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欠员工薪资,多伦多商人遭起诉

蒋安川称,自己将努力偿还拖欠款项,但也表示“员工工作并不够努力”。

多伦多一名商人及其名下数家公司,由于未能遵守付款指令——即依据《就业标准法案》(ESA)规定支付约140万元的员工薪资和罚款,目前正面临十余项指控。

被拖欠薪资的,是蒋安川名下位于多伦多的两所私立学校和一家传媒公司的前任员工。蒋安川在温哥华还拥有一家私立学校,根据卑诗省劳工厅提供的资料,这所学校也欠下了员工薪资和罚款,共计20余万元。

在安省劳工厅提起指控的同时,蒋的许多前任员工依然在等待安省和卑诗省政府有关部门向他们的前任雇主追讨已被拖欠三年的薪水。这场持久战凸显了向此类雇主进行债务追讨的窘境:他们身背数百万债务,名下可供收缴的资产却寥寥无几。

一年多前,CBC News首次对蒋安川及其业务状况进行了报道。当时的蒋安川向数家企业、一家地产业主、一家按揭贷款机构和其自身员工欠下了共计2300余万元的债务。

在那之后,蒋名下某公司于2015年在北约克购得的一幢15.7万呎写字楼由债权方进行了拍卖,拍卖所得盈余偿还了大部分上述债务。

法庭文件显示,蒋原打算将该写字楼作为安省国际学院校舍使用,但由于未能按时缴纳按揭贷款,法院判定进入接管程序。

蒋及其名下公司负债640万元

财产记录和法庭令状显示,写字楼拍卖后,安省国际学院仍欠有近280万元的商业按揭贷款,而对于另外背负的640余万元债务,蒋及其名下公司的处理也进展甚微。

在与CBC News的电话沟通中,蒋安川称自己和公司”正在竭尽全力”支付员工薪资,但也表示之所以会欠债,是因为”拉不到业务”,而且”员工工作并不够努力”。

蒋安川表示:”部分员工上班时浑水摸鱼,工作不够努力,赚不到足够的钱,导致公司无法继续生存。”

前任员工吕薇被拖欠薪资已近三年,安省劳工厅此前已判定应由蒋名下的北辰传媒集团向其支付欠薪。该集团业务包括在安省刊发免费周报。

“欠薪事件对我的精神状态和财务状况都造成了很大的影响,”吕薇向CBC News表示,”在我看来,他(蒋)就是钻了法律程序的空子,他知道这会是一个旷日持久的过程。”

吕薇当年从中国来加拿大求学,从新斯科舍省艺术设计学院毕业后,在北辰传媒找到了人生中的第一份工作。根据劳工厅提供的资料,2015年4月至2016年10月这一年半间,吕薇在北辰传媒担任平面设计师,集团拖欠了她数月的薪水,共计约14500元。

“为了生存下去,那段时间过得很艰难,”吕薇说,”我只身在加拿大,父母已经十分挂念,不想再让他们有更多担忧。”

劳工厅在2017年下达了一份指令,要求北辰传媒集团向其员工支付拖欠的61.6万余元薪资,这其中就包括吕薇的那一份。次年1月,这份指令被申请登记为”查封与变卖令状”(writ of seizure and sale),以查封北辰传媒集团73.9万余元资产。

吕薇表示,自己至今仍未收到分文欠薪,但包括王虞樟在内的其他一些员工已讨回部分被拖欠的薪水。

王虞樟曾在2018年初与CBC News联系,当时的他遭欠薪已达两年。在那之后,公司向王虞樟支付了约5274元,但剩下的9900元仍不见踪影。

“这已经不是钱的事了,”王虞樟说,”我们希望捍卫自己的权利。我们来加拿大,是为了找到一份好工作……大家都是纳税人,为什么要拖欠我们的工资呢?”

一旦定罪,将可能面临最多一年的监禁

通常遇到此类拖欠薪资的情况,劳工厅会向财政厅发出指令,要求后者向雇主追讨欠款。但这一次,这一程序的执行却遇到了难题。

今年早些时候,劳工厅对蒋安川、安大略国际学院、北辰传媒集团和安省理工学院——蒋名下另一所位于多伦多的私立学校——提出了18项指控,理由是上述各方未能遵守付款指令,即依据《就业标准法案》(ESA)支付员工欠薪。

一旦定罪,蒋将可能面临最高5万元的罚款或最多一年的监禁处罚。而其名下公司一旦获罪,每家公司将可能面临最高10万元的罚款。

七月底时,蒋向CBC News透露,他正在用”自己的钱向每个人还债”。

蒋安川表示安省国际学院的所有老师均已收到欠薪,为了佐证这一点,他让一名员工向我们提供了一份保付支票的复印件,该支票用于执行部分指令的要求,支付2.1余万元的员工欠薪。

劳工厅针对这些指令申请登记了三份令状,其中两份令状在八月上旬——也就是CBC News收到支票复印件后——依然生效。劳工厅已确认并未撤销任何针对蒋或其私立学校提出的指控。

蒋的手机已停机

在向劳工厅证实蒋及其公司仍背负所有指控后,CBC News再次试图与其取得联系。

此时距我们上一次通话仅过去一周,但蒋的手机已停机。

我们继续试图通过电子邮件与蒋名下的私立学校及其家人联系,但均未得到回复。

那么,在债务方未能履行法庭判决时,债权方应如何进行债务追讨?

蒋的绝大部分债务已被申请登记了查封与变卖令状,也就是说,债权方可要求治安官对蒋的私人财产或其公司财产进行查封和变卖,用于偿还债务。

但执行这一程序的前提,是债务方名下有资产可供查封和变卖。尽管蒋在多伦多拥有一幢独立屋和四套共管公寓单元,但因为这些物业存在多笔按揭贷款,且加拿大税务局(CRA)对这些物业进行过多次产权留置登记,劳工厅和其他债权方并无法将它们出售。

2017年9月至今年2月间,加拿大税务局对蒋名下物业进行了四次产权留置登记,这些物业的未缴税款共计超过50万元。

私立学校仍在运营

尽管债务如山,蒋安川在多伦多的两所私立学校和位于卑诗省的温哥华国际学院却仍在招生。

据一位今年四月从安省国际学院离职的老师称,蒋仍在继续拖欠员工薪资。

Jake Klein表示:”曾经有几个月我分文未得,几乎全是靠着刷信用卡以及朋友和家人的支援才度过难关。”

Klein向CBC News透露,自去年9月上任以来,自己每个月都无法按时领到薪水。今年春天辞职时,学校仍欠他两个月的工资。

Klein说:”我当时想,遇到这样的问题,完全可以理直气壮地去向劳工厅反映。”

但学校的其他老师告诉他,一旦向上举报,他领取欠薪的日子会更加遥遥无期,所以Klein始终没有提出任何投诉,最终在今年六月收到了最后一笔欠款。

Klein无奈地表示:”本以为多伦多根本不会发生这样的事,完全没想到我作为一名老师,竟然也成了欠薪受害者。”

轉載自CBC News
英文報導cbc.c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