糾正對提高最低工資錯誤看法

以下是摘錄自RankandFile.ca的小冊子:$ 15和公平現在就要組織者建立運動手冊。($15 and Fairness Now! An Organizer’s Handbook for Building a Movement.) 小冊子的目標是向組織者提供他們為所有人爭取更好的工作條件而需要的事實、故事和工具。如果你有興趣購買這本小冊子請發電郵editors@rankandfile.ca 聯絡

普遍錯誤看法提高最低工資將會使低工資工人失去工作。

事實有充分的證據表明,提高最低工資不是工作殺手。經濟學者最新的研究發現,典型的最低工資增長不會造成整體失去工作。「失去工作更大程度上是恐嚇,多過是理論。」例如,機械人將會取去我們工作的威脅已經說了超過200年,然而,全職工作還是每周40小時或以上!將職位運去境外的說法同樣失敗。儘管這樣多企業嘗試,這不可能調動一個咖啡師的工作到半個地球這樣遠。這還有那麼多的工作需要人力。

最低工資15元將會把數十億元注入低收入工人的口袋和安省的經濟。將因此創造就業機會和經濟活動,對只能靠貧困工資運作的企業將獲更多的補償而超過其任何損失。增加最低工資,工人對企業更有價值,工作普遍變得更好。工人獲得更多的培訓而更少離職。企業可以投入更多精力來提高效率,而不是保留工人在貧困中。

當最低工資增加,潛在的工作損失不是我們唯一需要關心的。減少貧窮,更好的工作,低工資的有較高收入,所有這些都將遠遠超過失去極少工作的影響,即使失去工作會發生。

普遍錯誤看法提高最低工資將導致加價

事實不要讓商業組織嚇唬你:貨幣波動、 油價上漲和許多其他經濟範圍因素對價格的影響遠遠大於公平的最低工資。過去幾十年,工資在經濟大餅中所佔的份額越來越小,而利潤份額卻在增長。企業老闆,無論大小,都已經非常好,如果最低工資上升,他們仍然會有很多剩餘。更高的最低工資可以從利潤中獲得; 他們不必以更高的價格顯示出來。如果工資增加是由於更大的工人議價能力,像正在推動增加工資的15元和公平運動一樣,這是會實現的。

數字支持這說法。加州大學伯克萊分校最近的一項研究,如果紐約州將最低工資提高到15美元,會發生什麼。它發現,由於最低工資較高而導致任何價格上漲都很小,以至於對正常通貨膨脹率幾乎沒有影響。同樣,在美國已經提高了最低工資的城市,沒見到由卑街傳播的任何通脹悲觀和沮喪的前景。

普遍錯誤看法提高最低工資會傷害小企業。

事實當最低工資提高時,地方經濟受益最大。當工人正努力使收支平衡時而得到加薪,他們會立刻把工資用在他們居住的地方。得到加薪,出乎意料的負擔得起更多和更好的食品雜貨,到街角新開張的餐廳用餐,或送孩子參加課外活動項目。直接受益於較高最低工資的工人將在當地消費,為自己和家人改善生活品質。低工資經濟不只是使工人陷入貧困,也扼殺不能削減成本,與大公司競爭時的小企業。像沃爾瑪這樣的低工資、 有侵略性的反工會做法的公司,對全國城鎮和城市小企業造成巨大破壞。

更高最低工資可以促使一個地方的經濟充滿活力。在西雅圖已經成功爭取15美元,第一次實質工資增長亦已經產生效用,低工資工人的總工資和就業增加,當地經濟蓬勃發展。

普遍錯誤看法經濟學者一致反對增加最低工資。

事實雖然菲莎研究所(Fraser Institute)繼續打響其有利於商界運作的卡通化的鼓,許多經濟學者都為低工資工人說話。就在幾年前,逾600名美國經濟學者,包括7名諾貝爾獎得主,簽署了支持更高最低工資的信件,表示他們不會傷害經濟。

雖然它歸結為所有晦澀難懂的統計資料,但你不需要有一個博士學位才能看到發生了什麼事。舊的研究,包括加拿大的研究,繼續被商業友好的經濟學者引用。他們使用過時的,笨手笨腳的方法。他們沒有從影響經濟更大的繁榮和蕭條中區分最低工資增長。新的研究糾正了這一錯誤,發現最低工資增長與失業或經濟衰退之間沒有聯繫。這不是一場在精明的經濟學和感覺良好的政治之間假的辯論。今天的經濟正在掙扎產生足夠的需求,經濟學者說,提高最低工資是一個很好的出路。

普遍錯誤看法15元最低工資聽起來不錯,但它將永遠不會發生。

事實15元最低工資的鬥爭已經取得了許多勝利。美國城市像首都華盛頓、西雅圖和Sea-Tac,以及紐約和加利福尼亞等州通過了將最低工資提高到15美元的法律。在加拿大,阿省已承諾將其最低工資提高到每小時15元。北美超過1,700萬人看到他們的工資直接或間接地受到15元運動的積極影響。

運動就面臨著來自政府、 大型企業和右翼智囊團的大規模反對。當工人站在一起,組織起來,他們已經顯示他們可以擊敗反對派,贏得15元的最低工資。在爭取15元最低工資的鬥爭中只有一個不可避免的事實:如果我們不鬥爭,我們永遠不會贏。

資料來源: rankandfile.c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