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MNI少數族裔節目減少 加拿大多元文化恐遭蠶食


加拿大工會聯合會(Unifor)主席謝利·迪亞斯(Jerry Dias) 撰文

羅渣士廣播有限公司現正尋求加拿大電台電視廣播及電訊委員會(我們的全國廣播規管機構)改寫規管安大略省、卑詩省以及亞省族裔電視的規則 – 有關要求將不利於各族裔社群。

羅渣士想將它的多語言OMNI電視節目改為針對較少族裔的觀眾,省去那些它認為無利可圖的族裔。他們要求免掉向現時其中一半少數族裔提供節目服務。羅渣士希望有更多的靈活性,以廣播非加拿大內容的節目,並認為以本地社區為基礎的節目要求過於嚴苛,希望削減這些節目。這可能意味著製作更少族裔和第三語言社群的地方新聞。

該公司(加拿大最大和最富有的媒體公司之一)表示,以族裔為本的廣播入不敷支,這是一門虧本生意。

我們知道,多元文化和多種語言的電視節目對整個加拿大許多新移民社群都非常重要。族裔廣播不僅促進了加拿大文化馬賽克的連繫性,它也建立社群(通過以母語講述故事),提供就業機會(機構內部的技術隊伍、記者及台前藝人),並傳播訊息給公眾(通過以不同語言報導本地新聞)。

最重要的是,它促進更多市民參與加拿大的民主生活。

毫無疑問,當羅渣士在2013年5月宣布裁員及減少節目製作以致影響多個OMNI台時,加拿大移民及新移民社群瞠目結舌,這是最近幾年來一系列族裔電視節目被削減的最新噩耗。

我們的工會已經向加拿大電台電視廣播及電訊委員會提出正式投訴,理據是羅渣士違反了它的發牌條款。加拿大人同意。很多人對社區性的族裔節目質素日漸下降以及減少本地色彩表示失望。

根據傳播研究和政策論壇(Forum for Research and Policy in Communications),以多倫多OMNI-1台為例,本地節目由2000/2001年度以來已減少了一半。自2005年以來,在多倫多(可以說是本國最多元文化的城市)的工作人員已減少了百分之八十 – 現時只剩下比一個骨架攝製隊多一點的僱員。在亞省,愛民頓及卡加利的OMNI台甚至連一名當地記者都不僱用來報告社區新聞。在2010年,羅渣士決定解散各社區顧問委員會。該等委員會最初成立以收集對OMNI節目的意見和回饋,解散該等委員會便失去與不同族裔觀眾的聯繫。

市民深表關注,持續裁減原本投放於OMNI的資源將如何影響加拿大民族廣播的未來。年輕觀眾不會收看,如果他們看到的節目與他們並不相關。而節目只會脫節,因為它的養份日漸減少。

憑心而論,羅渣士的族裔廣播由於市場傾斜存在不公平的競爭。 OMNI台的主要收入來源是廣告,當新的族裔專門電視台啟播後,OMNI台變得越來越無利可圖。一些專門電視台可以向觀眾收取觀看費,而像OMNI這種以大氣傳播的電視台是無法收取這種費用作為一種收入來源(大氣傳播

即節目可以通過電視天線免費接收)。加拿大電台電視廣播及電訊委員會必需正視這種不平衡現象。我們希望委員會在將於2016年進行的民族廣播政策檢討以此點作為框架的一部分。

但是,如果羅渣士認為,解決其競爭困境的最好辦法是減少族裔節目廣播時間(以播放更多利潤豐厚的美國節目),那麼這引伸出一個問題:羅渣士是否仍然是一個適當的媒體,廣播那些以大氣傳播的族裔節目?

想到底,我們認為它應該是。這不僅是因為羅渣士有族裔廣播的經驗,還因為它擁有製作優質本地族裔廣播節目的必要資源。

羅渣士通信公司規模達數十億,在2013年,該公司的利潤達17億元。羅渣士媒體,即羅渣士通信的子公司,賺取的利潤亦達可觀的1億6千1百萬元。向股東支付的股息突破至8.7億美元。

如果羅渣士繼續製作族裔和多種語言節目,在無需改變其牌照的情況下,用於營運OMNI台將只需每年2百萬元 – 一個相對而言實惠的代價,便可以向小市場和第三語言社群提供良好的服務。族裔廣播的本位是以公共利益為出發點 – 而不應僅僅看它是否為機構帶來利潤。

我們的族裔群體必須站出來發表他們的心聲。加拿大電台電視廣播及電訊委員會將於4月8日舉行聽證會,以決定羅渣士提出的削減方案。羅渣士多年來一直擁有特權,向我們的社區提供這一重要的服務。讓我們一同確保它在未來仍然會繼續提供優質的服務。