交媒體直接向青年工人傳播資訊
  • 這是他們喜歡的更個性化和有趣的體驗。 它不應該有正式的,工作導向的電子郵件的語氣。

2. 調整工會資訊和通信的語調

  • 三分之一的年輕工人因當前的語調而失去感興趣。
  • 他們認為當前的語調是短視的、單向的和沒有細微差別的。
  • 他們希望有一種更平衡、細微和多元的語氣。

3. 對準你的內容

年輕工人對世界的整體看法感興趣,例如,勞工運動以外的問題。

他們還對影響他們這個群體的問題感興趣,例如

  • 嚴峻的經濟、職業和財務狀況。
  • 高等教育、債務負擔和住房成本上漲。

4.利用年輕工人與年輕工人交談處於相同情況的人們在談論這些問題時最有效。

  • 年輕工人不想被老一輩人教訓他們的問題。
  • 年齡較大的工會成員就這些話題交流,可能要冒著遭諷刺和充耳不聞的風險。

5. 關於工會歷史的教育

  • 許多年輕工人並不了解勞工運動在歷史上的地位。
  • 這阻礙了他們對工會關於當前社會問題的資訊的理解和使用。
  • 不要以為年輕成員意識到工人對當前社會的影響和塑造。

6. 關於工會會費的教育

  • 許多年輕工人不確定他們的會費流向和原因。
  • 對支出有更多理解,會增加會員喜愛他的工會。
  • 許多年輕成員最感興趣的是他們的會費用在人道主義和地方措施。

7. 雙向溝通

  • 年輕成員不認為他們被諮詢和聽到。
  • 雙向溝通將帶來更大的團結和歸屬感。
  • 創造機會, 讓青年工人分享回饋和意見。
  • 考慮設立線上社區, 他們可以在那裡就問題、工會立場、請求支持和工會事務直接相互協商。

8. 通信過程的數位化

  • 傳統的工會流程可能顯得過時和不方便。
  • 線上會議和流程可以增加年輕成員的參與, 並改善他們對工會的總體看法。

前進

工會需要

  • 系統地了解數位通信和會員參與。
  • 測量、基準、跟蹤和調整。
  • 使用科技創建更精確的通信。

數位技術使通信者能夠以前所未有的方式改進他們的通信策略和框架。

使用一些套裝軟件,只需點擊幾下鼠標,即可協助你劃分、針對、測試和跟蹤不同類別的會員信息,以及會員人數統計資料。

其他平台允許你創建線上社區來交流思想和資訊,從而使你能與成員互動。

研究以下潛在工具

他們可以幫助你增加成員的積極性。

Mail Chimp

  • 行銷自動化平臺和電子郵件行銷服務

Nation Builder

  • 以最少的技術知識創建運動(活動)

Union Base

  • 勞工運動的社交網絡平台

Hootsuite

  • 管理社交媒體的平台

摘譯自Communicating with Young Members & nupge.ca & unionsyeah.c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