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疫情而在家工作?你有资格获得税务减免

当安省因为新冠肺炎的大流行而封锁时,艾米丽·艾尔库比(Emily Elkouby)没想到她在万锦的家中工作时会遇到一些技术难题。毕竟,现年40岁的艾尔库比是多伦多阿尔伯特·坎贝尔中学(Albert Campbell Collegiate Institute)的音乐老师,并且长期以来她一直是个狂热的视频游戏玩家,且精通所有当下流行的在线交流程序和手机应用软件。

实践证明她是错的。艾尔库比发现她的平板电脑不够快,无法跟上整天在线工作的节奏,并且她用耳机听一两首歌还行,但一两个小时后就会感到非常不舒服。 她习惯了在到处都是学生的教室里教课并指挥乐队。但现在她发现整天坐在餐桌旁,让她很难集中注意力。 随之而来的,是她的麦克风在录制供学生在线播放的音乐时,展现出非常不佳的效果。

在几周之内,艾尔库比通过购买新的笔记本电脑、无线耳机、站立式办公桌和专业的音乐麦克风来纠正这些问题,总共花掉了1200元。

“这是很值得的。如果没有购买这些工具,我的工作会更加艰巨。当我听到’第二波疫情’一词时,我意识到我可能会在今年秋天还要继续使用这些设备,” 艾尔库比说。

艾尔库比并不是唯一一个遇到这样情况的人。如果不是被要求在家工作,她本不需要额外花钱买这些东西。

在家工作后,尽管许多员工在交通成本或午餐开销上省了钱,但他们却在积累其他的费用,例如购买书桌、人体工学办公椅、打印机、扫描仪、纸张和墨水。 可能还会伴随其他成本的增加,例如快递服务费以及在家中增加网络数据的使用量和用电量所产生的开销。

“我们都在家使用我们的设备; 面包机一天24小时一周七天都在工作,现在天气也暖和了,空调一天到晚都得运转。” 艾尔库比也谈到了她的家人,包括丈夫和儿子。 “如果我们的电费增加,我也不会感到惊讶。”

多伦多贝西特金融服务公司(Bissett Financial Services)的注册财务顾问兼总裁崔西·贝西特(Tracey Bissett)则表示,并非所有员工都要自掏腰包支付因在家工作而增加的成本。“有些人从雇主那里获得固定数额的补偿,以改善他们周围的工作环境或获得更快的网络服务。当然,这将是一项应税收益。其他的人,有的正在就此问题与雇主合作,从工作单位获取必要的办公用品或将其运送到家中。”

幸运的是,对于那些自己付费支付办公相关开支的人来说,是有缓解的办法的-除非联邦政府对现在的税收法规快速地做出修改。在现行的制度下,任何经常在家工作的人,都可以从应税收入中扣除部分与业务相关的费用开支。 此类支出包括水电费账单、房租、手机费以及购买新的办公设备或用品的开支。 对于有房一族来说,这还包括维护和升级办公室及物业周边的开支。

“通常不在家中工作的员工无法获得这些抵扣,”在安省阿克斯布里(Uxbridge)经营The Mad Accountant税收规划和会计业务的已退休注册会计师欧文·图尔克(Owen Tulk)说。 “这些抵减通常适用于在家中工作的自由职业者或销售人员。”

但是,新冠肺炎的大流行改变了税收的格局。每年在多伦多东部自由税收务服务中心(Liberty Tax Service East Toronto)处理数百份报税申请的格里·坎贝尔(Gerry Campbell)表示,在新冠肺炎疫情的笼罩之下,在家工作的员工可以向加拿大税务局提交T2200表格。该表格能使那些在家工作的人确定他们把家用作办公室的百分比,并在纳税申报表中扣除相关费用的对应百分比。

坎贝尔说:“我建议员工按比例分配今年(2020年)的百分比。如果你一年中有20%的房屋使用是用作办公室,则应抵扣20%的四分之一,即5%的相关费用。”

坎贝尔补充说,减少应纳税的收入对于雇员来说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因为这将改变他们需缴纳的税额。

图尔克指出,提交T2200表格的关键在于你的雇主必须填写表格并签字,以允许你做这部分抵减。 以前,这些抵减仅用于在家中工作的自雇人士或销售人员。

图尔克称:“填写T2200表格并不需要你的雇主花费任何的钱。一旦他填完了一份T2200表格,就会发现基本上所有的都是一样的。大多数人都并不了解T2200表格,这让很多人因此大开了眼界。”

艾尔库比惊喜地了解到了这些潜在的税务抵减方法。她说:“现在,我只是很感激我和我丈夫都有收入,因此我们不会因购买用于家庭办公的设备而在经济上感受到压力。但是,如果我可以在收入中扣除购买办公用品所花费的金额,这将会对家庭很有帮助。”

在人们急于庆祝可能获得的税收减免之前,贝西特和图尔克都提醒雇员们,需要将所有的收据都放在手边,以为报税做好准备。

“这是人们经常遇到问题的地方,”图尔克说。 “找到一个信封或文件夹,然后将你的收据和账单都放在里面,这样到年末的时候就很方便获取和整理了。”

贝西特补充道:“你应该在手头上留有所有所需要的文件,包括水电费的账单。”

多伦多星报自由撰稿人Elaine Smith特别报道

阅读英文原文 the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